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寡妇站在一旁,醋意浓浓。村子里两百多号人,一大半都是寡妇,男人也不是老是小,干脆是不里看,唯一一个王天,但是个被人疯抢的宝贝嘎达,而如今传闻乔莹跟王天在一间房村子里一百多号人,一大半都是寡妇,男人不是老就是小,要么就是不中看,唯一一个王天,还是个被人哄抢的宝贝嘎达,如今传出乔莹跟王天在一间房的消息,怕是半个村子的寡妇都要伤心。。...

陈寡妇站在一旁,醋意浓浓。

村子里一百多号人,一大半都是寡妇,男人不是老就是小,要么就是不中看,唯一一个王天,还是个被人哄抢的宝贝嘎达,如今传出乔莹跟王天在一间房的消息,怕是半个村子的寡妇都要伤心。

“陈嫂,我们没做什么。”王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村子里所有人都误解了。

都还没吃到禁果,就被冠上这等头衔,以后还怎么找老婆?!

王天还想谈一场甜到牙疼的恋爱啊。

“我懂,都是过来人,放心,替你保密。”陈寡妇微微一笑,笑的王天毛骨悚然。

“对啊,不止陈嫂,我也给你保密,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会给你保密的。”王寡妇也凑了上来,掩嘴一笑。

“我...”

王天欲哭无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好了好了,我们真没什么,你们都误会了。”乔莹站出来解围,自己要是还不出现,王天的清白都毁到自己身上了。

“真的没什么?”陈寡妇和王寡妇眯着眼睛,很是怀疑。

“没有啦。”乔莹苦笑两声,你俩这是要干嘛,逼人成双成对?我愿意小天也不愿意。

要是真的能在一起,乔莹就是做梦,也能笑出声了。

“咳咳,那个嫂子们,如果你们没事的话,可不可以再帮我弄点野兰花,我四块钱一株收,只是对你们,其他人依旧两块钱一株。”

王天红着脸咳嗽了两声,打算跳过这个话题。

“好,没问题,嫂子这就给你叫人采集去。”

陈寡妇点了点头,便要去采集野兰花,王寡妇见识也追了上去,一时间只剩下乔莹和王天两人。

尴尬的场面,王天不知如何开口。

……

与此同时,江城市一家风月夜总会里。

“虎爷,我有好久没来看您了,最近身体还好吗?”

刘富贵熟练的从口袋中掏出一盒价值不菲的香烟,递到一中年男子手中。

中年男子接过香烟抽了一根,眯着眼睛看着刘富贵,“你小子肚子里就没憋好屁,这次又是什么事?”

“虎爷真神机妙算。”刘富贵尴尬的挠了挠头,“虎爷,这次帮我解决个人,这个人是靠山村的,叫王天,这是他的照片,就一个农民。”

虎爷接过刘富贵手中的照片扫了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

“哇,这个小哥哥好帅呀,只是可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王天的照片被虎爷怀里的露衣美女看在眼里,惋惜了一声。

“怎么?你喜欢,绑过来让你爽爽?”虎爷脸色有些阴沉。

“不要,人家只要你一个。”美女意识自己说错话,连忙打圆场。

“这还差不多,以后别再让我听到这种话!”虎爷冷哼一声,重重的在美女最软的肌肤上捏了一下,美女一下子受不了叫出了声,充满诱惑的声线,让刘富贵立马起了感觉。

“要是能跟这样的美女上一次床,多少钱都值啊。”刘富贵心想。

“这次你打算出多少钱?”虎爷将目光放到刘富贵身上。

“一万。”刘富贵配笑着说道。

“一万?”虎爷眉头一挑,“十万。”

“十万!”刘富贵一惊,“虎爷,十万也太多了吧,这就是个草根农民,这样吧,两万,最高了。”

虎爷把照片一甩,“爱找谁找谁去,别来耽误我的时间,彪子,送客。”

话音刚落,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便出现在刘富贵身后,强势的气势,压得刘富贵喘不过来气。

“别别别,我是诚心的,虎爷,这样,我给您八万。”

刘富贵一看那彪形大汉,紧张的腿都在颤抖。

“彪子,最近是帮规松了还是我的话不好使了?”

大汉一愣,伸手向刘富贵抓去。

“虎爷,十万,就十万。”

“这还差不多。”虎爷又点了一根烟,享受的抽了一口。

“虎爷,这张卡里是十万块钱,您动手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想亲眼看着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惨样。”

刘富贵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知道了,罗里吧嗦的。”虎爷很不耐烦下了逐客令。

离开夜总会,刘富贵站在街上死死的盯着王天的照片,“三番五次坏我好事,还抢了我的地,这次有虎爷出马,我要你死,你就不能活!”

当刘富贵听到王天已经拿到南山土地拥有权的时候,气的肺都炸了,这才不惜一切代价,找来虎头帮的虎爷出手。

这边,夜总会里,彪子凑到虎爷身边,“虎爷,一个农民,你要他这么多干什么?他经常给咱们送钱。”

“哼。”虎爷笑了笑,拿出一根烟递给彪子,“彪子,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还是什么都没学到,你看看刘富贵那一身伤,这个农民,不简单。”

彪子恍然大悟,忍不住给虎爷竖起了大拇指。

“看来,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去,吩咐兄弟们干活了,这次都给我机灵点,别掉了链子。”虎爷吩咐道,转头看向怀里的美女,“小娘们,你刚才可是让我很生气啊。”

“虎爷我知错了,人家好好服侍你。”

美女说完,也不管旁边的彪子有没有在看,卖力的服侍起了虎爷。

彪子见状,识趣的退了出去。

另一边,逃出王天家的刘大壮,一把鼻涕一把泪给赵库打着电话告状。

赵库一听又是王天,气的牙根痒痒,上次要不是他,自己就已经上了乔莹,这老娘们,越长越水灵,有味道。

“我还有事,你们的仇,我一定会报的。”赵库看到手机上有彪子发来的信息,立刻挂了电话。

时间一晃过去两天,两天的时间,王天又提炼出半瓶光合药剂,靠山村的村民也十分卖力,以席卷八荒之势清扫各个山头,为的就是寻找野兰花。

到了现在,野兰花几乎成了绝迹之物,王天见到这幅惨样,不得不动手亲自种植野兰花。

“有了光合药剂就是舒服,才三天不到,就已经长壮了,看样子在需要两天就成熟了。”

王天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绿油油的生菜,心里乐开了花,殊不知,一辆装满混混的面包车,正在向靠山村驶来。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天,拉&开了距

    看到王天的反应,秦香芸尴尬无比,急忙松开王天,拉开了距离。

  • 至于他&被冲走

    至于他被激流淹没后为啥没被冲走,照秦香芸所说,是他自己游到岸边的。

  • 地上,&了一声

    秦香芸也是脸色通红,“刚才我不小心将衣服给掉在了地上,这才喊了一声?”

  • &天只感

    说完秦香芸低着头不再说话,而王天只感觉浑身燥热,难受无比。

  • 子拉开&了。

    秦香芸则是将床上的一片帘子拉开,也进去擦拭身体换衣服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