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只要你席梦对李天一旧情不断地,李天一他就除了春风吹又生的晚上。夜沐要坚决杜绝这个,因为没办法去逼得李天一,让他自己将这一切说席梦。夜沐能猜得到,经过前天那个事,只要你夜沐要杜绝这个,所以只能去逼迫李天一,让他自己将这一切告诉席梦。。...

因为只要席梦对李天一旧情不断,李天一他就还有春风吹又生的一天。

夜沐要杜绝这个,所以只能去逼迫李天一,让他自己将这一切告诉席梦。

夜沐能猜得到,经过昨天那个事,只要是聪明人,他就会立刻跟席梦澄清实情。

跟席梦认识这么多年,都是了解她的。

如果等席梦哪一天自己去发现了,一切就都晚了。

是个人都恨欺骗,席梦也不例外。

“行了,行了,你还有我啊!”夜沐虽然还在介意席梦嘴里的话,但他更开心的是,李天一和她之间已经完蛋了。

所以,席梦注定会是他的。

李天一一直以来,都是夜沐最大的敌人。

现在好了,席梦对李天一死心了,他就绝对能打动席梦的心。

毕竟,夜沐自认为,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像他这般喜欢席梦,而也不可能会出现第二个他。

其他的,就都交给时间来解决吧!

席梦吸了吸鼻子,将眼泪在夜沐的身上擦了擦,随后,她撒开夜沐。

“这就好了?”夜沐嘴角抽了抽。

这就不要他温暖的怀抱了?

席梦傲娇的别过脸:“否则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她的眼睛红彤彤的,有些狼狈。

“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好了就行。”夜沐露出无辜的神情。

“我饿了,要吃饭。”席梦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从现在起,她就要放下那个人,去拥抱新生活了。

夜沐点点头,笑着:“好,我去给你做。”

席梦微微惭愧,她自己都变得有些懒了。

想到洗衣服,她脸颊顿时就红彤彤的。

他今早去浴室换衣服,并没有看到洗衣篓里面,昨晚她丢进去的的脏衣服。

随后,她才蛋糕是夜沐给洗掉了。

一想到,还有她很私密的贴身衣物,席梦整个人都觉得更加不自然了。

他在做着,一个男人身为老公在做的事情。

席梦尽量克制住内心深处的那股翻涌的波动,随后,不等夜沐的回答,她就走进了厨房。

“今天我来做菜吧!换你给我打下手,我也要当一回厨师。”席梦取了墙壁上的一件围裙,系上身。

夜沐微愣,然后反应过来。

“好,我给你打下手。”夜沐说着,唇角却是满满的笑意。

“那你快洗菜吧!”席梦道。

夜沐很配合,下一秒就过去洗菜了。

洗完菜,夜沐就又去切菜了,切好后,他就放入了盘子中。

席梦往烧红的锅里倒着油,两个人一起的速度还是比一个人的效率要快得多。

一刻钟左右,两菜一汤上桌。

随后,席梦从厨房出来,她的手上端了两碗饭,然后就放在了桌子上。

夜沐站在桌子前,看着席梦的劳动成果,他微微感到欣慰:“没想到,你厨艺还挺好的。”

席梦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随后道:“那当然,我在巴黎四年,什么事都得自己来。不知不觉,就炼就了这么好的一身厨艺。”

说完,席梦就有些害羞了。

其实,在夜沐面前,跟他比,还真就不算是很好的了。

然后,席梦用很低的声音说了句:“不过,还要你觉得好吃就行。”

夜沐扭头看她:“嗯哼?”

席梦失笑:“因为你是第一个尝试我厨艺的人啊!”

“所以,吃完后,你一定要给出评价。”

夜沐呼吸凌乱:“我是第一个?”

席梦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嗯,我在巴黎,一直都是一个人,都没有机会做饭给第二个人吃。”

“回来玖城,又变懒了。”说道最后,席梦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

她这个模样煞是可爱,直接就撞进夜沐的心里来了。

席梦在他的面前,终于愿意卸下伪装了。

“吃饭吧,好饿,吃完给评价。”

“我又没有你厨艺好,所以就简单的弄了两个菜。”

席梦说完,自己就先坐下来了。

夜沐紧接着也坐了下来:“你能给我做饭,我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李天一都没有吃过席梦做的饭,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卖相也不赖,味道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夜沐执起筷子,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

感受到席梦炙热的目光,他微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

席梦嘴里咽着大米饭,含糊不清道:“好吃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棒?”

夜沐看了她一眼,随后慢悠悠的答道:“我还没吃出来味道。”

席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自己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

她咀嚼了几下:“挺好吃的啊,香香滑滑嫩嫩的。”

席梦是真的觉得挺好吃的,然后赞不绝口起来。

“不是说不好吃,是我还没吃到味,就被你看的,忍不住咽了下去。”夜沐解释,大概席梦是以为他在说不好吃吧!

“那就好,你再接着尝尝?”席梦这下就放心了。

“好的。”夜沐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吃。

他吃好后,一本正经的冲着席梦道:“挺好吃的,有天分,不错。”

席梦翻了个白眼,那是她聪明。

“为了你能越做越好,以后家里的饭菜你包了吧,我在外面挣钱养你。”夜沐轻笑。

席梦扭头:“想都别想。”

“那我们换着来好不好?以一个星期为准,一三五七我来,二四六你来。”夜沐和她商量。

可能,知道了席梦厨艺有这么不错了,他就真的很希望席梦可以经常都做饭给他吃了。

“要不,叫个保姆吧!”夜沐说完,慢条斯理的继续吃着饭。

原本还是挺挣扎的席梦在想要不要答应夜沐的这个想法时,在他后一句话说出来时,席梦立马回绝了:“不用了,不方便,我觉得你说的那个方法很好。”

夜沐勾唇:“嗯,那就这么决定了,以后,我们愉快相处。”

席梦也是暗自窃喜,毕竟,她还是比夜沐要少一天。

夜沐做饭好吃,她不也是有口福的嘛?

