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男人的目光如针像。这是在外面,许瑶也就怕:“看在我帮了你的份上,你也帮我一个忙。”“你拿了我的钱。”席淮南毫不手下留情。并且,这部新拍的戏,也没他的帮助,她这是在外面,许瑶也不怕:“看在我帮了你的份上,你也帮我一个忙。”。...

果然,男人的目光如针一样。

这是在外面,许瑶也不怕:“看在我帮了你的份上,你也帮我一个忙。”

“你拿了我的钱。”席淮南毫不留情。

而且,这部新拍的戏,没有他的帮助,她以为凭着自身就可以拿到女主角这个戏份吗?

不过,这个是席淮南私下做的,许瑶并不知情。

这是席淮南那天亲了许瑶,补偿给她的。

许瑶心里一痛,大概席淮南现在肯定非常讨厌她吧!

她是拿了他的钱,不过她也是用来资助孤儿院的。

许瑶垂在身边的两只手微微握紧,她不想这样,可是她没有办法了。

席淮南讨厌她就让他讨厌吧!至少记住了她也比不认识要好。

许瑶接着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而席淮南却是愣住了。

他给她弄来的戏份,她说不要就不要?

算了!不要就算了,管他什么事,以后别纠缠就行了。

席淮南开车走了,留着了许瑶一个人站在雨里。

第二天,导演就通知许瑶了,说答应了她。

反正,损失的是由席淮南来赔。

接着,下午的时候,许瑶就乘飞机走了。

她和席淮南,也再无瓜葛。

许瑶以为那次雨中见面会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交集,可是四年后,她还是回来找他了。

她不想的,可是她没办法了,她遇到了难处。

许瑶想到的,也只有席淮南可以帮的到了。

席淮南接下来的话,将许瑶的思绪从往事中拉了出来。

“我没记错的话,你说过,你那是最后一次找我帮忙。”席淮南一脸平静,许瑶这个人,他还真是看错了,他以为她和别人不一样。

谁知,却是一个贪婪的无底洞。

她还敢,偷偷的跑掉,怀孕,又底气十足的回来找他,让他帮她退出那部戏,然后自己再偷偷的生下这个孩子。

许瑶这是在欺骗他,设计他。

而身为一位商人的席淮南,也是最憎恨这个的,还是被一个女人如此玩弄。

席淮南现在,对许瑶到了恶心的地步。

许瑶心里明白,也看得出来。

她脸色白了几分,缓缓道:“可是媛媛是你的亲骨肉。”

席淮南眉头一挑:“她?”

“是,媛媛,有先天性心脏病。”许瑶赶紧将自己的女儿拉到身前来,她低头对着她讲:“媛媛,这是爸爸,叫爸爸。”

小姑娘有些怯懦,压根就不敢抬头,更别说喊爸爸了。

许瑶看在眼里,满是心疼,她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又自顾自的说:“心脏搭桥手术要很多钱,我根本付不起,走投无路了只能回来找你了,我也不想被你知道啊!”

说到了最后,许瑶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席淮南却不为所动:“自讨苦吃。”

许瑶整个人狠狠一颤,席淮南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啊!

好歹,媛媛身上也流着他的血。

四年不见,他变得冷血了,那个温润儒雅的席淮南再也不见了。

“我当初并不知道这事儿,如果我知道那晚的那个人是你知道你怀孕了的话,我一定不让你生下来。”席淮南掐灭烟头。

这些话,就像密密麻麻的针一样,戳进了许瑶的心窝子里。

她早该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可是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她还是会难过。

“算我求你,席淮南。”许瑶这下,连她最看重的尊严都不要了。

比起她女儿的命,这些尊严又算的了什么?

“你拿什么求我?”席淮南脸色愈发的冷。

他很讨厌许瑶这个人,帮她,或许很难办到。

“我给你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眼前,只要你愿意救媛媛。”席淮南讨厌她,许瑶想,她这样说的话,他应该会考虑救女儿的吧!

许瑶的这句话说出口,很明显,席淮南就愣了一下。

随后,他问她:“要多少钱?”

“几百万,情况好的话。”许瑶唇瓣嗫嚅。

席淮南低头看了一眼许瑶身边忐忑不安的小姑娘,面色蜡黄,个子娇小,发色还有些黄。

就这个样子?身体还能有多好?

可以说,席淮南是最不靠谱的亲爹了!

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了,他非旦不心疼,还在心里打击。

席淮南思考片刻,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你救她,但是你马上就必须离开。”

许瑶一愣,媛媛最离不开的就是她,他还要她去哪儿?

接着,又听到了席淮南的声音:“我不想你以后把她当成你问我要钱的筹码。”

“她以后叫席玖媛,上我席家的户口,你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席淮南又道。

让媛媛上席家的户口,许瑶固然是很开心的。

席淮南还给媛媛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席玖媛。

但是,条件却是让她离开,并且也不能再跟媛媛见面了吧!

这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辛苦养了三年的女儿啊!

现在却因为席淮南的一句话,她就要放弃?

“我给你时间,你可以考虑一下,想好了就打我电话。”席淮南给许瑶递了一张名片。

接着,他又说:“不过,你如果真担心她的身体,就尽早下决心。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席淮南没有一丝留恋,起身走出了大门。

“麻麻。”这个时候,小姑娘才敢说话。

她乌黑的大眼睛圆溜溜的,加上婴儿肥的脸蛋,煞是可爱。

许瑶听到自家女儿喊她,她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滑落下来,她将那张烫手的卡片放在兜里。

“妈妈在,走,妈妈带你出去吃东西。”许瑶抱起自家女儿。

小姑娘乖乖地靠在许瑶的怀里,就这样,母女俩走出了席家。

直到她们出了院子,席淮南才从外面进来。

佣人候在一旁,微微颔首:“少爷。”

席淮南扫了一眼沙发,吐出冰冷的两个字来:“换掉。”

佣人立马照做,而席淮南却是上楼去了。

他没有回卧室,而是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微微打开,席淮南坐在书桌前,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个人,近五年的时间,事无巨细都要。多少钱随你开!”

