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愣了,五百万不卖?那位老板也是没想起,他哪不舍得选择放弃,再次加价销售,“五百五十万!姑娘,转卖我吧!”有些很抱歉地望着对方炯炯有神又满含期待……的眼神,陆蔓但是摇了摇头说着也不管后边追她的人,走到不甘心输还蹲在地上挑原石的可丽身边,面对着封琛说。。...

所有人都愣了,三百万不卖?那位老板也是没想到,他哪舍得放弃,继续加价,“三百五十万!姑娘,卖给我吧!”

有些抱歉地看着对方炯炯有神又满含期待的眼神,陆蔓还是摇摇头坚持,“不是钱的问题。抱歉,这位老板,这块翡翠我是要留着给我家人的。”

说着也不管后边追她的人,走到不甘心输还蹲在地上挑原石的可丽身边,面对着封琛说。

“我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不过如此嘛!”

“你!你就是走了狗屎运而已!”可丽简直要气得骂人。今天这一场赌局,不光是让她丢了一块上好的糯种翡翠,更是丢尽了脸面。本以为陆蔓没经验她一定是稳操胜券,结果反而被打了脸。还是在这么多同行面前,她能不生气么?

“狗屎运就狗屎运,反正我赢了。不像有的人,输了还不想承认呢!另外,根据赌约,你那块玉我也拿走了。”

“走吧!回家吃饭”封琛也不理可丽,拉着陆蔓转身就走了。留下可丽一个人跟那儿气急败坏地挥手跺脚,还有那些被玉扰了心思的人,怅然若失。

车上,想着刚刚可丽的样子,陆蔓的笑声掩都掩不住。安安看着她高兴,也兴奋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咯咯地笑着。

封琛的声音在前排响起。

“可以,第一次赌石就挑出了这么稀缺的东西。”

陆蔓很有底气,“当然了,只要是我想要学的,想要的,我一定能做到!不过想不到你也很够厉害的,你怎么就能确定那冰种里有飘花呢?”

“我不确定,不过是运气罢了。所以我划线时并没有再往里,而是相对靠近边缘,这样切出来翡翠的价钱一定不菲,就算是没有,或者切坏了,也有人付钱,怎么算都不亏。”

陆蔓哪想到封琛心里的这些计较,听了后也不由得感叹他考虑得周全。

“你果然是商人,怎么样都不吃亏,算计的清清楚楚啊!”

封琛挑挑眉,对于她给自己的评价不可置否。

赢了赌约,还得了两块好翡翠,陆蔓的笑容就没停过。不过想到赌石的原因,想到孙可,她的心情一下子就晴转多云,表情也严肃了不少。

偏偏这时候想谁来谁,陆蔓的手机又响了,看着上面‘经纪人孙可’的备注,陆蔓突然觉得自己要是不认识字就好了,这样没准能省了这些糟心的事儿,不过她还是滑了接听,没等她说话,那边又开始了。

“怎么样,陆蔓,被违约金吓到了吧?我劝你还是收拾一下,明天跟我去找许老板赔罪吧!”

刚才通过话之后,孙可一直信心满满,毕竟三百万真的数目不小,以他对于陆蔓的了解,她是一定拿不出这笔钱的,想解约,不可能。

昨天晚上他又去了夜夜笙歌,给别的老板还有他手下的小艺人安排了些“活动”。这已经成了他们公司赚钱的主要手段,这年头,能赚到钱就是正理,日后怎么样,不用想也不用管。

陆蔓一听到孙可的要求就气愤,想也不想地拒绝。

“我要解约,你别想再安排我!”

听到陆蔓意料之中的拒绝,孙可也不急,手指敲着桌面上的合同冷笑。

“那你听听这个昂~”

“如果艺人因个人原因,导致公司蒙受损失且对公司形象有负面影响,公司有权向艺人寻求赔偿。”

“这条你当初签合同的时候,看到了吧?”

“你想解约,行啊,除了这三百万的违约金,你还得向公司再支付三百万的形象损失费!怎么样?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没?赶紧求求我,说不定我就能既往不咎,以后碰到好机会再带带你,给你引荐引荐。”

孙可胜券在握一般洋洋得意着。

这明显不讲理!那个合同,其实就是个不平等的卖身契。当初的陆蔓签约时,只想着有了公司,自己能一点点脚踏实地的前进,哪想着这世道如此艰难,这里边还有这么多弯弯绕。

孙可听着电话那边的动静,脑补了一下陆蔓此刻的表情,更是觉得他赢定了,继续说。

“你也不用在心里骂我,没用。当初合同的字是你自己签的,谁也没有逼你,这你得承认吧?而且你确实让公司蒙受损失了,因为你的行为,公司丢了许老板这样一个大的资金来源。需要你进行弥补的时候,你又打算解约一走了之。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问题,这笔赔偿,必须由你承担。不能你想火的时候,就上赶着加入我们,现在闯祸了,你想走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啊!”

孙可的语气肉耳可听地开始上扬,他已经开始想着明天陆蔓跑到公司,一脸歉意地向他赔礼时候的样子了。他笃定陆蔓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他还是能掌控陆蔓。

就在他想着再劝劝陆蔓的时候,沉默了半天没说话的陆蔓开口。

“我明天去找你解约。”

说完,也不等孙可的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孙可冷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个没名气的小明星,没脑子还嘴硬罢了。除了皮相好点,他还真是没看出来这个陆蔓有什么资本。他倒是想看看,陆蔓打算怎么办。

从车内前面的镜子,封琛一直看着陆蔓,见她挂了电话。

“解约的事儿你不用担心,老公来帮你处理。”

“嗯。”陆蔓这次也没拒绝,就是声音闷闷地,没了刚才的阳光。

封琛皱着眉,回身看她,他不喜欢陆蔓这个样子。

“不过是个二流的公司,还做着不正经的生意。你现在也没什么名气,三百万的天价违约金,从哪来的?”

“那你说怎么办?”

封琛对着李彦道,“李彦,明天你让林律师带着他的团队来,要那些专攻的,要那些最出名的。”他又跟陆蔓说。

“带着这些人,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公司。”

封琛一说,陆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对啊,这样的皮包公司,合同中明显有欺诈的行为,本身就不合法。又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儿,他们才应该是觉得底气不足的那一方。再说目前她是受害一方,她凭什么要付违约金?当她是提款机么?就算是捐了那些钱,她也不会去给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渣。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饿了?&来给你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 安,陆&意。

    看着满脸泪痕还没来得及擦净的安安,陆蔓的心头没由来涌上一股悲愤的恨意。

  • 不怕死&少爷喝

    偏新来的女佣想在她面前讨个好,不怕死的凑上前去:“五小姐,大夫人在厨房里偷拿花卷的牛奶给小少爷喝。”

  • 她的,&偏又格

    有些本该属于她的,偏又格外陌生的记忆散乱在脑中,杂乱无序、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 封瑶养&喜欢,

    花卷是封瑶养的一只宠物猫,浑身雪白,特讨人喜欢,因此被宝贝的不得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