京城毗邻偏北,初秋不冷不热恰恰最很舒服的时候,但对上上朝的官员们来说但是偏凉了些,当他们天还未大亮就赶往乾清宫时,袍角、袖口了被露水沾湿。迅速便就了例行的上朝。“有什么事启奏,无事退朝——”景元帝神色平静望着众臣,只等无人说话的便回家去把余下的话很快便开始了例行的早朝。。...

京城地处偏北,初夏不冷不热正是最舒服的时候,但对上早朝的官员们来说还是偏凉了些,当他们天还未大亮就赶到乾清门时,袍角、袖口已经被露水沾湿。

很快便开始了例行的早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景明帝神色平和看着众臣,只等无人说话便回去把剩下的话本子看完了,谁知牛御史上前一步:“臣有本奏。”

“哦?牛爱卿有什么事?”景明帝心情瞬间微妙起来。

不知哪位大臣又要倒霉了!

“臣弹劾安国公治家不严!”牛御史弹劾起人来轻车熟路,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景明帝来了兴趣:“这么说,安国公府的季三与那位姑娘是两情相悦了?”

一个男子竟愿意为了一位平民女子殉情,这事比话本子上的故事还新鲜啊。

牛御史脸色一黑。

皇上到底会不会抓重点了?这是问题的关键吗?

“季三与那位姑娘有没有事?”景明帝又问。

似乎没传来安国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消息呢。

“二人都被救上来了。”牛御史没好气道。

“这样啊——”

要是殉情而亡,写进话本子还算佳话。

众臣:“……”为什么从皇上的语气里听到了遗憾?一定是错觉!

牛御史瞪着景明帝,就差撸起袖子对着皇上开喷了。

景明帝忙道:“到底是少年人,也算是真性情了。不过安国公府与东平伯府已经定亲,这样一来对女方伤害不小。牛御史先退下吧,朕稍后就宣安国公进宫来,狠狠训斥他一番!”

牛御史不为所动:“只是训斥不足以震慑世人!皇上有没有想过,倘若世人都效仿安国公府那位三公子,岂不是乱了套?大周哪里还有规矩可言……”

牛御史一番长篇大论,景明帝听得脑仁儿隐隐作痛,忙安抚道:“牛爱卿所言有理,安国公治家不严当然不能只是训斥,该有的惩罚定不会少!”

牛御史这才勉强接受。

那些勋贵子弟整日游手好闲,遛鸟逗狗,把京城年轻人的风气都带坏了,是该好好敲打一下了。

牛御史这么一弹劾,先不管皇上如何责罚安国公,在场的大臣们心中都有数了,一回到府中便叫来夫人提点:“闺女(孙女)的亲事可以慢慢挑着,无论如何不能考虑安国公府的三公子。”

什么?安国公府门第高?

“门第再高也没用,季三公子与民女两情相悦是在皇上那里过了明路的,把闺女(孙女)嫁过去,委屈孩子不说,对咱们家也有害无利!”

安国公被传进宫中,挨了一顿数落黑着脸回到安国公府,抬脚去了卫氏那里。

昨日夫妻二人闹得不愉快,卫氏还以为安国公是来服软的,正要拿个乔,忽然发现安国公脸色不对,赶忙打消了念头。

“老爷怎么了?”

“准备准备,让三郎与巧娘成亲吧。”

“老爷说什么?”卫氏面色大变。

“我说,让三郎与巧娘赶紧成亲!”

“老爷,我是不是听错了?”

安国公脸色铁青:“你没听错,我说让三郎与巧娘成亲!”

“老爷,你莫不是疯了——”

“我疯了?夫人知不知道今早我去了何处?”这么丢人的事安国公不想提也不成,此时还不知道多少人在看笑话呢。

“牛御史在朝会上弹劾我治家不严,一大早我就被皇上叫进宫里挨骂去了!”

卫氏一听,气得浑身发抖:“岂有此理,咱们这是家事,一个小小的御史放着国家大事不盯,盯着这么一点小事干什么?莫不是吃饱了撑的——”

“住嘴!”安国公越发恼火,“御史风闻奏事是天子给的权力,御史上奏时连皇上都要认真听着,你这话传出去知不知道会给国公府招祸的!”

“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三郎娶巧娘啊,一个平民女子,还做出私奔殉情的丑事来,当妾都是照顾三郎的心情——”

“照顾三郎的心情?三郎就是被你从小溺爱才敢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你以为我乐意有一个私奔殉情的儿媳妇?”安国公缓了缓情绪,知道一味发火于事无补,耐着性子解释道,“你知道皇上是怎么评价三郎么?”

“皇上评价了三郎?”卫氏再糊涂也知道这种时候被皇上评价不是好事。

“皇上说,三郎也算是真性情……”安国公重重一叹,“今日上朝的大臣们都听到了。这话一出,谁家还会把女儿嫁给三郎?”

卫氏傻了眼,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找回声音,抓着安国公衣袖哭道:“老爷,难道非娶巧娘不可么?再等等,再等等行不行?一年不成就两年,哪怕等上个三五年呢,那时候三郎不过二十出头,再成亲都不算晚!”

“夫人,不要天真了。这个时候咱们正儿八经把巧娘抬进门来,坐实了皇上对三郎真性情的评价,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如若不然,国公府这几年都会让人家背地里笑话,难道你以后出门受得了别人的指指点点?”

卫氏用帕子捂住嘴啜泣着:“就算被人指点我也认了,等过两年大不了从外地给三郎娶一位大家闺秀来。”

安国公冷笑:“外地的望族也不是聋子!”

“可是我实在无法接受巧娘当我儿媳妇!”

“不接受也得接受,谁让三郎混账呢!其实到了咱们家现在的地位,不需要儿媳的出身锦上添花了,皇上对三郎与巧娘的婚事乐见其成。”安国公深深看着卫氏,强调一句,“这是圣意!”

卫氏失魂落魄点点头。

安国公被御史弹劾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各个府上,闲得发痒的人们精神一振,准备看这场大戏何时落幕。

谁知没等多久,又一条惊人消息传来: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要与一道殉情的那名女子完婚了!

姜湛几乎是飞奔到海棠居,眼睛发亮盯着姜似:“四妹,季三要与那个一起跳湖的女子成亲了!哈哈哈,笑死我了,那些捧臭脚的玩意儿还说季三会娶名门贵女呢——”

姜似等姜湛笑够了,轻笑道:“这可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百年之&子中退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到了十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娘都够&门亲事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心头&姑娘打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 &府本来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易的酒&容貌的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而在她&段婚姻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