夜沐心里一喜,便想要继续加深这个吻。

谁知,收银台的小妹却很不给面子的催促着:“下一位,快过来买单了哈!”

席梦这下才如触了电一般,赶紧推开夜沐。

后者脸色一黑,心里不是很爽。

买单的过程中,收银小妹忍不住多看了夜沐和席梦几眼。

心里诽谤:要不要这么虐狗啊!两人颜值高气质佳就算了,还在公众场合这样?

如果不是两人极为养眼,她三两下就给他们买好了。

付完钱后,夜沐一手拎起所有的东西,一手牵着席梦。

席梦边走还一边看着超市里面:“我的侄女儿呢?”

“管这么多做什么?我们回家,什么事儿都等你哥跟你说吧!”夜沐扭头对她道。

席梦想想,也是,说的没错,随后她就很老实本份的跟着夜沐走了。

超市里面,儿童玩具区。

“媛媛,妈妈给你买芭比娃娃,以后想妈妈了就跟娃娃玩。”许瑶拿起一个芭比娃娃放在小姑娘的手上,蹲下身对着小姑娘说。

小姑娘松手,随后搂上了许瑶的脖子。

看着女儿的动作,感受到贴在胸前,她小小心脏的跳动力时,许瑶又想哭了。

都怪她,没有能力,生下了她,却给不了她一副健康的好身体。

她这真是,害了她啊!

别人同龄的孩子,一个个都是白白肉肉的,也只有她的女儿,才会是这副样子吧!

许瑶忍着心里那股强烈的酸意,将自家女儿扯开,又给她买了一些零食。

出了超市,她打了一个电话。

“我想好了。”这是电话被接通后,她说的第一句话。

那头明显是愣了一下,随后道:“不用这么快下决定。”

“我担心我女儿的身体。”许瑶冷笑道。

席淮南说了声好,又问她们在哪儿。

“市中心的超市。”许瑶说。

席淮南又说:“我去接你们。”

许瑶犹豫了一下,随后才回答:“好。”

席淮南动作很快,一刻钟的时间便过来了。

尽管小姑娘懂得不多,但这下她也看明白了。

许瑶将一大袋子的零食和那个芭比娃娃递给席淮南,后者微愣:“这是?”

“拿着啊!买给我女儿的,不然你以为我是买给你的啊?”许瑶没好气的说道。

席淮南抿唇,没有说什么。

接着,就见许瑶蹲下身,双手搭在小姑娘的肩膀上,轻声道:“媛媛,以后你就跟着爸爸一起了,妈妈工作忙,回头会来看你。”

小姑娘的小嘴瞬间嘟起来,小脸上满是委屈。

“我还是做不到,我只有一个请求,就是想偶尔看看她。”许瑶扭头对着身后的人道。

席淮南面色复杂:“好。”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看见这女人这个样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谢谢。”许瑶道。

接着,她又说:“媛媛夜里不怎么起来,但是她有些爱踢被子,然后她哭的时候是需要哄的,不能凶,还有就是她很乖,但也很胆小,怕生人。”

“嗯。”席淮南点头。

许瑶的这番话,对他说也是没用的,回了席家,他会把小姑娘的身体情况告诉专门人,到时候会有相关负责人过来照顾的。

她的身体,也会调整好的。

最后,席淮南带着小姑娘走了。

前面有司机,席淮南和席玖媛坐在后面。

车子缓缓开走,许瑶站在原地,看着越走越远的车子,她终于受不了,跌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公路上,行驶的豪车内。

“你叫什么名字?”席淮南找着话题。

席玖媛不哭不闹,看了他一眼,然后吐出两个字来:“许媛。”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是固定&这个期

    不过席忘北玩归玩,他也是一个自己要求的。每一次都是固定一个人,只是这个期限能够维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 ,虽然&他们的

    毕竟谁都懂,席氏的两位爷,虽然他们的性格相差很大,但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 己的妹&妹这一

    但是席淮南在对待自己的妹妹这一方面上,倒是很能说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哥哥。

  • 能通过&搭上席

    长相出众,气质狷狂,巧舌如簧,风流倜傥,都可以用来形容席忘北。而且席忘北他本人也是一个喜欢流连花丛的风流少爷,希望能通过席忘北这条线搭上席氏这条大船的人可是无处不在。

  • 席梦住&的那样

    毕竟李天一现在也在接手李家的事业,正处于非常忙碌的状态,而且现在李天一和席梦住的地方也不像是以前小时候的那样。

  • 方也不&经常住

    李天一因为席氏父母与李家父母有些渊源,与席氏千金是青梅竹马,两家人住的地方也不远。也只是到了席淮南掌权的时候才搬离了以前经常住的地方。

  • &小姐的

    今天是席氏集团千金小姐的二十岁生日会,不出意料的邀请了许多在生意上有来往的人物。

  • 的兴趣&陆陆续

    席梦对外面那些别有目的的交谈没有太多的兴趣,现在的时间又太早,宾客也只是陆陆续续的来。

  • 团生杀&一冷一

    席氏这两个掌握着集团生杀大权的人物,一冷一热,全都是一个妹控。

  • 是基于&李天一

    当然了,这些友好合作肯定是基于席梦和李天一的关系上的。毕竟现在席氏当家的是妹控的席氏兄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