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时间内经历过如此多的事情,是王天都难以消化吸收,更让他恼火的是,经过这么一闹,居然也没一个人接着来买菜。望着满满地一车的生菜无人问津,王天心头都在滴血。“想什么呢?”看着满满一车的生菜无人问津,王天心头都在滴血。。...

短时间内经历如此多的事情,就是王天都无法消化,更让他郁闷的是,经过这么一闹,竟然没有一个人再来买菜。

看着满满一车的生菜无人问津,王天心头都在滴血。

“想什么呢?”

韩雨瑶走到王天身边,俏皮的问道。

“本来打算一天把这些生菜卖完的,经过这么一闹,得两天才能卖完。”

王天叹了口气,因为到了明天,还有好几亩的生菜要卖。

“小事。”韩雨薇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些生菜一共多少斤,我都买了。”

“啊?!”王天吓了一大跳,全买了,没有三万也差不多了,况且这么多生菜,韩雨瑶半年都吃不完。

“你别哄我开心了,这么多生菜,你们一家吃半年都吃不完,放都放坏了。”

韩雨薇的心王天领了,可他做不出坑害朋友的事情,尤其对方还是个深不可测的韩家。

“这样的话,我也帮你一起卖吧。”韩雨瑶不放弃的说道。

“只要不耽误你的时间就行。”这个结果,让王天可以接受。

“我今天一天都是时间。”韩雨瑶大大咧咧的说道。

这时,刘振东叫来警员解决了光头佬一行人和虎爷之后,陪笑着走了过来。

“小天,我能买点生菜吗?”

“能。”王天眼前一亮,问道:“要多少?”

“来个一千斤的吧。”刘振东想了想,道。

“吃的完吗?”王天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哪怕刘振东不像韩雨瑶那般出手阔绰。

“我带回去发给下属,每日风里来雨里去的,犒劳一下。”

刘振东说着,便从口袋中摸出万元现金。

听到刘振东并不是为了施舍而买,王天爽快的为刘振东装了一千斤,甚至还多出不少。

好几大兜的生菜,让王天忙活了好一会,卡车的车斗也瞬间空了一半。

“韩小姐,我就不陪您了。”刘振东说完,便坐上警车扬长而去。

好像是有了刘振东的带头,一时间又有不少人来买生菜。

晌午不到,满满一车的生菜,就变得寥寥无几,王天的口袋也变得鼓囊囊的。

“没了吧?”韩雨瑶笑嘻嘻的看着满头大汗的王天。

王天在解决完最后一点之后,擦着汗说道:“没了,没想到这么顺利。”

“对了…”王天忽然感觉事情不对,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这么好心的帮我?”

“因为我爷爷想见你,顺带请你吃顿饭。”

“好,我去,韩老今天也帮了我不少忙。”王天满口答应下来,今天没有韩老在,自己的生菜绝对不会卖的顺利。

王天在临走之前,给了师傅几百元当做报酬,毕竟耽误了人家一天的时间,随后便跟着韩雨瑶前往韩家大院。

韩家所在的位置并不在江城中心,而是在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位置,不过也比靠山村繁华不知道多少倍。

在这里最大的一个院子前,赫然写着韩家金灿灿的大字。

一进入院子,一股浓郁药香和植物的芳香扑面而来,王天忍不住的深吸一口,疲惫的身心都放松了不少。

“好香。”

流连忘返的香味,让王天忍不住吸了好几口。

“这些都是爷爷的功劳,我韩家是中医世家,到了我爷爷这一辈,已经是第九代,这房子,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药香更是存在了好几百年,常年在这里生活,比外面的人更加长寿。”

听着韩雨瑶的讲解,王天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同时回想起那个吃了过期的五仁月饼的男子,心里更加佩服。

短短数秒,就解决了食物中毒的问题,就算是医院也要用很长时间。

韩家院子不大,但却种满了琳琅满目的植物,一个个的长势冲天,让王天错以为在仙境一般。

“小友,等了你好久,终于是把你等来了。”

就在王天快要无法自拔时,一道苍劲的声音传来,瞬间让他清醒。

王天目光严肃的看着老人,深深地弯下了腰,“韩老。”

“不必多礼,进来吧,我亲自下厨为你们做了一桌。”

韩老摆摆手,随后将二人领了进来。

进屋之后王天目光怔怔的看着桌子上一道道色泽鲜美的食物,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韩老在一旁满意的笑了笑,便坐在了上位。

王天和韩雨瑶也依次落座,尽管王天已经口水直流,但理智让他冷静了下来。

“韩老,不知您为何一定要见我?”王天将目光放到韩老身上,比起饭菜,更让他疑惑的是韩老的目的。

“目的嘛,说没有也没有。”韩老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就是有些好奇,你的生菜是怎么培育的,竟然有滋阴补阳的功效。”

“滋阴补阳?”王天也是一头雾水,他没发现自己的生菜还有这奇效。

就算不知道,也不能直接告诉韩老是金团搞的鬼吧。

“可能,我用的肥料,是不常见的。”

韩老见王天不愿透露,也就没了继续追问的念头。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王天一阵胡吃海塞之后,幸福的打了个饱嗝。

这一顿绝对是他出生以来,吃过最奢侈享受的一顿。

“小友,我需要大量你的生菜,来用作药引子。”

韩老这时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将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没问题,韩老,您对我有恩,需要多少我都给您送。”王天可不在意这些,有钱不赚是傻子。

“果真英雄出少年,小友的气魄,让韩某佩服。”韩老爽快的施了个抱拳礼,接着说道:“韩某在江城虽然名声不响,但也有几分薄面,以后再江城遇到麻烦,尽管找我便是。”

王天也不敢怠慢,连忙施了个抱拳礼,嘴角猛抽。

开什么玩笑,几分薄面?几分薄面能让刘振东低声下气的?

“谢过韩老,我一有生菜,一定会先给您送来。”

忽然,王天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刘振东打来的,便顺手按下了接听。

“小天,今晚就留在江城吧,我那哥几个想见见你。”刘振东豪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没问题。”王天摸着口袋中的几颗增阳药丸,满口答应。

“韩老,我还有事,就先不奉陪了。”王天说完,便遇要离开。

韩老看着王天离去的背影,眼底一闪,“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件干净&的衣服

    关上屋门,秦香芸给王天拿了条干毛巾,又找了件干净的衣服。

  • 涩的嘴&唇。

    风雨中,王天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心跳加速,喉咙滚动,王天舔了舔他那干涩的嘴唇。

  • 能任由&手抓在

    但此刻风雨剧烈,水流急速,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任由王天的手抓在她身上。

  • &领全村

    没有了男人,可以想象到靠山村的艰难,王天也是想着办法带领全村人致富,可惜效果微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