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半个半小时左右,夜妈妈急的差点儿儿要进来看的时候,夜淼就正好出了。“你怎么这么慢?才出?”夜妈妈问。“妈妈,你没看见我还洗头发了吗?”夜淼指指自己湿哒哒的头发,“你怎么这么慢?才出来?”夜妈妈问。。...

约半个小时左右,夜妈妈急的差点儿要进去看的时候,夜淼就正好出来了。

“你怎么这么慢?才出来?”夜妈妈问。

“妈妈,你没看到我还洗头了吗?”夜淼指着自己湿哒哒的头发,努了努嘴:“况且,女孩子洗头洗澡本来就这么慢。”

“我就很快啊!”夜妈妈故意瞥了夜淼一眼。

夜淼抱住夜妈妈的手臂:“哎呀,妈妈。”

“好好好,我不跟你贫嘴了。”夜妈妈轻轻地推了推她:“走,吹头去。”

“没力气,不想吹,拿个吸水毛巾就好了。”夜淼不以为然。

她现在,只想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跟她妈妈聊着天。

她有好多话,要和她妈妈说。

“说什么傻话?走,这不还有妈妈在吗?我去给你吹。”夜妈妈道,顿了顿,又说:“再说,你肚子里还有我外甥呢!”

“妈妈,你……”夜淼惊喜的瞪大了眸子。

夜妈妈故作不耐烦地催促着:“有这么惊喜啊?搞得就像妈妈对你很不好一样,先去吹头,吹完再说。”

“好好好,去去去。”夜淼笑嘻嘻的。

随后,夜妈妈就拉着夜淼来到了梳妆台前,夜淼自动坐下来。

等着享受自家妈妈的特殊服务,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生活模式了。

接着,夜妈妈拿来了吹风机。

夜淼一脸幸福,看着镜子里给自己吹着头发的夜妈妈。

吹好头发后,夜淼有点冷,就躺回了床上。

夜妈妈坐在床边,看着她。

“妈妈,刚才的话,你能重新再说一遍吗?”夜淼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眸子。

夜妈妈微微一笑:“什么?”

“妈妈。”夜淼小脸脸色一苦。

夜妈妈看了她一眼,随后软下声音来:“淼淼,这是你心里所想吗?”

下一秒,夜淼猛地坐起身来,疯狂点头。

夜妈妈脸色大变,扯住她,不让她乱动:“小祖宗,你轻点慢点,待会儿伤着孩子了。”

这下,夜淼的心里更加开心了。

“淼淼,你要知道,席忘北他并不爱你。”夜妈妈担心道。

夜妈妈的这句话让夜淼的眸子一缩,她咬着唇,不说话。

其实啊!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席忘北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不爱她吧!那他为什么还跟她睡?

说爱她吧!那他为什么又要那般绝情的让她打掉孩子,还说再也不要有来往了。

“更何况,虎毒不食子,他都让你打掉孩子了,你能指望他后来能对你有多好。”

“而且,席忘北是那个席梦的哥哥,我不喜欢他。”

夜妈妈语重心长地说着。

夜淼的眸子黯淡无光:“可是妈妈,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第一个宝宝啊!我不想失去这个宝宝,我爱他。”

嗯,夜淼确实是爱他。

不知道她是爱席忘北,而不想打掉这个孩子。

还是她爱那个孩子,从而想留住席忘北。

夜妈妈说到底还是心疼的,她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的话,那就去争取吧!”

“好。”夜淼目光坚定。

夜妈妈也不好再说什么,道了句早点睡就起身准备走了。

“妈妈,你等一下。”夜淼拉住了夜妈妈的衣角。

“怎么了?”夜妈妈扭头看了自家宝贝女儿一眼。

夜淼鼓起勇气,问道:“妈妈,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席梦啊?梦梦真的挺招人喜欢的啊!”

其实,她真的不敢想,席梦这么好的女孩子也会有人讨厌。

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别人,还是她的妈妈。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那个女孩子,嘴巴不甜,还总是跟着我对着来。最生气的是,你弟弟还为了她做饭,还因为她跟我闹的不愉快。”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夜妈妈终于有了一个倾诉的对象,索性,她就一股脑的全部都给说出来。

听到自家弟弟做饭,夜淼并不奇怪。

她知道啊,夜沐一直都会做饭。

只不过,好像也就三脚猫的功夫吧?没什么好羡慕的。

但是,听到夜沐为了席梦跟自家妈妈闹的不愉快,她就有些蒙了。

随后,她道:“那一定是妈妈你做的太过分了。”

夜妈妈原本是以为夜淼一定会安慰她的,结果没想到,却等来了这么一句话。

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给她气死掉。

夜妈妈冷笑,将自己的衣服从女儿的手里扯出来。

夜淼不知道怎么的,自家妈妈就变脸了。

直到关门声响起,夜淼才回过神来。

她一脸无奈,算了算了,不管了,她自己的事还没搞定。

接着,夜淼关了灯,便就睡下了。

这个点,基本大家都是睡着的了。

但也还会有人,没有睡觉。

席忘北正是其中一个,他出了夜家,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超市买了一打酒,坐在昏暗路灯下饮着。

十几瓶酒下肚,席忘北却还没有一丝的醉意。

在夜间的冷风下,他整个人愈发的清醒。

席忘北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

这时,两个男人从远处走到席忘北的身前来。

席忘北是低着头的,他看见停在自己眼前的两双鞋。

随后,他抬头忘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

两个男人被席忘北这不屑的眼神给激怒了,其中一个直接就揪住了席忘北衣服的领口:“小子,你找死?连我都不放在眼里?”