饭后,席梦收拾着桌子,当她准备开始洗碗的时候,夜沐将她从厨房里推出来:“我来,你的手得好好保护着。”

席梦心里一暖,有些感动。

“你去沙发上坐会儿,等我洗完后,我们下去散步。”

“好。”席梦答应的爽快。

出门前,夜沐给席梦多穿了一件衣服,随后就牵起了她的手,一起出门。

两人没去多远,因为这个季节了,天黑的很快。

可能才出去一会儿,就得回来了。

所以,到最后,两个人也就只是在小区里散着步子。

小区的人来来往往,散步的也不止夜沐和席梦这其中一对。

夜沐看着许多对年轻小情侣或者青年夫妇,还有老大爷和老太婆时,他仿佛看到了他自己和席梦。

他看到他们之间,还有情侣在哈着气,给对方取暖。

夜沐也想这样做,但他发现席梦的手很暖,好像一点儿都不需要,夜沐开始后悔他自己给席梦穿那么多的了。

突然,夜沐停下脚步,扭头对着身边席梦问:“梦夜,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我们真的很像一对情侣?”

席梦的心里犹如小鹿乱撞一般,她担心夜沐还要说什么,她连忙捂住他的唇。

“别说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席梦的目光如受惊的兔子,煞是无辜。

“你要给我时间,让我好好考虑。”

“这么轻易就答应你,你肯定不会珍惜我的。”

“还没在一起,你就说结婚,好假。”

说完,席梦缩回手,傲娇的将脸一别。

夜沐失笑,跨了一步,站在了她的面前。

在席梦还不明白夜沐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是要干嘛时,她感觉到她的额头一冰。

接着,头顶上方就响起了男人浑厚暗哑的声音:“这样的话,你明白吗?”

席梦脸一红,不敢看他。

她就要往后退,准备跑路。

接着,腰部就被夜沐给紧紧地揽住了。

席梦及时的将双手挡在了她与夜沐之间,夜沐眸子一暗,这样也可以吧,至少她没有推开他不是吗?

“如果,你不明白的话,我再提醒你一遍。”夜沐又说。

还来?

不要,别人会看到的。

况且,他们就住在这里,每天进进出出的,这多难为情啊!

于是,席梦在夜沐威逼利诱的目光下,席梦一连点了好几下头:“我明白了。”

夜沐唇角轻轻勾起:“你明白了什么?”

席梦的脸颊更加的红了,她吐出几个字来:“你说的话啊!”

“哪句?是结婚嘛?”夜沐盯着她。

他就是,喜欢看他的梦夜害羞的模样。

席梦快速的在脑海中将夜沐刚才说的话过滤了一遍,然后她觉得第一个是最不为难人,可以让人说出口的,才咬牙道:“做你女朋友。”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夜沐勾唇,眼底尽是得逞的笑意。

席梦呼吸一窒,她这才发觉自己是被套路了:“你,你怎么这样?”

席梦有些不太高兴,夜沐这明显就是在逼迫她,她都没有好好考虑一番。

“嗯,不然做我老婆也行啊!我哪一种都不介意,我更希望的,也是你能做我老婆。”夜沐继续道。

席梦发现,厚颜无耻这个词用在夜沐的身上,一点错都不会有。

她没有再说话,她怕她会被夜沐带到沟里去。

“好了,走吧,回家睡觉,很晚了。”夜沐揉了揉她的发顶。

“好。”夜沐点点头。

回家睡觉也好,总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尴尬。

两个人携手回家,路上倒是没有说话。

席梦先拿着衣服进去了浴室,而夜沐却是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书。

席梦很快便从里面出来,她走到夜沐的跟前:“你现在进去洗吗?”

“不了,我先看会儿书,你困了就先去睡。”夜沐抬头看了她一眼,说完,又低下了头。

席梦抿唇,“哦”了一声,便转身走了。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商界大&算没有

    毕竟在生日会上,除了席氏,也还会许多商界大鳄,就算没有搭上席氏的线,扯了一些别的大鳄也是很好的。

  • &她们也

    当然了,就算在羡慕嫉妒,她们也不能成为席梦,也不能对席梦做些什么,毕竟席梦一直处于层层保护之中。

  • 下一直&以席氏

    席梦在自家两个哥哥的关心下一直像公主一样长大,当然了,以席氏的财力,说席梦是公主也未必不行。

  • 次的宴&。

    但是席氏兄弟又担心席梦会被这些个老油条欺负,所以对席梦的这个生日宴会十分上心。席淮南和席忘北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对付这一次的宴会,甚至比他们当年的生日宴会还要上心。

  • 集团,&目前现

    席氏是一个跨越金融和娱乐圈的大集团,目前现在这个集团的实际话事人是席梦的大哥席淮南。席淮南在外界的描述里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唯利是图商人。

  • 方也不&才搬离

    李天一因为席氏父母与李家父母有些渊源,与席氏千金是青梅竹马,两家人住的地方也不远。也只是到了席淮南掌权的时候才搬离了以前经常住的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