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曾孕育出过一个孩子……“梦夜,我说你一个秘密。”夜沐然后说。说话的间,他的双手搭在席梦的肩膀上。“什么?”席梦下意识的就抬头来。“实际上,我不喜欢你,了有说话间,他的双手搭在席梦的肩膀上。。...

这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孩子……

“梦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夜沐接着说。

说话间,他的双手搭在席梦的肩膀上。

“什么?”席梦下意识的就抬起头来。

“其实,我喜欢你,已经有很多年了。”夜沐盯着她的眸子。

然后,夜沐又说道:“你上次不是问我,你的那个照片我是哪来的吗?”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就算是席梦不想知道,但此刻都想要去一探究竟了。

“哪来的?”席梦问。

“十三年前我就见过你了。”夜沐缓缓道。

席梦指尖一颤,那次她还说他是故意把她小时候的照片弄过去。

造出他很久之前就认识她的假象出来,为的就是让她偶然发现,然后以为她就会对他有所改观。席梦不敢想,原来她那一年遇到的那个冷酷少年竟是夜沐。

她还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她当时拍完写真,碰到了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小孩子喜欢小孩子,两个人就一起玩了起来。玩的过程中,不小心打翻了写真馆里面的道具。

另一个小女孩立马就跑过去她爸爸妈妈的身后躲起来,瑟瑟发抖得说:“爸爸妈妈,不是我。

那个道具是玻璃制造的,那一堆碎渣渣刚好就在席梦的脚下,顾名思义,这个道且就是被席梦打翻的。

席梦还处于惊吓中,而席妈妈听闻这件事之后,走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席梦道歉。

从出生就开始被家里的两个哥哥宠的席梦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她委屈巴巴的抱住席妈妈的大腿,撇了撇嘴:“不是我,麻麻。”

可是,席妈妈什么都不听,就是让席梦给写真馆里面的人先道个歉。

席梦性格耿直倔强,是她就是她,不是她的话,她也绝对不会道歉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铁了心让她道歉,席梦转身就跑了。

身后席妈妈的叫声和那个小女孩父母的嘲笑声,她也不想听了。

席梦跑的很快,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摔了一跤。

她自己一癇一拐的来到了写真馆旁边的一个园子里,那时候还是梦末时节,天气还是有些热的,席梦一个人生在树荫下。

她双手抱膝,心想那个道具明明是那个小女孩没拿稳而打翻的,大家却非要觉得是她,就连她妈妈也是那样认为。

席梦心里越想越委屈,硕大的泪珠就掉了出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碰到了夜沐。

“小哥哥,梦梦疼。”席梦起初是觉得夜沐长得很好看,想跟他说话话,诉诉苦而已。

夜沐却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字都没说。

他最讨厌女孩子了,还是这种爱哭的女孩子。

席梦越来越不高兴,于是就缠上了夜沐。

一场打闹下来,不知道怎么的,夜沐就对这个爱哭的小女孩来了兴趣,去买了药过来给她擦腿,并嘱咐她不要碰水,叫她赶紧回去找自己的家长

最后,夜沐走的时候,竟鬼使神差地拍了一张席梦的照片。

然后,便就一直带在了身边。

席梦最后是被席妈妈给找回去的,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那一家三口倒反过来给席梦道歉了。

“记起来了吗?”夜沐的话将席梦的思绪拉扯回来。

席梦看着他期待的目光,点了点头:“突然就记起来了。”

夜沐的唇角勾勒起了一抹弧度:“人们都说,情侣之间熬过了七年之痒就好了,幸福就会到来。”

“那我都坚持了十三年,是不是就会更加幸福?”

“再过一年,就是两个七年之痒了。你是不是就愿意嫁给我了?”夜沐的嗓音勾人心摄。

“我,我脑子有些乱。”席梦有些逃避。

“梦夜,我想你......”夜沐的眸子里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我……”席梦有点飘。

接着,她的唇便被夜沐给堵住了。

四年前的那一晚,两个人都被下药,一心做着男女之间想做的事,根本就没有好好尝过亲吻的滋味。

这一亲,两个人均是一颤,全身上下就像是有一道酥酥麻麻的电流划过一样。

席梦大脑一片空白,夜沐反应的快。

趁席梦还没有回神的时候,他将她搂在怀里,霸道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快速的攻城略地。

这一夜,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他们都做了。

第二天清晨,席梦先醒来,她试着动了动,全身便是酸痛,像被车子给碾了一般。

下一秒,夜沐醒了,将她搂的更紧了。

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啃咬着她的锁骨,含糊不清道:“梦夜,你想去哪儿?”

席梦的身子一阵酸软,要命啊,大清早的咬她锁骨……

夜沐有点怕,他害怕席梦又会在他们一夜*之后,提上裙子不认人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他。

席梦大概是感觉出来了,她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背:“我只是想起来上个卫生间而已。”

接着,夜沐愣了愣,然后放开了她。

但这会儿,席梦却不起来了。

“你起来啊!你不是说要去上个卫生间吗?”夜沐蹙眉。

“那你背过去啊!”席梦脸颊发烫。

夜沐不厚道的笑了出来,但还是转过了身。

席梦一边看着他,一边起身,然后在床尾找到了自己的睡衣。

三两下胡乱的套在了身上,就下了床。

席梦双腿打颤,感觉那里还是涨涨的,她差点儿摔跤。

在看到夜沐有意思过来扶她的意思,席梦像见了鬼一样,忍痛跑去了浴室。

她回来时,夜沐还躺在被窝里,席梦一愣:“你不去上班啊?还不起床吗?”

