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好,这啊美酒配美人。那就陆小姐真的是喝不了酒,那就算了。我们赶快谈一谈工作的事情。”说着又坐得离陆蔓近了一点儿,基本上要贴在她身上。“是这样的,下面我但是“是这样的,接下来我还是想先邀请陆小姐拍摄一支广告……”。...

“好好好,这真是美酒配美人。既然陆小姐实在是喝不了酒,那就算了。我们赶紧谈一谈工作的事情。”说着又坐得离陆蔓近了一点,几乎要贴在她身上。

“是这样的,接下来我还是想先邀请陆小姐拍摄一支广告……”

陆蔓努力专注于工作的内容,可是肩膀上多出的大手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不得已动了动,想要避开那个许老板,对方却变本加厉。不光揽上了她的腰,眼看着那张油腻的大脸越来越近。

“许老板,请您放尊重一点!”陆蔓‘豁’得站起身,还打翻了许老板的酒杯,弄了他一身的酒。

许老板愣了,倒是旁边的孟老板先反应过来,

“你这个女人真不识抬举啊!你算什么东西啊!”

孙可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对不起,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许老板,我让她给你道歉。陆蔓,赶紧道歉!”

许老板狼狈极了,又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刚刚的和颜悦色马上变成了吹胡子瞪眼。

“你个贱人!装什么清高啊,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女明星,感驳老子的面子!要不是我给你脸,你连拍广告的机会都没有。做什么人办什么事儿,陪我喝酒还是高抬你了!人说贱婊无情,戏子无义。我看你是当了贱婊还想立牌坊,做个戏子想登天啊!”

下一秒,破碎的酒瓶声就伴上了许老板的一声惨叫和头上裂开的口子。

陆蔓手里握着另外半个瓶子:“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孙可,我虽然没名气,但是我也不是陪酒女。没有下次,你别想再忽悠我,不然我就报警!”

慌乱之间,没人顾得上她。

陆蔓趁机走出包厢。

因为这样的原因被人开了脑袋,那位许老板应该不至于大肆声张,她得赶快离开这儿。

另外,陆蔓已经开始觉得身体变得不对劲儿,胸口有点憋得喘不过气,意识也有些不清醒。看来是喝得那两杯酒有问题,难怪刚才许老板并没有灌她酒。

“你没事儿吧?”昏沉地脑袋让陆蔓一下子没法分辨身边的人到底是谁,扶着她的手臂用了些劲,领着她向前走。

“你是喝醉了吧?我先扶你去休息。”

以为是碰上了好心人,再加上实在是难受得紧,陆蔓也就放松了一点警惕,她微微靠着对方:“谢谢你啊!我不用休息,麻烦你把我扶到门口,帮我打个车,我自己回家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你一个人,这么晚了,太危险了。”

“没关系的,我能照顾好我自己,麻烦你了。”

“那好吧,我扶你。”

陆蔓地眼前有些模糊,但是去门口应该音乐声很大才对,她听着越来越安静的声音察觉了事情不对劲,这个人是在把自己又往更里层的包间带。

她晃了晃脑袋,稳了一下心神:“你要带我去哪儿?你到底是谁?”

“我扶你到门口啊。”

陆蔓停了下来,她确定面前的红衣女子她不认识:“不对,这不是去门口的路,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女人还在狡辩:“没有啊,嗯……我只是比较熟悉这里,我带你从后门走比较安全,人也比较少。”

女人的含糊其辞让陆蔓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她开始挣扎起来:“你放开我!”

这时巡逻的保安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两位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么?”

陆蔓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她朝着保安大声说:“我不认识她,帮帮我!”

保安有些疑惑,女人倒是摆摆手,

“没事儿,这是我朋友,你看她喝多了,不认识我了,胡言乱语罢了。我带她去房间醒醒酒就好了。”

酒吧里常有这样喝醉的情况,保安也没多想,转身就离开了。

女人赶紧捂住陆蔓的嘴,紧走两步,敲响了眼前的房门。

是个男的打开了门。

把陆蔓推给男人,红衣女子满脸堆笑:“林老板,这是今天给您安排的人。她有点醉了,不过成色是顶好的,您别介意。这样也能让您今天多点乐趣。”

林老板看了看陆蔓,审视了一番,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林老板,我就先走了,您玩得高兴。”

其实陆蔓一进酒吧,封瑶就看见了她。

到这儿来能有什么事儿,肯定是过来陪酒卖笑呗!

这个贱女人真是不知羞耻,做了封家的媳妇儿,还出去抛头露面,现在甚至来陪酒,封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看着从房间出来走路摇摇晃晃的陆蔓,简直是天赐良机。

封瑶让本来要去陪那个变态林老板的小明星把陆蔓送了进去,还拍了照。

封瑶看着手机上男人把陆蔓扶进房间的照片,笑出了声。

旁边的人看她心情不错跟着应和:“那个林老板真的挺变态的,他喜欢用各种道具。”

“我听说进了他屋的女人,好多都被折磨得受不了,带着一身伤出来。怎么样,封小姐,这回肯定能帮您出一口恶气吧?”

“就是,这个贱女人罪有应得,谁让她平时总是对封小姐不敬呢?”

封瑶是越听越开心。

“就这女人,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进了我们封家门就得学我们封家的规矩。仗着给我们家生了个孙子,就趾高气昂,谁都不放在眼里。赖在封家白吃白喝,还不老实。封琛回来了,更是有了保护伞给她撑腰。以前给她的教训她不长记性,还贼心不死。这次我手里有了她陪酒的证据,看我怎么收拾她。我要让她滚出封家!”

“没错,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待在封家。没皮没脸的,原来工作的时候接触过她,也没什么能力,不过是有点哄男人的姿色罢了。封小姐,这次你一定能顺利地把她赶出家门。”

封瑶的脸上浮现了计谋得逞的笑容,陆蔓,你死定了。

我就不信封琛还能戴下这顶绿帽!?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针扎似&的刺痛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陆蔓只觉得脑子里如被人拿针扎似的刺痛。

  • 在气头&快来人

    这无疑更加刺激了正在气头上的封瑶:“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人呢,快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俩贱货!”

  • 有些本&外陌生

    有些本该属于她的,偏又格外陌生的记忆散乱在脑中,杂乱无序、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 痛,先&前那股

    被那片红色刺痛,先前那股莫名的悲愤再次涌上陆蔓的心头:“我不过是用了冰箱里的东西给安安做些吃的,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 丢了封&地上,

    陆蔓重进娱乐圈的事惹怒了封家人,说她丢了封家的脸面。陆蔓不过辩解几句就被保镖压着跪在地上,被封瑶打了十几个耳光。

  • 别走,&外面有

    闻言,安安惊恐的抓住她的衣角:“妈妈别走,外面有坏人。”

  • 别怕,&妈妈没

    陆蔓这才回过神来,将吓惨了的孩子抱在怀中:“安安别怕,妈妈没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