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了是封琛来了,但陆蔓却并也没迎上来,合约是封琛提出的,该如何作戏是封琛说了算,她的目的而已好好的挣钱而已。这种没必要性的浑水,但是不趟了。“封总,这边请!”贺小这种没必要的浑水,还是不趟了。。...

看见是封琛来了,但陆蔓却并没有迎上去,合约是封琛提出来的,该如何做戏是封琛说了算,她的目的只是好好赚钱而已。

这种没必要的浑水,还是不趟了。

“封总,这边请!”

贺小倩那边笑得合不拢嘴,这张脸简直就和自己见过的天壤之别!满脸笑意,神采飞扬,这真的是那个嚣张跋扈的贺小倩吗?

真是趋炎附势!

陆蔓直想翻白眼了,这个贺小倩,可真是有够恶心人的,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巴结!

“封总啊,您要是方便的话,可以留张名片给我,呵呵,我是杨总的助理,到时候我会联系你,安排好和杨总约谈的时间,你说怎么样?”

贺小倩耐着性子做出笑容状,等待封琛的回答。

封琛只是眯起双眼,淡淡答道:“不用了,我会和你们公司老总直接见面,我不喜欢用我不信任的人。”

封琛的话十分冷漠,他当然没有额外的意思,只不过这个贺小倩实在是纠缠了许久,让封琛都有些反感了。

怎么会有这么不识趣的人?这就是佳兴娱乐公司吗?也不过如此。

但是毕竟陆蔓到了这里,虽然不是最好,但也是目前能够做到的最好了,封琛得空就在佳兴入了股,刚好佳兴最近还招股东。

“嗯……”

后面是几个保镖,十分壮硕,三两礼仪小姐跟着封琛,领路最积极的则是贺小倩了。

但封琛看到整个像一个工人似的而不是明星的陆蔓的时候,不由得皱了皱眉。

不是来这里面试说通过直接开始实习了么?怎么?实习内容是打扫卫生?

封琛有些无奈,正准别说话,贺小倩却以为自己抓住邀功的机会,说了话:“哎呀封总不要介意!这是我们公司的清洁工呢!因为今天人流量大就让她稍微多干了点儿活,没事的,快走开!”

贺小倩做这行很是会察言观色的,看到封琛有些迟疑,立马就知道封琛是有些语塞了。

那只能是因为看到陆蔓这脏兮兮的模样而感到反胃啊!贺小倩立马走过去,用手驱赶陆蔓。

“陆蔓!你听到没有?让你走开!这是杨总的大客户!你可不要得罪了人!别挡着道儿!”

陆蔓有些不解了,顿时反驳道:“你有病吧?我明明在这里休息,你非要领着人往我这里带……”

陆蔓本来只是休息,也不想要和封琛有什么主动的交集,这贺小倩只顾着巴结封琛,倒是自己把人给带偏了。

“你看!门在那边呢!”

陆蔓指了指反方向,顺带白了贺小倩一眼。

贺小倩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这个臭丫头怎么就突然硬气起来了,立马呵斥道:“陆蔓!你信不信我让你明天之前就从这个公司滚出去?”

陆蔓皱眉,倒是没被她吓到。

她估量着一下,封琛这些都看在眼里,也不知道作何感想,只是这个贺小倩也实在是太狗仗人势了一点,今天可不是她不留情,而是贺小倩自己都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啊!

“让我滚?”

陆蔓双手环保,就想看看这贺小倩究竟还有什么通天的本领没有使出来。

“你要不要带我去见见杨总呢?杨总当着你的面告诉你,我是这里的实习生,让你在一周的时间内带我参观见识一下公司的规模,顺带教一教我怎么融入里头去,你就让我打扫卫生啊?”

陆蔓越想越气,本来只是觉得是给自己的小小考验,但是如今看这贺小倩的态度,是纯粹是看不起自己了。

“你以为我是来这里当扫地阿姨的啊?我还巴不得赶紧走呢!”

陆蔓气愤不已,虽然钱她确实也领了一份了。

“你、你你你……”

贺小倩被气得不轻,这毫无背景的十八线小明星,居然也敢和她对峙?

“陆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贺小倩愤怒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堂,而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终于按捺不住,缓缓响起。

“杨总,你的助理权利可不小啊,我的人也可以随便打压?”

封琛眯了眯狭长的眼睛,所有人都被这冰冷的语气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气势,简直就好像是吃人的野兽在爆发之前的冷静一般。

众人看去,只见不知合适杨潇潇已经走了出来,踏着高跟鞋缓慢的靠这边而来。

“有什么问题吗?封总!这边……”

她微微皱眉,看着陆蔓身旁还挂着拖把,一身的疲倦与肮脏之物。

“陆蔓,你怎么了?怎么一身如此狼狈?今天参观的内容应该是七楼的练习生练习室才对,怎么在一楼?”

杨潇潇这话一说出口来,封琛也就立马明白了。

原来贺小倩这助理,就是个纸老虎啊,借着自己得到杨潇潇的信任,就为非作歹。

“呃,是这样,杨总,因为陆蔓她不服从指挥,我只得拉她来做做卫生让她知道咱们公司的规章制度不是任人拿捏的,我……”

“喂!”

听着贺小倩的解释,陆蔓第一个听不下去了。

“你可真会编啊!谁不听你指挥了?你打从一开始就让我扫厕所,我都已经连续扫了好几天了,怎么?你非要得寸进尺吗?”

贺小倩皱紧了眉头,根本没想到这个陆蔓居然敢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她!她心底暗暗发誓:“陆蔓,你死定了!这事一旦混过去之后,就有你好看!”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杨总你听我解释啊,其实啊……”

贺小倩立马慌了,打算好好的解释,毕竟她在杨潇潇手中做了好几年了,肯定不会轻信一个刚来公司的新人的!

她势在必得!

“你公司的助理满嘴都是谎话,这样一个公司,我觉得我有必要考虑一下是否要就进行入股。”

封琛声音想起,杨潇潇立马被惊醒了一般。

“封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咱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杨潇潇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一个财主走了呢?要知道,杨潇潇靠着自己本就是一线女明星的身份开了这家娱乐公司,走到今天不容易。

所以的机制和环节都做得很好,唯独缺资金,而封琛就是金融界的一块点金石!

绝对不能交恶!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次涌上&过是用

    被那片红色刺痛,先前那股莫名的悲愤再次涌上陆蔓的心头:“我不过是用了冰箱里的东西给安安做些吃的,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 安安在&一声。

    “安安也大开眼界了。”已经停止哭泣的安安在旁边奶声奶气的学了一声。

  • 来,直&掀翻在

    一看到看到安安那张和封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封瑶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锅里还没煮好的鸡蛋羹掀翻在地上:“果真不要脸的贱人,连畜生吃的东西都偷!”

  • &顿时红

    而那滚烫的蛋羹掉在地上,有些溅到小奶团的胳膊上,顿时红了一片。

  • 的女佣&不怕死

    偏新来的女佣想在她面前讨个好,不怕死的凑上前去:“五小姐,大夫人在厨房里偷拿花卷的牛奶给小少爷喝。”

  • &:“你

    陈年往事被人这么当众抖出来,封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你懂什么?!我那是好心好意帮她试一试她老公对她的感情是否忠贞!”

  • 面颊,&儿子安

    这时一双软软的手拂过陆蔓肿胀而火辣的面颊,她勉强撑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奶团子,这是她两岁大的儿子安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