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对于自己尊严的考虑,陆蔓但是略有综合考量的。对于现实,她毕竟是不愿意低下头的,这些年在封家受的苦了让她完全明白了,仅有在适当地的时候低下头才能可以得到生存下来的空间!封琛有能对于现实,她当然是愿意低头的,这些年在封家受的苦已经让她完全明白,只有在适当的时候低头才能得到生存的空间!。...

不止是对于自己尊严的考虑,陆蔓还是有所考量的。

对于现实,她当然是愿意低头的,这些年在封家受的苦已经让她完全明白,只有在适当的时候低头才能得到生存的空间!

封琛有能力让她高枕无忧,可这是不确定的,谁知道封琛什么时候又再一次的离开,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顾了呢?

而且封家人一整家都是这副德行,这个封琛现在看起来好好的,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昙花一现,说不定本质还是一个典型的封家人。

只要有一丝希望,陆蔓都想要完全脱离封家。

因此有必要自己自强不息,独立起来,只要什么时候能挺直腰杆走出封家,她就一定毫不犹豫的离开!

封琛看着气呼呼的陆蔓的神色,终于也明白了她的心意。

“说得好,如果你非要这样,到时候安安出了什么问题该怎么办?你能拿什么保证?”

封琛的眼神逼迫力十足,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受到了震动。

但陆蔓只是嗤之以鼻,笑了笑。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这三年你又去哪里了呢?你不是安安的父亲吗?这三年在封家受的苦,是我自己一个人独自扛下来的!安安是我保护长大的,你凭什么什么事都不做就自顾自的以为自己是安安的代表人?”

因为不想吵到在里头睡觉的安安,陆蔓的声音压得很低,可是仍然把男人给震慑住了。

这女人……真是有趣。

而且封琛能够明显感觉得到陆蔓,和封家那些精于谋算、没有品性的女人不同,她很爱安安。

光是这一点,封琛就足够能放心了。

良久,他精锐的目光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那好吧,希望你说到做到。”

说罢,封琛一直绷着的脸,终于松开了似的,露出欣慰的笑意。

但他的嘴角只是轻轻一勾,就足以又令万千少女倾倒的魅力溢出来了。陆蔓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瞬间也差点沦陷,但她还是更愿意保持理智。

最漂亮的道路往往是通向地狱的道路!

“明天,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去佳兴娱乐文化公司面试!”

封琛的话让陆蔓一惊。

“什么意思?”

陆蔓以为又是封琛发动自己的势力提供的帮助,正准备顽强拒绝,因为她如果再接收封琛的好意,就担心自己没尊严去拒绝日后封琛会提出来的顽劣要求了。

但封琛只继续解释道:“你放心,这是和星轨娱乐谈判出来的结果,佳兴是一流的娱乐公司,星轨为了补偿你发动所有的人脉给你创造了一个引荐的机会。当然,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全看你自己。”

听完,陆蔓的眼睛里有了光。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陆蔓很感谢封琛还懂这一层,她不想直接要封琛给自己钱,不过如果是工作机会的话,她十分乐意!

反正以后自己努力赚了钱,也可以把欠的东西都还回去。

“谢谢你!”

陆蔓很是乐意接受这个好意,并且信心十足的准备明天要去面试。

封琛递过来一张名片,说道:“这是他们公司老板的名片,下面有公司的地址和她的联系电话,你拿着。”

陆蔓点了点头。

“那安安……”

陆蔓微微皱眉,之前做一些事情都是让安安待在家,自己小心翼翼的。

因为之前就有过自己去给安安买奶粉,安安立马就遭受到了封瑶的虐待,一想起封瑶那张对小孩子都动嘴动手的模样,陆蔓就十分生气。

“放心,安安交给我,我会把他安置好的。在这封家,你和安安的安全我会保障的。”

封琛当然不是对眼前这个女人有多少的热情,他承认陆蔓对她来说是有些特比的意义,但是他心中早就有了白月光,有了自己的朱砂痣。

虽然那个身影皎洁之上蒙上了一层纱,但是他了解了封家的事之后,一定会留下最后的时间去追寻到那个身影。

是的,无独有偶。

封琛的记忆,也被莫名的封锁了。

但是两个人的记忆,都在开始渐渐复苏。

命运的滚轮终于到了两个人相交的时刻,在二人的心中都有一些被沉浸的事情在被慢慢揭开……

把安安交给封琛陆蔓是放心的,毕竟在绝境中拯救他们母子二人的确实就是这个男人。

这一觉,是陆蔓在封家睡得最踏实的夜晚。

但仅仅是这,是挽留不了她想离开封家的决心的。

为了安安的以后,为了自己的未来,她早就下定决心。

第二天一早,陆蔓起来后就带着安安去了餐厅,佣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是玉米味的鸡蛋羹。

自从封琛回来后,不仅佣人们会满足安安,还会换着方式对安安讨好,虽然安安一直记得他们之前的脸色,并不对他们很是搭理。

看安安吃得开心,陆蔓也就立马回房间收视自己了。

既然是要面试,肯定得捯饬一下自己的形象。这个佳兴娱乐,在娱乐圈混迹不久的陆蔓自然也是知道的。这个公司是个一线公司,尤其她看了手上的那张名片。

“杨潇潇,女,年龄31。”

是娱乐圈当红的女明星,微博粉丝过亿。

不仅靠着自己的作品稳坐国内一线女明显的位置,而且还自己开公司,当老板,培养出来很多的新人,最近她的徒弟在娱乐圈也是混得顺风顺水。

可以说这个公司肯定是很靠谱的,比起星轨娱乐那肯定是好太多太多了。要是自己能够在这个公司发展,不说成为一二三线明显,混个四五线拍一拍配角戏,那安安的奶粉钱肯定是能赚够的啊!

一想到这,陆蔓就特别积极的打扮自己,随后满意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无比自信。

自信的女人最美丽,这话果然没错。

只是陆蔓刚刚打扮好走出卧室,就听到餐厅那边传来了叫骂声。

“吃个鸡蛋羹也这么狼狈!真是像极了你那个没有教养的妈!”

陆蔓皱眉,连忙赶去餐厅。

果不其然,是封瑶!

只见安安嘴角挂了一些鸡蛋羹的残骸,而封瑶则是一脸不屑,双手环抱起来,满脸的趾高气昂之态。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谁给你

    这无疑更加刺激了正在气头上的封瑶:“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人呢,快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俩贱货!”

  • 幸好封&琛在X

    幸好封琛在X子库储存有X子,其父为了让他走得安详,放出消息要找人代孕为长子留下香火。

  • 煮好的&地上:

    一看到看到安安那张和封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封瑶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锅里还没煮好的鸡蛋羹掀翻在地上:“果真不要脸的贱人,连畜生吃的东西都偷!”

  • 上封家&树。

    陆家为巴上封家,把大女儿陆蔓送过去,甚至主动提出来要结阴亲,以便牢牢攀附上封家这棵大树。

  • 也大开&哭泣的

    “安安也大开眼界了。”已经停止哭泣的安安在旁边奶声奶气的学了一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