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沐回去时,才意外发现席梦在他的车边。他刚准备好张口,席梦就说话的了:“你跟我哥两个人除了什么再说的,害我在冷风中等你这么久,很冷诶!”席梦气呼呼的嘟起红唇,瞥了夜沐一他刚准备开口,席梦就说话了:“你跟我哥两个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害我在冷风中等你这么久,很冷诶!”。...

夜沐出去时,才发现席梦在他的车边。

他刚准备开口,席梦就说话了:“你跟我哥两个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害我在冷风中等你这么久,很冷诶!”

席梦气呼呼的嘟起红唇,瞥了夜沐一眼,还说好了带她回去。

结果她已经先出来了,夜沐他自己却不出来了。

“我的错。”夜沐一愣,随后走过去,将席梦轻轻地揽在怀里。

被他搂着,瞬间暖了不少。

席梦低头偷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就不气了。

她本就是闹着玩着的,其实,席梦的脸上很久都没有再出现过这种开心的笑容了。

席梦的心打着小九九,她脸上的笑容也被夜沐尽收眼底。

夜沐心里高兴的要飞上天了,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随后,两人一左一右的上了车,车子从席家开走。

走了没多远,夜沐就扭头对席梦说:“要不要去市中心,家里的菜快完了。”

“可以啊!”席梦点头。

然后,夜沐认真开车。

而席梦却是看向了窗外,本来早上还是阴着的天这会儿还出了点太阳。

太阳透过车窗,洒在席梦的身上,刚好,席梦的手就放在身上。

被太阳这么一照,就形成了一道很美的风景线。

女生天性爱美,也喜欢美好的事物。

席梦也不例外,她的另一只手便伸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摸手机了。

她要拍一张很美的照片,保留起来。

结果,她却没有摸到手机。

“停车!”席梦扭头看向夜沐。

“怎么了?”夜沐行驶了一段距离,就在路边停了下来。

突然,席梦手上的那道光束就不见了。

席梦脸一黑,停车也不知道停个好位置!

算了,公路上也不能对他发脾气。

随后,席梦道:“我手机落在家里了,我们回去拿一下。”

“不买完菜就回家吗?”夜沐道:“你要玩啊?来,玩我的就可以了。”

夜沐刚拿出手机,就被席梦制止了。

她摇头:“我不要,我要我自己的,我手机在我自己家里,吃完饭忘了带出来。”

夜沐这才明白,她还以为席梦说的是他们的家。

随后,夜沐看了一眼车后面的公路,确定没车,他才掉头而去。

他们返回席家,两人携手进去。

一眼便看到大厅里竟多出了两个他们从未谋面过的人,一个年轻女人,还有一个三两岁左右大的小女孩。

她们背对着大门口,站在沙发前,席淮南被她们给遮住了。

从背影看,女人穿得朴素,但与身俱来的气质却不减半分。

给别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

而她手上牵着的小女孩,却是躲在她的后面,两只小手紧紧地搂着女人的腿,彰显着她的胆小。

席梦想,这应该是一位妈妈和一个女儿。

但是,她们来她家做什么?

席梦刚要开口问,那个女人的声音就盖过了她:“席淮南,你明白吗?媛媛就是你的女儿。”

席梦惊呼一声,什么?她有小侄女儿了?还有嫂子?

这估计,是她哥在外面一夜情留着的吧!

席梦对自家哥哥有些不满,她哥哥,怎么能在外面乱搞?不是该一生身心只忠于一人吗?

席梦再度想要开口时,她才发现沙发那边的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发现了她。

三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和夜沐,席梦微囧,搂上了夜沐的胳膊。

夜沐平静的开口:“我和梦夜回来拿手机,拿完就走。”

接着,夜沐拉着席梦过去,看到手机就落在了茶几上,夜沐随手拿起,就塞到了席梦的手里。

“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吧?”夜沐眼中只有席梦。

席梦摇头:“没有。”

“嗯,那走吧!”夜沐道。

“诶,等……”席梦张了张嘴巴。

“等下去晚了,又都是不新鲜的菜了。”夜沐道。

席梦秀眉蹙起:“可……”

“走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吧!”夜沐拍了拍她的手,轻声道。

“好。”席梦点头。

随后,两人走了,走的时候,夜沐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

他然后又看了一眼席梦,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傻梦夜,别人的家事她掺和什么啊!

看过那个小女孩,不就会明白一切了吗?

那个女人说的确实不错,那个小女孩就是席淮南的种,父女两人的脸也是如出一辙。

“父女”这个词在夜沐的脑海中飘过,看来,他也得加快动作了。

席淮南就这样捡了个大便宜,瞬间晋级成爸爸的人物,貌似有些不公平。

他要和席梦生一个,长的像席梦的女孩子,这样,他就能再见见她小时候的样子了。

当年,她是哪一点让他这般着迷啊?

