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贱女人,为什么这么好命!”楼下客厅,封瑶还即位刚和陆蔓之间的正常地咬牙切齿。“但是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却好命的生了个儿子。现在的封琛回去了,也不明白被那个狐媚“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却好命的生了个儿子。现在封琛回来了,也不知道被那个狐媚的女人失了什么法,还处处帮她说话,护着她。贱人!”。...

“这个贱女人,为什么这么好命!”

楼下客厅,封瑶还在位刚刚和陆蔓之间的正常咬牙切齿。

“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却好命的生了个儿子。现在封琛回来了,也不知道被那个狐媚的女人失了什么法,还处处帮她说话,护着她。贱人!”

封瑶越说越生气,连漂亮的脸蛋都扭曲狰狞了不少。

一直以来,林诗琪都是这种时候冒出来。

“小五你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

“二嫂,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你看她刚才,趾高气昂的样子,我,你还有妈,全都被她侮辱了。”

林诗琪低着头,声音柔柔地,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之前我还对大嫂尊敬有加,帮她说话。我觉得她的工作虽然不上档次,但还是个明事理的女人,所以才让她说说自己的苦衷。谁想到她的矛头也转向我了。”

有人跟她‘同病相怜’,封瑶更是对陆蔓妒心剧增,凭什么我们要被这个贱女人压一头,这个女人之前一直被她踩在脚下,现在竟然翻了身?

“二嫂,你放心,她神气不了多久。只要咱们一条心,让她滚是迟早的事儿!”

“我没什么想法。但是我觉得只要我们盯着她,迟早能找到出轨有力证据!”

封瑶点点头表示同意。就是到时候是假的,她也会把她变成真的。在她封瑶的地盘上,她一定是过得最好的。陆蔓想翻身,不可能!

林诗琪当然注意到了封瑶的状态,她露出了一抹诡笑,她要得就是这个效果。当初她嫁给封泽,就是为了钱,可谁想到生了个女儿,迫不得已和自家嫂子换了孩子,还总是被嫂子用这件事威胁。可她好歹是封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陆蔓那个女人,冥婚代孕,结果偏偏生了个儿子。林诗琪嫉妒陆蔓,可是碍于自己‘温柔贤淑’的样子,又没什么好的方法。不过直来直去没什么脑子的封瑶倒是给她提供了方便。知道封瑶也看不惯陆蔓,林诗琪就一直煽风点火。封瑶还就像个炮仗一点就着,成了她手里的最好用的枪。每次看着封瑶为了整陆蔓费尽心机,还有陆蔓狼狈的样子,她扭曲的心理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不,这次,她又成功了。

甫一坐上宽敞高大的车后排,兴奋地安安就一刻也停不下来。这摸摸那碰碰,好奇地不得了。要不是安全座椅挡着他,都能爬到前排去。

“爸爸,这是你的车啊!好大啊,安安从来没做过这么大的车呢!”

不小心碰到了车窗升降钮,安安被突然降下来的车窗吓了一跳,随即又高兴地自己玩了起来。

“哇哇哇,这个好好玩!他会自己动啊!”

看着前排被叫来充当司机的李彦,安安也充分发挥了不懂就问的长处。

“叔叔,你是谁啊?”

“我是你爸爸的助理。”

助理?又是一个新词汇,安安本来还想继续追问,就被陆蔓拦了下来。

“安安做好,不要乱动了。下车再说好么?”

安安很听话,果然乖乖坐好了。

这时陆蔓的电话铃声突然想起,竟是孙可。她还没去找人算账,这家伙还来找上她了?陆蔓看着上面的名字,抿着唇,没接也没挂断,就让它一直响着,知道对方拨过来第三遍她才接起。

“喂,有事儿么?”

孙可一听陆蔓漫不经心的语气就气不打一处来,惹了这么大的祸,她还能像没事人似的。

“陆蔓,我限你半个小时赶到公司!立刻,马上!”

陆蔓才不管他,她慢悠悠地回答。

“对不起,没时间。我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我还不知道你,糊成这样,你能有什么事儿?再说,我是你的经纪人,你有别的安排我怎么不知道?”

经纪人?陆蔓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我看你是皮条客还差不多吧?表面光鲜亮丽像个人,私下里肮脏丑恶做着见不得人的生意。我还说为什么当初你会那么热情的接手我的工作。经过这件事儿我知道了,原来这一切早就是你已经计划好了的。”

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孙可早就练就了厚如城墙的脸皮,虽然陆蔓毫不留情,他没什么可怕的。

“陆蔓,既然你已经提到了许老板的事情,那我就直说了。你那一瓶子,让许老板缝了五针,人家想告你故意伤害,是我给你拦了下来。不过人家是有条件的,只要你陪许老板一晚,这事儿就不追究了,怎么样?”

“你休想!”陆蔓狠狠地回应他。

“我们可以商量商量。”

“这事儿没得商量,孙可,你也适可而止吧,别到时候引火烧身,玩火烧到了自己。”

电话那头传来了孙可奸细的笑声。

“我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你看我这么多年不也没什么事儿吗?陆蔓,我告诉你,我孙可也不是白混的。坦白说,这个圈子你要是处在底层,就是这样,你想出名,就别想着独善其身,那样没出路。”

“你还有事儿么?没事儿我就挂了。”陆蔓才不想理会他那些歪理,就算有用,她也绝不会那么做。

“陆蔓!你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你知道这次你给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许老板这个大财主你要是给得罪透了,你也别想在这圈里混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孙可开始气急败坏起来,语气中带着急躁。

以为这样就能吓住她么?她可不是吓大的。陆蔓毫不示弱。

“在你这样的经纪人手下,我本身也没有什么未来。我要解约!”

愣了一下,孙可没想到陆蔓会直接提出解约,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解约?行啊,你要知道,你当初签的合同是五年,现在还没到期,单方面选择解约需要赔付违约金的,你拿的出来么?”

“多少钱?”

“三百万。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卖了你都拿不到这么多钱吧?哈哈哈哈哈!”孙可以为胜券在握,洋洋得意。

陆蔓非常淡定,“哦”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三百万就想难倒她?也太小看她了。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陆蔓的&“我不

    被那片红色刺痛,先前那股莫名的悲愤再次涌上陆蔓的心头:“我不过是用了冰箱里的东西给安安做些吃的,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 &事被人

    陈年往事被人这么当众抖出来,封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你懂什么?!我那是好心好意帮她试一试她老公对她的感情是否忠贞!”

  • 。”已&哭泣的

    “安安也大开眼界了。”已经停止哭泣的安安在旁边奶声奶气的学了一声。

  • 坐在床&边看着

    奶团子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她,小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

  • 雪白,&喜欢,

    花卷是封瑶养的一只宠物猫,浑身雪白,特讨人喜欢,因此被宝贝的不得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