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要谈一谈吗?”封琛神色明显不太对,上次他始终缄默的望着贺小芳对陆蔓的态度。但是他明白自己对这个女人当然也没爱意,而已莫名的感觉但是看见陆蔓竭尽全力的忍耐但但是被贺小虽然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肯定没有爱意,只是莫名还是看到陆蔓尽力的忍耐但还是被贺小倩进一步侮辱的状态,有些愤怒起来。。...

“哦?要谈一谈吗?”

封琛神色明显不太对,刚才他一直沉默的看着贺小倩对陆蔓的态度。

虽然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肯定没有爱意,只是莫名还是看到陆蔓尽力的忍耐但还是被贺小倩进一步侮辱的状态,有些愤怒起来。

只是当下如果发作会显得没有理由,所以他控制得很好。

“陆蔓,你好好说一说吧,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封琛情商不低,他早就看出来这个贺小倩是有问题的,只是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他还是选择独善其身。

没想到这个贺小倩气焰之狂妄,连谁都敢欺压了,这恰好踩在了陆蔓的头顶上,她今个儿还不得死翘翘了?

“就是她!从一开始就不给我参观公司的机会,还说我这种十八线明星根本就没有在这个地方工作的机会。说是要让我代替保洁阿姨扫一周的厕所!”

之前陆蔓还没觉得这个要求有多过分,但是现在封琛给了自己机会把一切都讲出来,陆蔓才察觉到这个贺小倩的行为有多过分!

十八线明星不是人吗?

本来打扫厕所陆蔓早就习惯了,在封家还受过更多的苦,可是对她进行欺骗和欺压,人格和尊严的侮辱,才是陆蔓觉得最不可饶恕的!

她把这几天受的委屈,通通都说了一遍。

“你疯了!你这个疯女人!我怎么可能针对你?杨总!封总!你们要相信我!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别人!”

贺小倩皱着眉,喘着气,一副被别人陷害的狼狈模样。

陆蔓看着这状况不由得内心感慨,其实这女人才最适合做演员,兴许是在娱乐工作混久了还练习了一点演技,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杨潇潇有点被打动了,内心动摇,但是封琛却只是冷眼旁观。

陆蔓突然突出一口气,突然发现如果贺小倩死咬着不放,像封家人一样不要脸厚脸皮的不承认,自己也毫无办法。

在封家可以靠着封琛的气场给压下去,可是这里是娱乐公司,封琛就算入股,没有实际的证据,又怎么好插手人家公司内部的事情呢?

“杨老板,我既然入股了,那么公司的管理也是可以参与的吧?”

封琛忽然问道。

杨潇潇答道:“当然可以。”

“搜手机。”

封琛二话不说,直接示意一旁的保镖,眼神犀利。

杨潇潇点了点头,示意同意。封琛都准备这么做了,她也不好意思有什么异议。

随后,几个保镖冲出人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贺小倩。

“喂!你们干什么啊?你们干什么!”

贺小倩挣扎万分,她诧异的看着眼前慢慢走来的封琛,自己的手机早就被保镖抢走,对着她的脸部解锁之后,递给了封琛。

“不要,不要……”

贺小倩立马就慌了。

封琛嘴角微微一勾,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有一两年都处于恢复期,只能卧躺在床上不能动但是有自己的意识,那段时间我读了很多书学了很东西,尤其是有关于心理学的东西。用来做生意,最适合不过。对付你这种人,简直再轻松不过了。”

手机,才是一个人的秘密所在。

封琛翻过手机,打开了聊天记录,和里头记录的日程安排、备忘录。

一切的证据,都浮出水面来。

“前几天关于给新人实习的机会,你让给了别的新人。”

封琛眯起眼睛,把自己迅速找到的整局给众人看,是贺小倩手机里的计划安排表。

“不!不!”

贺小倩咬着牙,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好习惯居然有一天会成为压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即,封琛又翻到一则聊天记录。

是贺小倩和别人的转账记录。

“这一次的机会转交,她收了别人5000元的红包,不多,但是对于她来说很简单,而且这不是第一次……”

封琛嘴角一勾,直接节选了重要的信息,在贺小倩的社交软件和短信上,分别找到了八十几条有关于这种移花接木的勾当的交接信息。

“原来是这样!”

陆蔓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贺小倩并不是单纯的不喜欢自己而给自己施加压力,而是把自己的机会给了别人!而且是为了赚钱!

才5000啊,这也太蠢了,要知道,陆蔓这个机会如果自己抓得住,可不止能拿到5000的利润!这个贺小倩,也真是蠢材中的蠢材了!

“你说怎么办呢?杨总?”

封琛脸色阴沉下去,看向杨潇潇,杨潇潇已经被推上一个下不来的高地,看来贺小倩是根本保不住了,而且她虽然知道贺小倩有些趋炎附势,但却没料到她居然敢背地里做这种勾当!

“再这样被你玩弄下去,我的公司是不是都要被你弄倒闭了你才开心?”

杨潇潇严肃的看向贺小倩,只一眼,就吓得她腿发软了。

“不,我不是……杨总!这个陆蔓太奇怪了,她一定是攀附了什么有钱人才能进我们公司,我就是想考验考验她……”

“你给我闭嘴!”

杨潇潇愤怒起来,几乎就想上手打贺小倩一巴掌了。

“不懂事的东西!”

如果刚才杨潇潇还有那么一丝机会去挽回贺小倩的话,那么贺小倩这一次就算是彻底把自己给玩崩了。

因为这时候封琛的脸色,可别提有多难看了。

“哦?陆蔓作为我封琛封家的妻子,请问还需要去攀附什么有钱人呢?”封琛脸色阴晴不定,他实在诧异到如今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他们封家的势力?

“什么?你……”

贺小倩呆呆的看着封琛,又看了一眼陆蔓。

陆蔓……是封琛的妻子?不可能!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作为封琛的妻子,性格怎么会这么好欺负!这一瞬间之前陆蔓所有的忍让,都变成对贺小倩的施舍了!

那些时候,都是陆蔓对她在隐忍,并不是怕她!并不是背后没有势力!而是不想要跟她计较!事到如今,她已经再难挽回颓势!

“好了,所有的工资都没了,你走吧,换行吧,整个娱乐圈你都混不下去了。”

杨潇潇心意已决,要和封琛达成合作,此时贺小倩成了讨好的礼品,对贺小倩越狠,想必就会让封琛越开心!

书评(99)

我要评论
  • 在气头&人呢,

    这无疑更加刺激了正在气头上的封瑶:“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人呢,快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俩贱货!”

  • 过头来&:“安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 上站起&封瑶展

    “当了X子还要立一块贞洁牌坊,五小姐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陆蔓已经晃晃悠悠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怒气冲冲的封瑶展颜一笑。

  • 婆婆柳&肉绽,

    婆婆柳芸还上家法,几十鞭子下去把她抽得皮开肉绽,她哭着求饶,最后还是被打晕了过去,丢在了大门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