当看到席忘北的相貌,他更加不怕了,长的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绝对不会打架,就是,个头高了一点而已。

不过,他不怕,他们这边有两个人。

看他穿着,应该是个暴发户的样子,打晕摸点钱财走就好了。

席忘北的眼底迸发出无边的戾气,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

很快,这辆豪车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翌日,市中心公寓那边,席梦醒来时,夜沐已经不在床上了。

她伸了个懒腰,便起身了。

席梦拖着拖鞋,来到了客厅。

才发现,夜沐在厨房。

然后,席梦经过厨房去了浴室。

席梦洗漱好,便又回了卧室。

当她换好衣服再次出来时,夜沐已经将早餐端上了餐桌。

“早安。”夜沐冲着席梦微微一笑。

席梦呼吸一窒:“早。”

“来吃早餐吧!”夜沐低头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

“好。”席梦点点头。

一顿早餐中,两人一句话都没说。

吃完后,夜沐收拾着碗筷,席梦又是坐在了沙发上玩手机。

“我等下出去一趟。”席梦突然出声。

夜沐手上的动作一顿:“去哪?”

“他约了我。”席梦咬唇。

夜沐沉默了一下,随后道:“嗯,早点回来。”

席梦有些惊愕,她从没想过,夜沐会有这般好说话。

她还以为,又要吵一架。

“谢谢。”原来,是她太小心眼了。

夜沐转身时,就听到了席梦的这句话,他有些愣,随后扭头:“客气了。”

接着就是,夜沐还没洗完碗,席梦就出去了。

夜沐忙完,就去了公司。

上午十一点,夜沐就回来了。

但这时候,席梦还没回来。

他走向宽大的落地窗前,伫立着,眼睛盯着小区门口。

看了好大一会儿,还没看到那个身影,夜沐才从窗边返回来。

夜沐想给席梦打电话,但又怕吵到她,他既然已经选择了给她时间去和李天一把这事说清楚,他就不能急躁。

夜沐有些烦躁,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两瓶啤酒。

他开了一瓶,喝了两口,便又无心喝了。

夜沐最终按捺不住,在通讯录的星标联系人那里找到了席梦的电话。

当他按下去的时候,客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夜沐手快,指尖在屏幕上划了一下。

随后,这通电话便就没有打出去。

他随后面色很自然的,从沙发上起身,走向门口。

进门的席梦,目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就低下了头。

“梦夜。”夜沐沉沉地喊了她一声。

现在的席梦,应该是很难过的。

果然,下一秒,席梦突然就抬起两只手环上了夜沐的脖子。

夜沐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生平中,席梦这是第一次搂着他啊!

或许是,她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依靠的人吧!

否则,平时他哪还有这种好的对待。

直到,感觉到脖子上的力气紧了几分,夜沐的手才放到了席梦的身后。

他轻轻地拍着她,席梦蓦地就哭了出来。

“别哭,别哭了,有我在就好。”夜沐轻声哄着。

他现在有些慌,是因为他真的挺害怕席梦哭的。

除了两人小时候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席梦哭过那么一次,后台,她在他面前更是坚强的不掉一滴泪。

这次,她竟然哭了,还是因为李天一。

像是被感染了气氛一般,夜沐也是有些难受。

要是哪一天,席梦也能这样为他哭一次,那该多好啊!

她给李天一的,他都想要。

席梦给了李天一最深的爱意,夜沐就要抢过来。

是因为,李天一明知自己和席梦不可能,他还要用那种欺瞒拙劣的手段,耽误席梦这么多年。

这才是夜沐讨厌李天一的原因。

如果说,席梦有其他喜欢的人,他不会去阻拦什么。

毕竟,谁都有喜欢一个人追求一个人的资格。

尽管他爱席梦,但他也不会去剥削席梦所拥有的这个最基本的权利。

“夜沐,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

“为什么,他要是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我多么希望他是因为其他原因而不跟我在一起。”

“这种结果,才是最残忍的啊!”

席梦越说,她的眼泪越是汹涌,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打了个哭嗝。

夜沐眉头微蹙,心里捉急了一把。

要是如席梦所说,李天一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不和他在一起。

那他不就是像活在悬崖边缘吗?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2章 夜家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第3章 冲突

2021-07-22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所以席&候是非

    所以席梦在听到管家汇报说李天一已经到了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

  • 梦的两&没有多

    尽管席梦的两位哥哥并不是特别喜欢李天一,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 又太早&,宾客

    席梦对外面那些别有目的的交谈没有太多的兴趣,现在的时间又太早,宾客也只是陆陆续续的来。

  • 容的模&真无邪

    因为自家父母和自家哥哥这一副纵容的模样,席梦被养成了天真无邪的样子,一直保持一颗稚嫩的赤子之心。

  • 己的妹&很能说

    但是席淮南在对待自己的妹妹这一方面上,倒是很能说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哥哥。

  • 好,人&席梦会

    长得好,成绩好,人缘好,当然,家境也好。不过这个并不是席梦会在意的点。

  • 有办法&梦也是

    虽然席氏的两位哥哥并不是特别的欢迎李天一,但是没有办法,谁叫自家妹妹喜欢呢?而且有李天一陪着,席梦也是非常的开心。

  • 可是要&还会摆

    有些时候,席氏二少爷还忍不住觉得自家妹妹的排场,可是要比自己还会摆。而且,席梦还从来没有向佣人们提过什么要求,而且佣人们自己想要为席梦做的。

  • &为席梦

    当然了,就算在羡慕嫉妒,她们也不能成为席梦,也不能对席梦做些什么,毕竟席梦一直处于层层保护之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