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瑶,这一早上你干嘛去了?”电话那头传来韩老的声音。一听见这个声音,王天放佛看见了自己被活扒皮的场景,吓得急忙躲到一旁。韩雨瑶白了王天几眼,“爷爷,我前天早上一听到这个声音,王天仿佛看到了自己被活扒皮的场景,吓得连忙躲到一旁。。...

“雨瑶,这一晚上你干嘛去了?”

电话那头传来韩老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王天仿佛看到了自己被活扒皮的场景,吓得连忙躲到一旁。

韩雨瑶白了王天一眼,“爷爷,我昨天晚上参加刘振东的局,还有王天……”

韩雨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刻意说了数遍王天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

“你这丫头…哎,回来吧。”

韩老唉声叹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韩雨瑶不由得柳眉一皱。

什么情况?

爷爷怎么有种错过一个亿的感觉。

“你爷爷不会活剥了我?”

韩雨瑶挂了电话王天便迫不及待的说道。

“不会,不过要是你真的对我做了什么,我爷爷或许会。”韩雨瑶白了王天一眼,便离开了宾馆。

看着瘟神离去,王天心里松了口气。

“刚才应该就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

旋即王天也不墨迹,立刻坐上了回靠山村的车。

“这什么破地啊,连车都开不进来。”

王天下车没多久,便听到一声嫌弃的声音。

靠山村是王天的家,有人嫌弃自己家,王天怎么能忍,当即追了上去。

追上去之后眼前的人令王天眼前一亮。

“田良,你回来了。”此人是王天的发小,“这位是?”王天注意到田良身边跟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只是脸上满是嫌恶。

“王天?”田良看到王天没有半点激动,反而有一丝反感,“她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走开别耽误我事。”

“田良…”王天有些措不及防,小时候就属他跟自己玩的最好了。

“你聋了是吗?非得让我说我不认识你是吗?赶紧滚,看着就糟心!”田良再次说道,这次反感的不加掩饰。

“田良,他是谁啊,你朋友?”美女看了眼王天,不屑的翻个白眼。

“娇婷婷,怎么会,我朋友里面怎么会有土鳖。”田良连忙陪笑着说道。

这一出看的王天一愣一愣的。

“不认识就赶紧走,我一点都不想在这穷到掉渣的地方待下去,要不是见你妈,我才不跟你来这。”

娇婷婷眉头一皱,催促着田良。

“咱们就待一会,一会就走,我也不想待在这全是土鳖的地方。”田良随声附和道。

王天一时忍无可忍,当着自己的面说生他养他的土地不好,去城里这几年,德行坏的透顶!

“田良,你有没有点良知?亏你名字里还有良字,靠山村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就这么诋毁?”

“还有,你祖辈都是在靠山村这里出生,你对自己祖辈不敬,你还可有孝心?!”

听着这句句穿心的话语,田良愤怒不已,尤其是听到祖辈都在靠山村,整张脸扭曲起来。

“王天,你他吗有完没完?这破地方我呆够了,我特么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靠山村?呸……”田良一口唾沫直接吐到地上,“趁我还没动手打你之前赶紧给我滚!”

“大不孝,你对得起你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

王天不依不饶,田良变得如此堕落,他愤怒。

“我他妈……”田良怒喝一声,抬起拳头向王天轰去。

王天见状连躲都懒得躲,直接一脚踹出,只听咚的一声闷响,田良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吐着苦水,整张脸因为疼痛扭曲在了一起。

“啊……杀人了…”

娇婷婷哪里见过这场面,吓得直呼杀人,尖锐的声音,一下子引来了靠山村村民的围观。

“这不是田家那小子吗?”

“那个女的好像好事田娃他对象,长得真水灵。”

“这场面好像不妙,田娃怎么跪在地上,小天怎么也在?”

一些眼尖的村民立刻发现了不对,回到村子几乎把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叫了出来。

“小天,这怎么回事?”

王铁柱首当其冲,询问王天。

田良的母亲罗秀看到自己的儿子,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一把抱住田良。

“儿啊,你怎么了。”

王天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田良,田良之事让他难以启齿,“让他自己说!这个丢人的玩意!”

王铁柱等一众村民的目光射向田良。

“儿,有事你直说,受欺负了娘给你做主!”罗秀心疼的看着田良,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打转。

田良见状哽咽一声,哭着说道:“我在城里赚了钱回来孝敬母亲,哪成想遇到王天,看不惯我过得好,问我要钱我不给,上来就要打我。”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俱是一惊,满脸的不敢置信。

“王天,田良说的是真的?”王铁柱也不相信。

“啧啧啧,平日里挺善良的一个小伙子,没想到背地里这么肮脏。”

“我说他怎么突然那么多钱,合着是抢来的啊。”

“王天跟刘大壮有什么区别,一帮乌合之众,净给我们靠山村丢脸!”

一帮村民率先不淡定了,矛头纷纷指向王天。

“王天,你瞅瞅你干的还是人事吗?我这就报警抓你!”罗秀气急攻心,摸出手机准备报警。

乔莹站在人群中间担心的看着王天,想帮他说话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着急。

“简直是一派胡言!”王天雷霆大怒,想不到田良会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随后王天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位,朗声道:“我一进村就听到田良诋毁靠山村,说靠山村的人是土鳖,我说他不能忘本,他却动手打我,结果就是打不过我。”

“你胡说,我的儿我不知道?从小就孝顺父母,怎么可能会做出你说的事。”罗秀像个泼妇骂街吼道。

“是啊,田良从小孝顺父母,做不出来这种道德败坏的事。”

“我看着田良长大,肯定做不出来。”

一帮村民也纷纷站到田良那边,毕竟王天这一阵突然发财让靠山村每一位村民都很怀疑。

“你们……”王天也有点不敢置信,局势竟然会落到田良那边。

“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了吗?”王天淡淡的说道。

“我相信。”乔莹率先站了出来。

“我也相信。”王寡妇,陈寡妇也跟着站了出来。

这不站还好,一出来瞬间成了全村人集火的目标。

“真是蛇鼠一窝!”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衣服被&穿着一

    这时的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被河水冲走了,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