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陆蔓做了这些事情后,封琛又再一次紧锣密鼓的通过着对于封氏集团的审视。这五年以来,他始终在完全恢复着自己的伤势,在洪医生的帮助下他完全恢复得十分悲观,虽然因为后的情这三年以来,他一直在恢复着自己的伤势,在洪医生的帮助下他恢复得十分乐观,但是因为之后的情况还不能确保安全,所以封琛一刻也不想耽搁,只想尽快的查清楚当年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车祸。。...

帮陆蔓做了这些事情之后,封琛又再一次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对于封氏集团的审视。

这三年以来,他一直在恢复着自己的伤势,在洪医生的帮助下他恢复得十分乐观,但是因为之后的情况还不能确保安全,所以封琛一刻也不想耽搁,只想尽快的查清楚当年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车祸。

这个封家,究竟在背地里进行着怎样不可告人的密谋!

但是这些他当然是藏在心底,自己的健康状况也是由洪医生和李彦死死的守口如瓶的。

这两天来封琛都是早出晚归,陆蔓虽然在封家有了封琛的支持,不再会受到虐待,但是也时常会看到一些人的奇怪眼色和议论,对于这些,陆蔓可没有心思去和他们计较。

并不是她没有能力去制止他们,反正她都要搬出去了,不管是因为谁,能带安安离开这个地方,那都一定是最好的办法!

第三天晚上,封琛回来的时候,神情异常的凝重。

封琛虽然不和陆蔓睡一个房间,但是每一天晚上睡前都会来和安安说晚安。

反正他们也马上要住到一起了,日子越发临近,陆蔓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看着封琛却丝毫没有提及这件事情的样子,陆蔓的情商不低,早就猜出来现在封琛对于公司的事也是感到棘手的。

“爸爸,抱抱!”

安安已经把“爸爸”这两个字叫得很熟练了,才三岁大的孩子,就有如此高的学习能力,陆蔓不由得感慨。

也不知道封琛这商业能力这么厉害,以后安安会不会也学会这些,长大之后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

到时候,安安也可以养自己了。

咳咳,陆蔓不禁摇了摇头,那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老了?

不过她现在做了三年的母亲,也是明白了生活的不易,和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只要自己活得快乐,自己在乎的人也顺利、健康,这世上就没什么不幸福的事。

“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说不定我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陆蔓自从和封琛从赌石市场回来之后,就很是抬得起头来,至少从那之后,她终于能从封琛眼光里看出对自己的尊重了。

那也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看重名利的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但封琛只是摇了摇头:“很多事情不是需要谁去做,只不过是需要等待的时间罢了。尤其是公司的事,这三年累计下来的东西,不是我轻松就能解决的。但是我一定会解决,只是需要时间。”

他的话语在冰冷的缝隙留存一丝温暖,陆蔓也慢慢察觉到了,这个男人在极力的对自己温柔着。

“而且我调查的东西,可能会更加深邃一点。不是你能理解的那么简单的东西。”

封琛虽然话语温柔,但是言辞却犀利了,他看向陆蔓。

不论是内容还是语气,都明显有一丝蔑视。

陆蔓都懒得白他一眼了,只耸了耸肩。

罢了,在这样的男人眼里,恐怕她这样的女人肯定都等于无知了,只不过她隐隐感觉自己的失忆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等到哪天那个秘密被揭开了,她就一定能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安安,和爸爸说晚安咯!”

陆蔓摸了摸安安的小手,眼神满是母爱的温柔。

“嗯!爸爸,晚安!安安要睡觉啦!”

安安乖巧的小脸蛋,哪怕封琛一个大男人看了都有些禁不住想捏一把了。

封琛点了点头,把安安放在床上,洗过澡的安安扑腾着一身香气,很乖的就自己爬到被窝里头去了。

“你先睡吧,安安,爸爸要和你……妈妈谈一点事情。”

封琛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有点姿色,但是他不是轻易动感情的人。

在安安面前自称爸爸,把陆蔓成为妈妈,这种称呼确实有些暧昧。但是他的身体不知道能否支撑更久,他要完成的事情,容不得他在意这些小事了。

“好!”

封琛把陆蔓带出外面来,在阴暗狭窄的过道上,眼神逐渐暗淡起来。

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在孩子面前,摆出那样一副温柔的态度的。陆蔓果然没有猜错,在他的眼里,她这样的女人一定是无知的普通货色。

“有什么事么?”

封琛瞥了陆蔓一眼,眼神之深邃犹如幽暗的海底。

一张卡被掏了出来,递到了陆蔓的手里。

“这是……”

陆蔓接过来,好奇的看去,只见是一张黑色的卡,上面镶嵌的金币无不透露着尊贵的气息。

“这个是封氏合作的银行限量发行的信用卡,是我的副卡,每个月的额度是1000万,这其中500万给安安作为抚养费,另外500万你可以自己随意支配。”

男人的话语冰冷,但是更让陆蔓吃惊的是这些钱。

一个月一千万……一年下来就是一亿!?

“等等,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封琛眼神眯起来:“我不给你钱,难道指望你靠着继续去拍广告去给安安挣奶粉钱?”

此话一出,让陆蔓哑口无言。

紧接着,封琛继续道:“安安是我的孩子,虽然你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他身上确实流着我的血。”

“我会负责他的安全和生活,你作为他的母亲,自然也会顺带受到我的照顾,你放心……”

“等一下!”

陆蔓忽然就气愤起来,难道这些天以来,封琛还对她是这样的评判么?

“你还觉得我只是为了钱,才嫁到封家来的?”

陆蔓眯起眼睛,对封琛那张精致带着些许邪魅的面庞恼怒不已。

封琛嘴角不屑的一勾:“不然呢?”

那些不堪的画面陆蔓再也不愿意想起了,更不会提及。

“算了,随便你怎么想,这张卡我谢谢你的好意,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使用的。安安不止是流着你的血,他更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他是我的儿子,才不是我用来攀附上你们封家的金砖。”

陆蔓的语气带着丝丝怒意,她对安安的爱是全心全意的。

尤其是要把她归类为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那一类人的话,她甚至都会觉得作呕。

看着陆蔓如此坚定的神色,男人不由得迟疑起来,眼神飘忽不定……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她,小&。

    奶团子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她,小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

  • 向来看&是卖笑

    封家人向来看不起明星之流,认为是卖笑的戏子,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

  • &顿了顿

    顿了顿:“若五小姐非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您确实是个畜牲。”

  • 的沥青&一浑身

    封家大宅门前的沥青路上,正倒着一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女人。

  • 灰溜溜&厨房里

    女佣自知讨了没趣,灰溜溜的退到一旁,留下封瑶对着厨房里的母子二人大发雷霆:“陆蔓,你太不要脸了,偷东西都偷到我头上来了!”

  • 花卷是&的一只

    花卷是封瑶养的一只宠物猫,浑身雪白,特讨人喜欢,因此被宝贝的不得了。

  • 牲呢?&反了你

    封瑶没料到向来软弱好欺的陆蔓竟突然伶牙俐齿的反击了自己,顿时气的浑身发抖,扬起手就要朝着后者的脸抽去:“你骂谁是畜牲呢?反了你了!”

  • 红色刺&里的东

    被那片红色刺痛,先前那股莫名的悲愤再次涌上陆蔓的心头:“我不过是用了冰箱里的东西给安安做些吃的,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 牛奶,&,放入

    她轻手轻脚的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牛奶,一个鸡蛋,打散后加了些盐,放入炖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