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瑶!你对一个小孩子这么凶干什么?”陆蔓急忙过去的,搂住安安,但是安安早已养成了这个恶声恶气的女人,眼里也没惧色,反倒还想保护好自己的妈妈。“我不许你说我妈妈!你才“我不准你说我妈妈!你才没有教养!你是坏女人!”。...

“封瑶!你对一个小孩子这么凶干什么?”

陆蔓连忙过去,抱住安安,虽然安安早就习惯了这个凶巴巴的女人,眼里没有惧色,反而还想保护自己的妈妈。

“我不准你说我妈妈!你才没有教养!你是坏女人!”

安安伸出手,做出一副要保护陆蔓的模样,陆蔓心一软,更是心疼。

而封瑶怎会罢休?抓住机会就数落起来:“你还顶嘴?你也不看看你的德性!前几日还控诉我们不给你吃的,现在吃起来满脸都是鸡蛋羹,怎样?白吃白喝还要恶人先告状啊?”

陆蔓皱眉,实在想反怼,可是她不愿意让安安再继续看到封家的各种斗争了,他还只是个三岁的孩子!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

“你再敢凶一句,我就让你从这个家消失。”

封琛的身影出现,陆蔓缓缓放心,至少现在封琛站在他们这边。

不是,应该说必须站在他们这边,她可是和封琛有协议的,这也是现在陆蔓少有的可以拿出手的底牌了。

封瑶立刻也不敢说话了,这可是他们封家的大哥,而且封瑶连这声大哥都不敢喊,她知道,封琛甚至都不会应他。

所有的佣人都退后了一步,这几天他们对安安的好,都是基于这个男主人回家的威严,谁都不敢得罪他。

大家都明白,只要被抓住一点小尾巴,就绝对不要想在这里继续混下去了!

安安两眼放光:“爸爸,好厉害。”

封琛心里一阵得意,看了一眼陆蔓,得到陆蔓白眼一枚。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这时候,随着一个声音,柳芸打着哈欠出来了。

封瑶一看到自己她妈出现,立马就长了胆子,不再噤声。

“妈,这不是一大早安安在这里吃早饭,小孩子嘛,吃相太难看,我给帮忙教育一下,没想到陆蔓不仅不感谢我,还污蔑我凶安安,你看看大哥这副模样,我像是敢凶安安的样子吗?”

封瑶一番解释之后,陆蔓气都不打一处来,但是安安倒是争着开口了。

“她骗人!她这个坏女人,是她故意推桌子让安安把鸡蛋羹吃到嘴边的!”

安安说着,又似乎想起了自己嘴角还有鸡蛋羹,伸出小舌头去舔,没舔到的还用小手手抹进嘴里,完全吃了进去。

看起来甚是可爱。

陆蔓也很是无奈,摸了摸安安的小脑袋,满是心疼。

柳芸皱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封瑶一副凶神恶煞,正想去凶安安,却被封琛先声夺人。

“封瑶,我再次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封琛瞪了想要来护犊子的柳芸一眼,自己对封家的恨意再一次涌上心头。

“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你们对我、对陆蔓做过的事情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些事我解决完公司的事一定会一五一十的给你们查清楚的!公司的事情已经调查到一半了,封泽做的好事我也都明白!林诗琪不在是吧?你们反正消息互通,你们的把柄我已经牢牢握在手里了,账,以后慢慢算!”

封琛说着,吸了口气,继续道:“但如果现在还变本加厉的话,别怪我现在就让你们再也进不了封家的门!”

封家是个重男轻女的大家族,封琛是封家的大长子,话语权确实是比柳芸还要大的。只不过现在封琛没有时间来管内务,所以看起来还是柳芸在操持着一切。

既然封琛都如此犀利的放话了,她自然是没有任何办法。封瑶见这状态,也不敢有任何的提议,只得寒蝉若禁,不敢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封琛带着打扮好的陆蔓出了封家的宅子。

“李彦,安安交给你,你带他去玩,一定要看好他,今天我自己去公司处理事情。”

陆蔓亲眼看着封琛把安安交给了李彦,安排好一切事务,她才肯放心。

“我送你?”

封琛的面色冷漠,陆蔓知道他只是客套一下,他现在肯定是心系封氏公司的事情。毕竟她也能明白,封琛之所以那么棒她是因为需要她做戏维持人设,而且他也对封家有些敌意和威慑力,才会这么做的。

所以陆蔓还是拒绝了。

“我自己去吧,我自己能解决。”

就这样,二人分头行动。

为了省钱,陆蔓还是自己挤了早班的公交车去了佳兴娱乐公司门前。到了大楼前,就立马被气派的建筑给惊住了。

“不愧是大公司,连公司的高度都和星轨娱乐完全不一样!”

那当然,星轨娱乐就是个二三线小公司,而且主要是资历比较老,这些年还真没培养什么有名气的明星,基本上就靠着女明星背地里给大客户一条龙服务在赚钱而已。

而佳兴可是实实在在是娱乐公司,根本就不是一个性质的!

“请进!”

陆蔓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就立马被接待到了老总的办公室,看来这次封琛是真的在星轨娱乐拿到了一些资源,自己竟然能有直接面见大明星的机会啊!

虽然陆蔓也在娱乐圈混迹了一些时日,可是亲自见到粉丝过亿的大明星杨潇潇,还是忍不住被惊叹到了。

没有整容过的痕迹,算不上特别标志的脸庞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漂亮程度,让人印象深刻。而且有意思的是,那一抹笑容看起来很自然,让人看到也忍不住想笑出来。

“你好!请坐。”

杨潇潇笑着,也很是礼貌的站起来,示意陆蔓可以直接坐。

陆蔓迎上去,二人握了握手。

一点架子也没有,两个女人这样见面,陆蔓在封家过久了,难得见到一点盛气凌人的态度都没有的女人,而且还是事业如此庞大的女人,她实在是太惊讶。

“你好,我叫陆蔓。”陆蔓胆子还算大的,没有像平常人一样被吓到,毕竟这明星的气场再大,似乎比起封琛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二人简单的聊了一些,陆蔓讲了关于在星轨娱乐遇到的事情,她倒是也不打算隐瞒,直言不讳。

而杨潇潇听闻则更是欣赏了,立即拍案留陆蔓在公司实习一段时间,如果合适的话直接签约。

“行了,我先让我助理带你熟悉一下公司吧!小倩,你进来吧!”

这时候,走进来一个身着紧身短裙,身穿职场服装的年轻女孩。

“你好啊,我叫贺小倩。”那年轻女孩的眼神格外犀利,满是对陆蔓的不屑,陆蔓习惯了杨潇潇身上的热情,立即就感觉到了这助理的冷漠之意。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箱,拿&炖盅。

    她轻手轻脚的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牛奶,一个鸡蛋,打散后加了些盐,放入炖盅。

  • 的是一&儿子安

    这时一双软软的手拂过陆蔓肿胀而火辣的面颊,她勉强撑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奶团子,这是她两岁大的儿子安安。

  • 的过程&刻向柜

    陆蔓身上有伤,在封瑶推攘的过程中不慎被撞倒在地上,脑袋刻向柜门,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 激了正&跟我说

    这无疑更加刺激了正在气头上的封瑶:“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人呢,快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俩贱货!”

  • 五官紧&紧皱在

    女人长发凌乱,衣衫褴褛,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像是在抵抗着非人的折磨。

  • 家,把&陆蔓送

    陆家为巴上封家,把大女儿陆蔓送过去,甚至主动提出来要结阴亲,以便牢牢攀附上封家这棵大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