突然被夸,席梦微喜,高傲地抬了抬小脸。

“走吧!去超市。”夜沐牵起她的手。

“好。”

直到车子行驶出席家,就再也没有他们的声音了。

再次回到席家大厅里。

“坐。”一直都没有什么态度与情绪的席淮南,终于让他跟前的母女俩坐下了。

那个女人看了席淮南一眼,随后带着身边年幼的女儿一起坐了下来。

“你还是不相信我吗?”女人开口。

席淮南点燃一根烟,叼在唇边。

烟雾缭绕在他脸前,给人一种朦胧的视觉感,这也让别人不能很清楚地揣摩到他的表情,更无法猜到他的心思。

“什么时候的事?”席淮南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问出了一句这样的话。

女人听着一愣:“四年前,中秋节的时候。”

她叫许瑶,是一位艺人,四年前中秋节那天,导演将大家聚在一起,商量着新开播的电视剧。

许瑶天资聪慧,相貌精致,身材姣好,她是一名孤儿,在福利院长大,但也念完了大学。

她的梦想是,找到家人,她的脸,总有可能像她自己的爸爸妈妈的其中一个。

所以,她选择了演艺圈。

后来,以她过人的本事,晋升当红小花旦,拿下了这部未拍就先火的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戏份。

只要把这部戏拍好了,开播后,许瑶将会在整个演艺圈一炮而红。

自然而然,她的爸爸妈妈也会很快就会找到的。

可是,她却在那一天遇到了席淮南。

那天听说是李家千金李裳晴的与本城最有名的金牌律师曲珈念的婚礼,作为与李家世交的席家,也是李裳晴从小的玩伴席淮南,是肯定要出席的。

婚礼结束了,他却是喝醉了。

席淮南正要出电梯,许瑶却进了电梯。

许瑶认出了席淮南,就冲着他打了一声招呼。

席淮南看了她一眼,许瑶微微一笑。

却没想到,下一秒她却被不由分说的扯出了电梯。

然后,就被席淮南拉进了一件套房。

许瑶受到了惊吓,便想要出去。

可席淮南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摁在墙上就是一顿强吻。

许瑶瞪大了眸子,席淮南在干嘛?强吻她?

渐渐地,她感觉到了窒息感,许瑶便想要推开席淮南。

还不用她推,席淮南就放开了她。

许瑶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她以为是席淮南酒醒了,谁知,他接下来的举动却是把许瑶直接给吓得腿软了。

相比于席淮南,许瑶还是矮一些的,于是,她整个人便被丢在了柔软的床上。

她有些惊恐,作为一个成年人,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她刚从床上起来,就被席淮南给压住了。

那一夜,泪和笑,疼痛和快感并存着。

她被席淮南狠狠地撞击着,撞散了她的理智。

一夜疯狂,第二天,天色微亮,趁着席淮南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许瑶就走了。

她和席淮南是认识的,她之前还托席淮南的意思假扮他的女朋友,为了就是让李裳晴死心。

席淮南的确是个暖男,特别是在李裳晴的面前,他对许瑶百般呵护。

可是,许瑶的心里却很清楚这是源于什么。

假扮情侣一个月不到,许瑶便沉沦下去了。

她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她的初吻初拥初牵,都在与席淮南演这场戏的时候,消耗殆尽。

而也正是因为那天李裳晴看到了席淮南在吻许瑶,她才会那么快就下定决心去嫁给曲珈念。

一场假恋爱,丢了心,也失了身,许瑶觉得这是无比讽刺的一件事了。

她没有去找席淮南负责,而是接着拍戏。

而席淮南也没有去查,他觉得没什么必要,一夜情而已。

但是,他这也是第一次!

后来,拍了一个月的戏,这场戏才进入到十分之三的时候,许瑶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没想过一夜就中,看着检验单,许瑶摸着腹部暗自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于是,她便去和导演商量。

这个时候,导演肯定是不同意的。

可许瑶也没办法,她不能因为一部戏而放弃一条小生命,她爸爸妈妈可以后找。

接着,许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找到了席淮南,是一个下雨天,在席淮南的公司门口,他都准备上车了。

“席先生,你能否帮我一个忙?”虽然那夜是关着灯,但那种感觉还是有的,许瑶都不敢直视席淮南,她怕露出破绽。

席淮南并未立刻回答,而是道:“你是?”

许瑶一愣,心痛的感觉侵蚀全身,他们分开不过两个月,他就不记得了。

果然,男人对于不爱的女人,永远都可以这么狠心。

许瑶强忍着酸意,镇定的说道:“我是许瑶。”

席淮南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的。

雨越下越大了,许瑶不想浪费时间,她又说:“假扮你女朋友,气走李裳晴的那个许瑶。”

不得不说,许瑶她是故意的,故意提到李裳晴,去戳席淮南的痛处。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书评(496)

我要评论
  • 风风雨&很多邀

    虽然席氏兄弟并不想让外面的那些风风雨雨打扰到席梦,但是也不能不重视这一次的生日宴会。还发了很多邀请函,毕竟为自家妹妹铺路,还是希望能够为自家妹妹做得好一些,周到一些。

  • 席氏旗&但是他

    说到李天一,李家。这也是一个是席氏旗鼓相当的庞然大物,但是他们所在的领域行业有所不同。

  • 席忘北&丛的风

    长相出众,气质狷狂,巧舌如簧,风流倜傥,都可以用来形容席忘北。而且席忘北他本人也是一个喜欢流连花丛的风流少爷,希望能通过席忘北这条线搭上席氏这条大船的人可是无处不在。

  • &相的家

    小时候席氏和李家还是邻居,小席梦和小天一还能够经常到互相的家里去玩。

  • 大了,&这两家

    现在长大了,这两家有可能还会有商业上的往来,为了自家能够更好的发展的席氏和李家,肯定是不会找出些什么矛盾的。

  • 不住觉&佣人们

    有些时候,席氏二少爷还忍不住觉得自家妹妹的排场,可是要比自己还会摆。而且,席梦还从来没有向佣人们提过什么要求,而且佣人们自己想要为席梦做的。

  • 着席梦&的把席

    李天一一直看着席梦,适时的把席梦喜欢的东西都往席梦面前捧。而席梦的注意力也一直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衣冠楚楚的青年面前。

  • 一直是&中被李

    李天一一直是给人一个温润公子的形象的。席梦也是在一众一起玩的小玩伴中被李天一的气质所吸引,然后就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