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周围人又就窸窸窣窣出来。“第一次来,就得和人家比赌石。是也不是不太最合适啊!”“是啊,风险太大了。多少年都也没人赌过了。”看周围人脸色都不太对劲儿,封琛也“第一次来,就要和人家比赌石。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此话一出,周围人又开始窸窸窣窣起来。

“第一次来,就要和人家比赌石。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是啊,风险太大了。多少年都没有人赌过了。”

看周围人脸色都不太对劲,封琛也微皱着眉,陆蔓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可不怵。

“我赌!不过,怎么赌?”

看她一脸懵懂,可丽心里的鄙视简直要溢出来了。

“你连这都不知道,就敢跟我赌?”

陆蔓这一问,在场所有人就都知道陆蔓确实不懂了。老霍接过陆蔓的问题,叹了口气。

“可小姐提出的比赌石,就是说你们两个各挑一块原石毛料,然后同时切开。谁的出绿谁就是胜方,可以要求对方为自己支付这块翡翠的价钱。如果双方都出了绿,那就比品相,谁的品相好谁赢,除了刚才那条,还可以无偿得到对方的翡翠。另外,如果都没出,那发起赌约的一方必须为另一方支付原石价钱,且应约方可以再挑选一块料子,对方付钱。还有一条,就是不能中途退出赌局,否则视为自动认输。这位……”

“我姓陆。”

“哦,陆小姐,您可以拒绝,毕竟您是第一次赌石。”

虽然有些绕,陆蔓还是听明白了。总之,无论是上边说得哪种情况,代价都挺大的。

“怎么样,敢赌么?不敢就说话,没人笑话你。”虽然提出这个赌约,有人觉得不妥,或者说觉得她欺负人,可丽才不管这些。她信得过自己的眼力,她一定能让陆蔓下不来台。

可丽神气的样子很是碍眼,陆蔓知道对方的意图,她当然不会让女人得逞,“那就开始吧!”

没想到陆蔓真的敢应战,可丽第一时间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抬手看看自己修剪得当的指甲。

“死撑啊,想靠老天爷帮你?”

“赌石本来就像是买彩票,‘一刀穷,一刀富’。赌得魅力不就在这儿么,我就赌我自己鸿运当头。倒是你要注意啊,别回头吹了半天牛,到时候还不如我。”

“咱们走着瞧!到时候我就看看你这伶牙俐齿还管不管用。”

可丽在这一片玉器街还是有些名头的,玩赌石的有不少人都知道她,所以她挑石头的时候,身边也围了一圈人给她出谋划策,当然恭维的也不少。

她挑选着石料,却不自己动。就站在一个桌子旁边,指使着那些学徒把石头搬过来给她看,不满意就再指使人家搬回去。来来回回,折腾半天。要是小石头也没什么,可那些大的,十几公斤甚至向老周刚才那个一样二三十公斤的,搬来搬去的实在是累坏了那些小学徒。但是顾客就是上帝,可丽又是大珠宝行出身,他们得罪不起,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只得一趟又一趟,忙得气喘吁吁。

可丽那边热火朝天,反观陆蔓,除了封琛,还有吃完东西来找他们的安安和李彦,就没什么人了。只有几个觉得是可丽欺负人的老板,不时地提点着陆蔓。可丽当然注意到这两边的差距,还透过人群的缝隙冲着陆蔓得意地笑了。

陆蔓并不生气,只是一边挑,一边感谢那些老板的仁义厚道。时不时和人家交流着石头的品相,什么色,什么种,哪个有绺不能要,哪个有裂但是可以试试之类的。话里话外,还真是带了些赌石的知识,像懂得不少似的。

封琛一直在旁边看着,见陆蔓来回几次在其中几块石头中反复逡巡,又拍又颠,强光手电照了又照。

“你行?”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

陆蔓回身挑眉微笑,“没问题。”

“赌石经验还是非常重要的,书本上看过的知识放在真实赌石上可能有些偏差。”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亏本的。”

封琛见她自信,也就没再多说,抬抬手表示请继续。

等到陆蔓和可丽都选好了毛料,散开的人群聚集了过来。可丽的料不大,也就十公分见方。陆蔓倒是选了一个大家伙,得有十几公斤,不过表皮颜色比较暗淡,上边的裂隙也不少。

“选料,可不是越大越好的。这都不懂玩什么赌石啊!”可丽不放过任何可以怼陆蔓的机会。

陆蔓只是笑笑,“那就切开看看吧!”

可丽的小,所以先切她的。围观的人看着这块料子,讨论起来。

“看起来真是品相不错啊!”

“是啊,上边还有松花蟒带。是块好料子啊!”

“不光松花蟒带,你看那砂轮旁边,是色眼吧?”

“唉,别说,还真是。这四大出绿标志,占了三个,可赌性很大啊!”

可丽本就对自己挑的料子很有信心,现在又有这么多人认可她,嘴角的笑意是越来越大。

老师傅手很快,没多久就切开了。小心翼翼地拿开砂轮,卸下废石,学徒赶忙舀了些水撒上去,冲去了切出的石粉,状况就变得一目了然。

“出绿了,出绿了!”

“这绿色还漂亮极了啊!艳绿色,水盈盈的。”

“浓而不暗,是少有的上品啊。”

里面真的有鸡蛋大小的一块翡翠。解石的师傅又拿着砂轮,稍微磨了磨边,让那块绿色完全的露了出来。眼前的翡翠似透非透,就像煮熟的糯米。虽然不如刚才老马地那个透亮,但是没什么杂质,看上去有胶质感,水光莹润。

“是糯种。”

“是啊,是糯种中最高的层次。质地细腻,还有起胶的效果。”

起胶,顾名思义就是一件翡翠打眼看去就像是一块凝固了的胶水,当你转动它时,随着表面光线的作用,看起来就会像流动的胶水一样,光线在翡翠的表面所折射出来是整块的、连绵不绝的效果,十分好看。

可丽这块翡翠,除了起胶,绿色还正,虽不够浓,但也柔和均匀,够得上‘和’。因此,这糯种翡翠虽然相对常见,但是她的这块绝对是高档,就是个头小了些,不过卖个三四十万,还是没问题的。

“可小姐这块石头挑得可真是好啊!”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立马

    众人一看到她,立马做鸟兽状散了,生怕触了这位娇小姐的霉头。

  • :“安&的好不

    陆蔓回过头来:“安安肚子饿了?妈妈起来给你去找吃的好不好?”

  • 。”陆&冲冲的

    “当了X子还要立一块贞洁牌坊,五小姐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陆蔓已经晃晃悠悠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怒气冲冲的封瑶展颜一笑。

  • ,一听&一个贱

    封瑶本就不悦,一听女佣的话顿时更加生气:“什么大夫人?一个贱女人也配称大夫人?”

  • 那东西&是自己

    顿了顿:“若五小姐非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您确实是个畜牲。”

  • 封瑶是&雪是封

    封家兄弟姐妹五人,老大封琛是由封皓的原配秦清所生,而老二封泽、老三封洺,小女儿封瑶是由柳芸所生,老四封雪是封家收养的孤女。

  • 子里如&针扎似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陆蔓只觉得脑子里如被人拿针扎似的刺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