“昨晚累到了,今天休息,顺便在家陪你,随时提供需求。”夜沐压低声音,勾引席梦犯罪。

还好席梦自制力好,不然还真得扑上来。

她站在原地,羞红了脸:“你正经一点。”

“真的,四年才开荤,昨晚没控制好。”夜沐回答的认真。

“不要。”席梦拒绝,接着,一脸嫌弃:“你该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夜沐心里一痛,他为她洁身自好,她还说他有毛病?

“梦夜,过来。”夜沐忍住脾气。

“我不。”席梦后悔,跟他睡了。

“我告诉你原因。”夜沐叹了一口气。

席梦屏住了呼吸,立马严肃起来,静静的等待着夜沐的回答。

“我对爱情忠诚,身心专一,我对别人硬不起来,只对你有感觉。”夜沐一脸无奈。

席梦狐疑:“是吗?”

“不信?不如再来感受一下?”夜沐笑容轻佻。

“不要不要了。”席梦连忙摆了摆手。

还来?她可能三天下不了床了!

因为夜沐的体力真的是太好了,席梦已经领教过了。

“不要那就过来睡觉。”夜沐打了一个哈欠,证明他是真的困了。

席梦一颗心都吊在了嗓子眼,行吧,睡觉就睡觉吧!

于是,席梦乖乖的走了过去。

刚躺回床上,一只强劲有力的胳膊便将她扯了过去,牢牢地搂在怀里。

席梦惊呼一声,她后悔相信夜沐的话了。

她刚要挣扎,耳边就响起来夜沐的声音:“别瞎想,只是搂着你睡觉比较心安一点,我怕我睡着了你就跑了。”

“可如果,你想要做点什么,我也是可以满足你的。床上24小时全方位提供服务!”夜沐坏坏的笑着,说完,他咬了一下席梦的耳垂。

席梦全身一个颤栗,推开他的脸。

夜沐拿开她的手,声音软下来:“好了,别闹。”

可能是夜沐真的把席梦给感化了,她还真的就乖乖地不动了。

两人贴在一起,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通电话吵醒了夜沐。

夜沐眼睛朦胧,看都不看是谁打来的,他就直接挂掉了。

接着,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席梦,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将她搂紧了几分。

找了个舒适的睡姿,又沉沉睡了过去。

大约不超过五分钟,电话又响起来了。

这一次,不止是他,席梦也被吵醒了。

席梦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谁啊?”

“我看看。”夜沐摸了摸她的额头。

看到是夜爸爸打来的,夜沐眸子一暗。

接着,他撒开席梦,下了床。

他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接起:“你最好是有急事找我。”

打扰他和席梦睡觉,夜沐对谁都没有那么好的态度。

“小沐,你姐姐她出事了。”夜爸爸焦急地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夜沐呼吸一紧:“怎么了?”

“淼淼她出车祸了。”突然,又变成了夜妈妈的声音,她的声音接近崩溃。

“哪个医院?”夜沐眸子眯起。

夜妈妈哽咽道:“市中心。”

“好。”夜沐应了一声,结束通话。

他转过身来,便就听到席梦问他:“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夜沐本来一脸凝重,但看到席梦一脸的担心时,他脸上的阴影就全然散去。

他努力的扬起一抹笑容来,对着席梦道:“没事儿,我出门一趟,你再睡会儿!”

席梦清楚地捕捉到了他脸上情绪的变化,随后道:“我不信你没事。”

“你快告诉我。”席梦从床上下来,连拖鞋都没穿。

夜沐吓得不轻,一把将她抱起来:“你干嘛啊?快躺好去。”

他的目光,瞥了瞥席梦的腹部,夜沐心想,这儿说不定已经正在孕育了一个他和席梦的宝宝,万一冻着了着凉了怎么办。

随后,夜沐小心翼翼地将席梦轻轻地放在床上。

他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道:“听话,你就在家睡觉啊!”

“我睡够了已经,真的夜沐,你就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吧!你难道忍心看我在家担心吗?”席梦撅起嘴巴,然后双手抱住夜沐的一只胳膊。

夜沐一愣,行吧,席梦又赢了。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书评(243)

我要评论
  • 一冷一&都是一

    席氏这两个掌握着集团生杀大权的人物,一冷一热,全都是一个妹控。

  • 两位爷&不是什

    毕竟谁都懂,席氏的两位爷,虽然他们的性格相差很大,但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 &人可是

    长相出众,气质狷狂,巧舌如簧,风流倜傥,都可以用来形容席忘北。而且席忘北他本人也是一个喜欢流连花丛的风流少爷,希望能通过席忘北这条线搭上席氏这条大船的人可是无处不在。

  • 氏兄弟&,但是

    虽然席氏兄弟并不想让外面的那些风风雨雨打扰到席梦,但是也不能不重视这一次的生日宴会。还发了很多邀请函,毕竟为自家妹妹铺路,还是希望能够为自家妹妹做得好一些,周到一些。

  • 哥哥这&颗稚嫩

    因为自家父母和自家哥哥这一副纵容的模样,席梦被养成了天真无邪的样子,一直保持一颗稚嫩的赤子之心。

  • 哥,李&直都是

    而且,她还有一个感情深厚的青梅竹马,李天一。她从小就一直崇拜着隔壁家的李天一哥哥,李天一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 ,为了&盾的。

    现在长大了,这两家有可能还会有商业上的往来,为了自家能够更好的发展的席氏和李家,肯定是不会找出些什么矛盾的。

  • 心心的&在全世

    席氏原本的掌权人,席氏父母,已经开开心心的在全世界旅行游玩,万事不理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