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那两万块钱我更本就不在意,咱千万别去找王天的事了。”田良依旧怕罗秀在自己离开了之后去找王天的事,可谁让自己说了个弥天大谎。“行,娘不去。”罗秀眉头一皱,随即说田良依旧担心罗秀在自己离开之后去找王天的事,可谁让自己说了个弥天大谎。。...

“娘,那三万块钱我根本就不在乎,咱别去找王天的事了。”

田良依旧担心罗秀在自己离开之后去找王天的事,可谁让自己说了个弥天大谎。

“行,娘不去。”罗秀眉头一皱,随后说道:“这次回来,打算待几天?”

“马上就走了,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弄呢。”

田良一脸便秘,此刻他恨不得立刻离开。

听到田良马上就走,罗秀眼中划过一抹黯然。

天底下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多陪陪自己。

奈何人间残酷,强留身边靠谁来养?

罗秀自问没有本事养田良一辈子,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儿子大了,留也留不住。”

“娘,我们马上就会回来的。”

田良笑着说道。

罗秀微微一笑,心里得到了些许的慰藉。

吃了顿晚饭,罗秀依依不舍的送走了田良、娇婷婷二人,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一路小跑向南山奔去。

夜深人静,南山这片荒山野岭几乎没人,罗秀也是瞅准没人,才敢往这个地方来。

“乖乖,这是生菜吗?一个个绿的通透,他王天是靠啥养的。”

一到南山,罗秀便被大片大片的生菜惊住了,种了一辈子菜,从来没见过如此诱人的生菜。

“我管你是什么种的,敢欺负我儿子,得罪我罗秀,不给你点教训还真当我罗秀吃素的!”

罗秀眼中一狠,穿着鞋踩在一颗颗生菜上,嘎嘣脆的声音从脚下不断传来,任谁听了都会感觉爽。

第二天清晨,王天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小天,小天,坏了,全坏了!”

王天打开门,便看到乔莹火急火燎的站在自己面前。

“什么坏了?嫂子你慢慢说。”

王天一脸平静。

“你种的生菜,全然人毁了,我今天一去南山,漫山遍野的碎菜,上面还有脚印!”

乔莹连忙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王天瞬间不淡定了,嘴角猛抽。

菜。

全毁了?!

王天来不及思考,快速的向南山奔去,到地方一看,果不其然,大片大片的菜全被毁了。

噗通!

王天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中涌上一抹愤怒。

“这谁干的?!”

王天冷声发问,语气仿佛要杀人一般。

姗姗来迟的乔莹不知道王天的发问,在一旁关心的说道:“小天,要不报警吧。”

“就算判他十年,都难解我心头之恨,我要亲手找到这个人!”

王天望着生菜田,心头在滴血,他发誓,一定要把罪魁祸首找出来。

这里的生菜少说有四十亩,四十亩的生菜,拿出去卖最少能卖二十万,一夜之间,让王天血本无归。

由于不知道是谁做的,乔莹便跑到村委会用大喇叭将所有人都找了过来。

村民们知道王天的菜园被人毁了之后,一个个敬而远之,生怕惹上事端。

“我昨天看到刘大壮好像出现在村子里了。”

罗秀也在其中,不过却是刻意压低嗓音说了一句,让人根本不知道是谁说的。

“刘大壮?”王天脸色一黑,“这个王八蛋!”

王天压根没往罗秀身上去想,在他看来昨天警局的教育,已经让她看清了自己儿子的肮脏行为。

“小天,你去哪。”乔莹见王天要离开,连忙问道。

“找刘大壮!”

王天脸色很不好,撂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一帮村民也一哄而散。

罗秀看着王天离去的背影,咯咯的笑了起来。

到了江城,王天给韩雨瑶打了个电话,询问到了虎爷的根据地,打了辆车孤身一人向风月夜总会进发。

“池小虎,滚出来!”王天站在风月夜总会的大厅爆喝一声,颇有一股领兵将军的威风。

“大清早就来找事,我看你是想……”

张彪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脸的怒气在看到王天之后,后半句话当场噎进肚子。

“你特么怎么来了?”张彪一脸不爽,自从上次得知王天是刘振东认的侄子之后,池小虎亲自下令对王天敬而远之,可没想到不去惹他,他还自己送死。

“叫池小虎出来,不然今天我砸了你们风月夜总会!”王天冷冷的说道,此刻的他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顶,若是找不到刘大壮,王天怕是真的说到做到。

“喂,你他妈太嚣张了,池小虎的名字也是你叫的?还他妈砸了风月夜总会,你试试!”

张彪也不认怂,上次被王天一拳打昏,到现在都还郁闷。

“试试就试试!”王天这下彻底被激怒了,抓起一个花盆一旁的吧台狠摔。

“妈的,你真不要命了,这他妈是虎爷的地盘,刘振东来了都不好使!”

张彪扭了扭脖子,冲上去准备揍王天。

“彪子,等等。”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叫住了张彪。

“虎爷。”张彪恭敬的喊了一声,便退到一边。

“说吧,你来我这里什么事?”池小虎也是一脸郁闷,更多的还是不耐烦,要不是刘振东,单凭王天一个人到他的地盘闹事,都已经死三回了。

“刘大壮现在在哪?”

王天淡淡的说道。

“刘大壮是谁?”池小虎眉头一皱,看向一旁的张彪。

“虎爷,刘大壮是赵库的小弟,我这就把他喊过来。”张彪说完,便打电话叫人。

“王天,我不知道你找刘大壮什么事,但是在他来之前我希望你给我个面子,不然刘局就算来了,我也会杀了你!”池小虎的眼中露出一丝狠戾。

王天闻言,冷哼一声,便坐到一旁的沙发等了起来。

不到一会的时间,刘大壮便走了进来,跟着一起的还有赵库,王涛二人。

王天一看到刘大壮,怒火蹭的一下窜了上来,一个饿虎扑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刘大壮压在身下,双手死死的掐着刘大壮的脖子。

“说,你为什么毁我菜园!”

“唔唔……”刘大壮被掐的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

“王天,你你松手,再掐下去要死人了。”王涛和赵库连忙上来拉走王天。

刘大壮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满脸痛苦的说道:“什么菜园,我离开靠山村啥时候回去过。”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烁不已&。

    就在王天以为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时,忽然,一抹金色光团在河中闪烁不已。

  • 秦香芸&下来。

    见王天睁开了双眼,秦香芸的人工呼吸只进行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 王天整&将他浑

    顿时,王天整个身体被金色光团包裹,一股热流将他浑身包裹住。

  • 奇间,&撞在那

    王天好奇间,直接被激流冲了过去,刚好撞在那抹金色光团上。

  • ,你终&,要是

    “太好了小天,你终于醒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芸姨得内疚一辈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