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极快,网友们在直播内容间刷起的弹幕,真是让人眼花缭乱。“天啊,这种顶级豪车车队,我始终我以为没办法在小说和影视剧中看见,昨天竟然被我赶上了了。”“老天爷“天啊,这种豪车车队,我一直以为只能在小说和影视剧中看到,今天居然被我赶上了。”。...

网络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极快,网友们在直播间刷起的弹幕,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天啊,这种豪车车队,我一直以为只能在小说和影视剧中看到,今天居然被我赶上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我还捧着窝头吃咸菜,人家就已经豪车护送了。”

“妈呀,我好激动!我开不上这些豪车,让我看看也够了。”

“我看见保镖了,人还不少呢!肯定是什么大人物。”

保镖们相继从前面的车中下来,动作迅速,神情严肃,手拉手在豪车和星轨大门前这段路两侧围出了一条戒备森严的道。

“停在星轨娱乐的门口了?”

“不会是什么富二代想进娱乐圈玩玩,来签约的吧?”

“不会吧,这星轨不仅是个二三线小公司,富二代怎么会看得上呢?”

“说的也对啊!”

“停下了!大家别刷了,快看看是谁!”

等保镖们全部就位,封琛先从车上下来了。

高档修身的西装,利落的剪裁,还有那张刀削斧刻,像是意大利雕塑的俊美脸庞,再加上一双长腿,封琛理所应当的得到了一波赞叹。

“我天!太帅了吧!这男人,简直完美!”

“简直就是大卫在世!我恋爱啦!”

“天啊,他好像还看了眼镜头!还笑了,太撩了,太撩了!十秒钟内,我要知道这个小哥哥的全部信息!”

“作为一名男性,我也得承认颜值满分。”

“等等,这个人很眼熟啊!好像是以前经常出现在金融画报上的封琛!”

“是他!封氏集团的总经理。怪不得这么有排场!”

“这颜值上什么金融画报啊,芭莎你快冲,开年拍他销量疯啊!”

关于封琛的讨论,是愈演愈烈。

网友们的第一波冲击还没有结束,第二波就又来了。

只见他们眼中的白马王子绅士地将一个女人牵下了车,还蹲下为她整理了裙摆。陆蔓则露出明艳的笑容,挽着封琛的手臂,在律师和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那个女人是谁?她怎么能这样抱着封琛?!”

“那不是今天那个疯传的赌石视频里边的女主角么?”

“真的啊!对对对,就那个各微博大V全都转得视频,那里边这个小姐姐好有魄力啊!”

“是,我也想起来了,她以前还在我墙头的电视剧里露过脸。好像叫什么陆蔓。”

“那不就是个十八线小明星么?封琛怎么和她在一块啊!还搞这么大的排场。”

“小明星傍大款呗”

“你们别这么说人家!”

一时之间,#封琛千万豪车车队#,#封琛陆蔓#,#陆蔓傍大款#,#陆蔓,赌石#,等等好几个关于两人的话题都上了热搜。

公司里的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陆蔓。他们从没想过,公司内原来很不起眼,那个唯唯诺诺的陆蔓竟然跟封氏扯上了关系。

不光有关系,看着封琛和陆蔓之间自然的亲近,这关系还有点深?

想到这里,一众小明星都忍不住嫉妒的牙痒痒。

昨天还听老板和陆蔓的经纪人孙可在办公室破口大骂,说什么陆蔓是个白眼狼之类的,今天正主就找上了门?

那昨天听到的什么冷藏陆蔓,让陆蔓后果自负之类的话,确定不会成为笑话?

原来欺负过陆蔓的一些有点名气的明星,心里也都犯了嘀咕,封氏他们惹不起,陆蔓却搭上了,不会到时候他们的未来就打了水漂吧?

封琛和陆蔓一行人上楼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他们气势太强了,平常密密麻麻的电梯一下子清空,所有人自己给他们让开位置,保持距离。

只有跟着直播的的人,为了热度和观看人数,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跟进了电梯。

“天,我太爱你了,主播!感谢你能一直跟进!”

“主播我给你刷小红心!”

“谢谢主播让我看到了现实的霸道总裁,神仙哥哥!”

看着弹幕上众人的夸奖,还有层出不穷的各种礼物,被一种保镖隔绝在角落,腿还打哆嗦地主播还是勉强露出了笑容。没白来啊!

虽然刚到楼层的下一秒就被推回了电梯,随着又返回了楼下。

孙可本身是好整以暇坐着想给自己冲咖啡的。豪车车队的新闻他看到了,但是他怎么也没联想到陆蔓的身上,所以当一行人出现在他面前时,孙可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表情由轻松变成震惊又变成疑惑。

陆蔓不由得开口。

“孙可,你是学过变脸么?够精彩的啊!不过现在我可没时间看你演出,我也没有演出费给你。我是来解约的。”

陆蔓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嘲讽,她回身拉着封琛坐在沙发上。

“还有,违约金和赔偿,我不可能给你。”

见陆蔓带着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孙可原来的镇定也所剩无几了,他知道陆蔓来者不善,但是他也并不是没有筹码。

“陆蔓……嗯,陆小姐,”孙可刚一直呼名字,封琛冷冽的眼神就盯上了他,迫使他不得不改了称呼,“陆小姐,我们之间是有合约的。我只是照章办事而已。”

瞥见老板也进了屋,孙可的底气也稍微足了些。

“再说了,目前看来,这点钱对您来说也没什么,可是对我们公司可是一笔巨款。当初签合同您自己同意,怎么如今就变了。”

陆蔓一听他的话就笑了,想甩锅给她?没门!

从林律师那儿接过她手里的那份合同,扔在了孙可面前。

“关于这份合约,既然你提到了,我觉得可以找我的律师跟你谈谈。”

他的话一说完,身后的律师们就围着孙可和公司老板站起一圈,拿出手中的文件,真的一条一条仔细看着。

“合约第十二条,公司全权决定艺人的工作安排,艺人必须无条件服从……”

“合约第二十条,公司必须实时掌握艺人的动向……”

“合约第二十三条,……”

听这些律师一条条罗列出所有有问题的条款,孙可和老板是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合同的不合法的地方。现在陆蔓找来的这些律师,个个都是厉害的狠角色,要是打官司,不输个血本无归他们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一浑身&奄奄一

    封家大宅门前的沥青路上,正倒着一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女人。

  • &晕了过

    婆婆柳芸还上家法,几十鞭子下去把她抽得皮开肉绽,她哭着求饶,最后还是被打晕了过去,丢在了大门外。

  • 安呼呼&就不痛

    安安看着陆蔓满身的伤,心疼的哭出声来:“安安呼呼,妈妈就不痛了,他们都是坏人,都欺负妈妈,呜呜……”

  • &的好不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 重的眼&净净的

    这时一双软软的手拂过陆蔓肿胀而火辣的面颊,她勉强撑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奶团子,这是她两岁大的儿子安安。

  • &妈妈没

    陆蔓这才回过神来,将吓惨了的孩子抱在怀中:“安安别怕,妈妈没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