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不能够闹大,孙可也明白了,和老板一对眼色,赶快悻悻然地扯出一抹微笑。“那个……不需要再次了,真的对不起,陆小姐。”陆蔓笑了,“怎么,也不是要聊合约么?不聊了?”合约的合“那个……不用继续了,对不起,陆小姐。”。...

这事儿不能闹大,孙可也明白,和老板一对眼色,赶紧悻悻地扯出一抹微笑。

“那个……不用继续了,对不起,陆小姐。”

陆蔓笑了,“怎么,不是要聊合约么?不聊了?”

合约的合理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包括旗下的艺人。陆蔓其实一直知道也有不少人对于星轨不满,想要离开的多了。不过公司是甲方,手握大权,所以都是嘴里说说,没什么实际动作。今天,既然封琛给她提供了这些律师资源,她可不想浪费。

“林律师,继续。”

林律师得了她的指令,招呼起来,一时间屋内只剩各位律师翻合约声,还有标注问题的写字声,以及指出问题的说话声。

老板和孙可简直悔不当初,不知道怎么招惹上了陆蔓这位姑奶奶,要是知道她背后是封琛,他们说什么也不敢安排陆蔓做那样的事儿啊!

空气仿佛凝结,老板和孙可的脸色也越来越白,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

这个苦果,自己种的必须自己吞啊!

孙可再次扯动僵硬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陆小姐,手下留情啊!都是我的错,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我错了,我承认错误。”

“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老板也是赶忙殷勤地放低姿态。

“那个,陆小姐,封少,我们再谈谈,再谈谈。”

一直没说话的封琛这时开口,“再谈谈?”

孙可和老板听他的话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连附和。

封琛的嘴角上翘,一点讥笑。

“那就再谈谈。李彦!”

李彦上前,将手中的文件扔在孙可面前,上面记录着这几年,所有孙可和公司安排的那些暗中的生意,包括时间,地点,还有价钱,仔仔细细,一条接一条。

看到这些,孙可和老板脸都绿了。他们以为再谈谈是转机,哪想到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怎么,用这些再谈谈,不错吧!”封琛的语气,冷漠地像是一把刀,割开了老板和孙可的心脏,狠狠刺着。

“这……”

他们的冷汗直流,可一点没有唤起封琛的同情心,留给他们的,只有厌恶。

“怎么样,想好了怎么谈的么?”

这个封琛到底是怎么拿到这些信息的?星轨的老板和孙可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做私下的这种“色彩”交易时间不短了,一直以来都算是小心谨慎的,除了这次陆蔓与许老板的事情闹出了点意外。

可他们也迅速处理了,尽全力把事情就停在他们几人之间。

可以说,他们是小心翼翼,把这些信息全都拦得死死地,但是封琛拿出的这份资料,甚至把他们最早期开始涉及时的内容都展示了出来。

见他们半天不说话,封琛撩了撩眼皮,面无表情地说,“如果这些还不够我们可以再谈谈的‘诚意’,我还有礼物送给你们。”

一挥手,李彦又送上了几张文件,一张上面是星轨的营业执照,一张是他们向税务部门递交的税务单,还有一张是他们公司招手练习生时向社会公开的业务范围及承诺。

“这个,工商局确定并没有向你们开具营业执照,上边的章是你们私刻伪造的,你们没有任何的营业资格,属于违法经营。这个,你们当年应该上交相应营业税,可是你们在上报营业额时,却没有如实上报,少报了将近六百万的收入,并且改了账目,蒙混过关。还有这个,你们说练习生只要练满两年合格即可出道,但是距今为止,你们并没有做到相应承诺,所有练习生,有一半已经过了两年,你们以各种理由不让他们出道,也不允许他们离开,用所谓合同和未来星途威胁他们,继续要求他们上交练习费,另外……”

“好了……封总,不用再说了。”老板冷汗涔涔。

所有的证据就摆在桌上,老板和孙可没有狡辩的余地。如果这些东西要是公开在网上,他们彻底就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无法翻身。

封琛并不想结束谈话。

“你们想再谈谈就谈,你们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

言语间的讥嘲和不满呼之欲出,老板和孙可看着他,怎么?还想干什么?

“这些资料在我手里,内容绝对真实吧?”

老板点了点头,“是。”

“对于你们也很重要吧?”

“是。”

“那你们知道这些东西如果要是放到网上,让大家都看到。另外,你那些违法的合同和偷税漏税要是让警方知道,星轨还有你们这些人会有什么下场,也明白吧?”

“明白。”

“那你们就没有什么表示么?”

封琛的笑容还算明显,可是那背后的含义不禁让星轨的老板脊背发凉。

这是想从星轨中再抠钱啊!他们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物,当初怎么就认为占尽优势呢?想到以前做得事儿,还有对陆蔓的态度,老板恨不得想抽自己一个嘴巴。有眼不识泰山,简直是他真实写照。

可命门在别人手里,孙可和老板只能自己吞下苦果。一场解约风波,本来是想捞一笔,结果却被人狠狠地打了脸,丢了面子还有钱。

一场解约风波,最后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

可是封琛的这一通操作,带来的影响不止这些:豪车保镖让平时不太关注金融经济的网友们对于封氏集团的财力有了新的认识;封琛的英俊外表和绅士体态,成了姑娘们的梦中所求;陆蔓的外表,还有赌石的视频,让大家对于这个以前很少见到的十八线小明星有了更多的好奇;当然,关于封琛和陆蔓的关系,更是成为了一众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连续上了好几天的热搜排行榜。

总之,这场解约,封琛算是帮助陆蔓打了漂亮的一仗。不光是成功解约,还教训了星轨和孙可,另外,也给陆蔓造了声势,提高了知名度。一举多得,又一次证实封琛是个好商人。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安安惊&外面有

    闻言,安安惊恐的抓住她的衣角:“妈妈别走,外面有坏人。”

  • 圈的事&着跪在

    陆蔓重进娱乐圈的事惹怒了封家人,说她丢了封家的脸面。陆蔓不过辩解几句就被保镖压着跪在地上,被封瑶打了十几个耳光。

  • 顿了顿&畜牲。

    顿了顿:“若五小姐非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您确实是个畜牲。”

  • 子里如&的刺痛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陆蔓只觉得脑子里如被人拿针扎似的刺痛。

  • 有些本&的她几

    有些本该属于她的,偏又格外陌生的记忆散乱在脑中,杂乱无序、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 出咕咕&的叫声

    奶团子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她,小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

  • ,而老&老四封

    封家兄弟姐妹五人,老大封琛是由封皓的原配秦清所生,而老二封泽、老三封洺,小女儿封瑶是由柳芸所生,老四封雪是封家收养的孤女。

  • 不待见&何要找

    陆蔓不明白,既然封家如此不待见这个孩子,当初又为何要找人给封琛代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