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包房,一行人坐落下来,一行人仿佛商量好一般,明明还有许多空位,偏偏把韩雨瑶和王天安排在了一起。一时间王天脸上写满了尴尬,他已经认定,这群人一定误会了自己。“小天,我们哥几...

到了包房,一行人坐落下来,一行人仿佛商量好一般,明明还有许多空位,偏偏把韩雨瑶和王天安排在了一起。

一时间王天脸上写满了尴尬,他已经认定,这群人一定误会了自己。

“小天,我们哥几个在江城这边都能说得上话,以后在遇到这种事,直接给我们打电话就行。”

刘振东率先说道。

说的上话?

王天悄咪咪的打量了一眼众人,哪一个不是一方大佬的面孔,不止说得上话那么简单,恐怕整个江城都在这些人的掌控之下。

“刘局,这次还要多谢你了,我还给你们带了些见面礼。”

说着,王天从口袋中摸出准备好的增阳药丸。

刘振东一行人看到增阳药丸,一个个像狼看到落单的羔羊,眼睛放光。

“小天,你还跟我客气啥,以后叫我刘叔就行。”刘振东收下药丸,并一人分了一颗。

“老刘说得对,以后我们就拿你当侄子看待了,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接过药丸的人脸上高兴地不得了,见刘振东想拉关系,一个个不甘示弱的拉了起来。

这般举动让王天受宠若惊,连忙说道:“不嫌弃,不嫌弃,只要您们不嫌弃我就好。”

“咦,这是什么,能给我一颗吗?”韩雨瑶见刘振东等人拿到药丸之后一个个脸上写满了高兴两个字,不由得起了兴趣。

“这东西你不能吃,这是只有男人才能拥有的宝贝。”刘振东半开玩笑的说道。

“什么男人才能拥有的宝贝,我怎么听不懂呢?”

单纯的韩雨瑶根本没往玮哥,淳药那方面想,心底已经开始渴望起来。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送给你,现在我一颗都没了。”王天笑着说道。

刘振东一听,顿时不高兴了,“小天,可不能给雨瑶,她爷爷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行!”

“啊?!”王天一阵心悸,还好身上一颗都没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韩雨瑶这下更加的一头雾水,水灵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小天,你给雨瑶一颗也没事,反正你俩也是早晚的事。”王自健忽然站了出来,随后眼光一撇,看着王林幽幽的说道:“就是某些人的儿子可要干着急了。”

“王自健,这事你拿出来干嘛,我那废物儿子,比得上王天?”王林拍桌起身。

听到这,韩雨瑶这才知道药丸是什么,尤其是王自健说完之后,韩雨瑶俏脸不禁一红,看都不敢看王天。

一时间,韩雨瑶想起晌午时王天走后爷爷说的话。

……

“你觉得王天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韩雨瑶一头雾水。

“如果我想让你跟王天在一起,你愿意吗?”

“我当然…不知道,我对他不是喜欢又像是喜欢。”

“相信爷爷的话,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从品行上来看,也绝对不会辜负你。”

一时间,韩雨瑶的俏脸更加红润,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他哪里不普通?

品行倒是不坏,甚至还有些小帅,打扮一下绝对更帅。

虽然这么想,但韩雨瑶没有半点动心的意思。

饭局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刘振东几人喝的醉呼呼的,王天也喝了不少,走路东倒西歪。

而韩雨瑶,直接醉了过去,场中搀扶韩雨瑶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王天身上。

怀里抱着倾国倾城的美人,王天怎能不心动,小腹早就燃起了一团火焰。

一想到王自健的话,王天冷静了下来,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小天,这么晚了就别回靠山村了,我给你开间房好好休息一下。”

刘振东提议道。

王天想了想,“行,大晚上回去,确实有些不安全。”

王天说完就后悔了,到了宾馆,刘振东只开了一间房就走了,王天想要他再开一间,却以只有一张证为由拒绝了。

看着只有一张床的房间,王天陷入了沉思。

“韩雨瑶,你醒醒,我送你回去。”

王天拍了拍韩雨瑶的脸蛋,试图喊醒他。

结果显而易见,躺在床上的韩雨瑶理都不理王天一下,反而把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王天虽然醉,但是意识还在,为了自己不被扒皮抽筋,王天只好趴着桌子睡了起来。

半夜,王天感觉到一股力量把自己向后拖,在之后酒劲冲顶,彻底没了意识。

“啊!!!”

次日,王天直接被一道晴天霹雳般的惨叫吵醒,他睁开惺忪的眸子看了眼,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你怎么在这。”王天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韩雨瑶。

韩雨瑶也茫然无措,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做完一定跟这个家伙睡在一起。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韩雨瑶警惕的看着王天,丝毫没有昨天那般活泼可爱。

王天苦笑几声,心底那叫一个冤啊,自己昨晚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说,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韩雨瑶再次问道,这次显得几分严肃。

“能干什么?你看看咱俩身上衣服都没脱,还能干啥?”王天苦笑一声。

韩雨瑶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确实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但依旧戒备十足。

“万一,你脱了我衣服做完又给我穿上了呢?”

“我……”王天一阵无语,这妮子还真是傻白甜,“我说没做就是没做,我要回去了。”

说完,王天便准备离开。

“你回来!”韩雨瑶轻喊一声。

“又有什么事?”王天有些不耐烦。

“我一晚上回去,我爷爷一定担心的要死,要是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一定会活剥了你。”

王天:“……”

王天有苦说不出,横竖都是死,死之前破了自己初哥之身也不枉这一遭人间行!

想到这,王天脸色一变,缓缓地向韩雨瑶靠去。

“你要干嘛!”韩雨瑶慌了,连连向后退去。

“我怎么样都是死,还不如死之前潇洒一下!”王天淡淡的说道。

“走开啊!”这下,韩雨瑶确信了王天没有趁自己神志不清对自己动手的实事,可眼下让韩雨瑶更后悔。

忽然,手机的响动,让王天停了下来。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秦香芸&在了怀

    秦香芸一把将王天抱在了怀中,却浑然忘了她此刻只穿着一件内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