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贱不贱吖,陆深了和我结婚了了,你还来色诱他。”此刻的何梦琴就犹如一个愤怒的的的母狮子,整个脸所以愤怒的非常被扭曲,让原本姣好的面容看出来非常面目狰狞。一点儿美感都也没了。此刻的何梦琴就如同一个暴怒的母狮子,整个脸因为愤怒十分扭曲,让本来姣好的面容看起来十分狰狞。。...

“你贱不贱吖,陆深已经和我结婚了,你还来勾引他。”

此刻的何梦琴就如同一个暴怒的母狮子,整个脸因为愤怒十分扭曲,让本来姣好的面容看起来十分狰狞。

一点美感都没有了。

苏暖暖丝毫不受何梦琴暴怒的情绪所影响,慢悠悠的擦着身上的污渍。

擦完后她抬起头,眉头挑了挑,“前天是你给我下的药?”

虽是疑问句,但是确是肯定的语句。

将厉爵庭的神色语气学了个七成像。

“是有怎么样!给你准备的牛郎没用上,不知道便宜了谁,”何梦琴神色有些得意,但配上她那扭曲的脸,更显丑陋,只会让苏暖暖觉得她可悲……

“什么?你给小暖下药?”陆深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何梦琴。

何梦琴毫不犹豫的承认,让苏暖暖还是有些惊讶的,要是往常,她一定是打死不承认,只会委屈巴巴的靠在陆深身上装白莲花。

然后倒打一耙说自己误会她。

但今天却直接承认了。

果然婚礼上的事还事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完全乱了方寸。

苏暖暖的反应可以说十分平静,毕竟是预料之中的事。

但陆深就不一样了,他整个人都被怒气笼罩,抬起手狠狠的给了何梦琴一个巴掌:“何梦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不止生活不检点,还如此恶毒!”

清晰的巴掌声,以及脸上的疼痛,让暴怒的何梦琴愣住了。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前几天还在对自己甜言蜜语,恨不得把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经过这两天就可以对自己大打出手。

婚礼上出了那样的事,可却是和他在一起之前的事了,他不仅没安慰自己,而是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婚礼现场。

第二天就来找自己的前女友复合。

何梦琴捂着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深,“陆深,你,你打我……”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打你都是轻的。”陆深有些愤怒道。

苏暖暖这会有些同情何梦琴了,一个为了男人连自己都失去的人,甚至不择手段。

连最初的自己是什么样的都不记得了,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又可恨又可悲。

但这并不能成为自己原谅她的理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前天要不是爵爷,自己说不定就……

她冷冷的注视着何梦琴:“小琴,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告诉我,我生日那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下药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

何梦琴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高高的抬起下巴,趾高气扬,一脸无所畏惧的看着苏暖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求我呀,求我就告诉你。”

只是脸上清晰的巴掌印让她看起来有些滑稽。

何梦琴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苏暖暖便没有错过,她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拿起包,想要离开,既然她不告诉自己,那她就自己去查好了。

看到苏暖暖要走,陆深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抓住她的手:“小暖,你听我说……”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

从门口传来一个撒旦一般的声音,光听声音似乎都能将人冻死:“放手!”

“我的女人也是你能动的。”

苏暖暖听到声音浑身一僵,赶紧甩开陆深握着自己的手,然后乖乖的站到一边,有些心虚的低着头。

怎么有种被抓奸的感觉……

苏暖暖内心早已泪流满面,最近好像到哪都能碰到爵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她赶紧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幸好今天穿的是深色的衣服,咖啡的污渍不是很显眼。

要是被爵爷知道了自己又很不争气的被人欺负了,估计真要把自己拴在裤腰带上了。

苏暖暖的内心独白,厉爵庭是看不到的,他只知道自己很生气。

迈着大长腿三步并两步的走到苏暖暖的前面,伸出有力的臂膀,一把将苏暖暖搂进自己的怀里。

苏暖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手臂充满爆发力的肌肉线条,已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整个人都被浓郁的男性气息所包围,熏的苏暖暖有些晕乎乎的。

“小东西,一天没见,你就去找其他男人了?嗯?”

他紧了紧怀里的小人儿,力道极其大,苏暖暖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怒气。

“没,没有……有点事”苏暖暖弱弱的解释道。

但男人不听她解释,没等她反应过来,厉爵庭将自己的薄唇准确的印在女孩儿的唇上,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带着深深的怒气……

苏暖暖有些惊住了,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顿卷着她的一切……

挺拔的身姿,圈住自己的手臂如同钢铁一般,纹丝不动,苏暖暖一米六五的身高在他身边都显的小鸟依人。

渐渐的苏暖暖也放弃了反抗,双手圈住厉爵庭的腰,接受着他的吻。

感受到女孩儿回抱了自己,厉爵庭怒气消散了一些,动作也温柔了许多,微微的将女孩儿抱起来一些,让自己不用低着头就可以吻她。

只不多还没一分钟,女孩儿又不安分了,不住的拍打着自己,厉爵庭睁眼一看,苏暖暖的脸憋的通红,一副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厉爵庭放开了她,原本的怒气早已不知所踪。

他轻笑了一声,神色十分勾人,“不会换气?”

苏暖暖有些害羞的地下了头,他拍了拍厉爵庭的肩膀:“放我下来,有人。”

厉爵庭将女孩儿放下,摸了摸她的头,再摸了摸她的脸,手感十分的好。

感觉怎么都摸不够,满眼的温柔似乎都要溢出了了。

但当转头看向陆深他们时,幽黑的眸子又充满了冰冷,让人感觉到了其中的压迫。

女孩儿的前男友,劈腿不说,发现被了绿之后,竟然还有脸跑过来找小东西。

呵……不知死活

第2章 抢婚

2021-06-11

第2章 抢婚

2021-06-11

第5章 回家

2021-06-11

第5章 回家

2021-06-11
  • 厉少绝宠:呆萌小妻碗里来

    作者:阿瑾

    类别:校园宠婚 | 连载中

    编辑:风月瘦如刀 | 在读:18514 人

书评(430)

我要评论
  • 拳头打&在一团

    苏倩儿自顾自的说了一会,看苏暖暖完全没有理自己的意思,感觉像拳头打在一团棉花上,也就不说了。

  • 没的商&国抬起

    “这事没的商量!今天你必须嫁,否则我就让人停了凌天的药”苏建国抬起头威胁道。

  • 地中海&露出了

    他十分开心的拍了拍地中海的肩膀,大声笑了出来,还露出了两颗大金牙。

  • 事精神&滴滴的

    肥头大耳的男人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没想到自己四十岁了还能取到这苏家大小姐这花一样娇滴滴的美人。

  • 自己嫁&人。

    哥哥一生病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嫁出去,还是嫁给那样的一个人。

  • ,希望&顾念一

    苏暖暖心里一片冰凉,她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爸爸能顾念一下骨肉之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