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享受着众人的羡艳。可丽瞧了几眼陆蔓,见她而已盯着自己的料,轻蔑地“切”了一声。“瞅见了吗?这那才挑料子,你那个纯碎是乱看。”陆蔓也不驳斥她,不是笑着祝贺。“对“瞧见了吗?这才叫挑料子,你那个纯粹就是乱看。”。...

享受着众人的艳羡。可丽瞧了一眼陆蔓,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料,不屑地“切”了一声。

“瞧见了吗?这才叫挑料子,你那个纯粹就是乱看。”

陆蔓也不反驳她,而是笑着祝贺。

“对您表示敬佩和祝贺。看起来您长我几岁,有这手功夫也是您摸爬滚打出来的本事。”

陆蔓这话说得不卑不亢,明面上是恭维,实际上门道不少。

可丽不是吃素的,她难以置信地瞪着陆蔓,“你说谁老呢?!”她也不过27岁而已,不过进了玉石行业几年,气质偏成熟些。

“您愿意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可丽这才仔细观察了陆蔓,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格外漂亮,素面朝天,却反而多了一份清纯,确实比她显得年轻不少,不由得心生郁闷,刚刚切出翡翠的得意感也被冲淡了不少。

“快切另一块吧!”

围观的众人没兴趣看她们的斗嘴,他们只关心翡翠还有赌局的结果,可丽的已经开了,好多人等不及要看看陆蔓这块了。

陆蔓却拦住了众人的跃跃欲试。

“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儿没做。”

啊?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见陆蔓拨开众人,到刚刚老马祈福的地方,招呼学徒又点燃了那根香,跪了下去。竟然是有样学样,也像老马似的拜起了神。

不同的是她并不嘟囔,振振有词,声音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太上老君,雷公电母各路神仙啊,请一定保佑我的料子出绿啊。让那些没风度的,仗势欺人的小人瞧瞧,开开眼。”

陆蔓这番话,连雷公电母都请出来了,就差没请土地公公了。

全场的人就当是年轻小姑娘的不谙世事,当个乐呵来听。后边的那半句,他们当然也听见了,指向谁不言而喻,可没有人站出来,毕竟一说白了确实是可丽欺负新手,二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陆蔓背后明显有封琛撑腰,谁也不想引火烧身。

可丽是听的真真的,她上前一步直接踢翻了香炉。

“你说谁呢!”

“谁答应说谁呗。”陆蔓其实并不信求神拜佛这一套,但是想到刚刚可丽明显瞧不起老马地样子,她就是成心要这么做气气这个女人。

“你!”

“你什么你,我劝你啊,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现在的形象,你双手叉腰,气急败坏地样子,确实挺没风度的。”真是拜平常和封家那几个人斗嘴所赐,论怼人,陆蔓从没输过。

可丽嘴上占不到便宜,扬起手就要打,还没落下,就被封琛抓住了手腕。

“解石吧!”依旧是平时一样的冰冷语气,可今天封琛做得每一件事,都是在维护陆蔓。

老霍也上前,不着痕迹的解开了这边的乱局。

“封少说得对!先解石,大家也都等着看呢。”

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陆蔓的毛料上。因为刚刚老马那块石头的波折,老师傅对于切大石头有些紧张,他擦了擦汗,问陆蔓。

“姑娘,从哪儿切?”

陆蔓拿着笔挨着边缘画了一条线,“这儿。”

师傅有些犹豫,这么贴边?

“姑娘,确定么?”

可丽看陆蔓画了这么一条线,脸上的表情越发不屑,“什么都不懂的外行。”

“切吧,师傅。”陆蔓笑得甜。

正主不反悔,老师傅也就下刀了。过了没一会儿,陆蔓那块也开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师傅挪开切下来的石头,同刚刚老马一样的情况出现了,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可丽一下子高兴了,她昂着脖子,配上她今天一身火红的衣服,真像是一只胜利的火鸡。

“看看,我说不懂就别玩,这下丢人丢到天边外了吧!哎呀,某些人真是缺乏自知之明啊!”

陆蔓抬眸扫了她一眼,不紧不慢地回应。

“着什么急啊,那么大一块,不全切开怎么知道就没有呢?”

陆蔓上前,又画了一条线,“这里再切一刀吧,麻烦师傅了。”

这回的线往里画了一些,大概在右四分之一的地方。

随着砂轮渐渐伸入,还在讨论刚刚那一刀的众人又安静了下来,只见石头断开,露出了切面,依旧没出绿,白的刺眼。

两次都没成功,一边围观的人嘀嘀咕咕起来。

“这石头肯定是不会出绿了,姑娘一看也是不会挑的。白浪费了那么多钱。”

“姑娘,放弃吧,这块石头肯定是切废了,你别继续了,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时的可丽简直乐开了花,真是老天帮她,让她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今天的赌局,她赢定了。

旁边或讽刺或安慰的声音并没有影响陆蔓,她神色不变,又划了线,这次的在原来整石的三分之一处。

周围已经传出笑声了。

“姑娘,别切了。两刀都没有了,你这是要白日做梦啊!”

“赌局肯定是人家赢了。五万块,这石头卖我了,算是我给你支援资金了。”

在场的人基本都相信陆蔓输了。

陆蔓不管,示意师傅下刀。结果,一如既往。这个时候石头已经只剩原来的一半大小了。陆蔓拿起笔,贴着刚才的线,又画了一条。

“师傅,最后一刀,麻烦了。”

人群的喧哗声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陆蔓是因为解石失败打击太大而失了心智。

“这姑娘没事儿吧?这么多刀没有还坚持。”

“别切了,给自己留点面子吧!丢不丢人啊!装什么装啊!”可丽的白眼简直要翻上天了,这女人,怎么没完没了啊!

陆蔓依旧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试试看,切开才知道。”

可丽撇撇嘴,语气轻蔑。

“垂死挣扎。”

解石的师傅切了几刀都没出玉,早就没了信心,犹犹豫豫地不敢下刀,可看了陆蔓好像胸有成竹,一跺脚一咬牙,今天豁出去了,下刀!

手起石落,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那石头里,虽然有石粉的覆盖,影影绰绰地看不太清,可是还是能看出,小半块,十几公分的样子,都出了绿!

书评(338)

我要评论
  • 谁知道&姐封瑶

    便瞒着封家人接拍了一个小广告,谁知道被五小姐封瑶发现了,后者便把这事儿闹了出来。

  • 妈妈起&的好不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 头没由&一股悲

    看着满脸泪痕还没来得及擦净的安安,陆蔓的心头没由来涌上一股悲愤的恨意。

  • 悠从地&来,朝

    “当了X子还要立一块贞洁牌坊,五小姐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陆蔓已经晃晃悠悠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怒气冲冲的封瑶展颜一笑。

  • &幸好封

    幸好封琛在X子库储存有X子,其父为了让他走得安详,放出消息要找人代孕为长子留下香火。

  • 那东西&畜牲。

    顿了顿:“若五小姐非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您确实是个畜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