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王天那小子哪来那么多钱,又是包地又是租人干活儿。”刘大壮愤愤不平,看不顺眼王天过得比自己好,特别是自小他就各方面比王天非常优秀。“他家也没什么不值钱的宝贝,该会刘大壮愤愤不平,看不惯王天过得比自己好,尤其是从小他就各方面比王天优秀。。...

“这两天王天那小子哪来那么多钱,又是包地又是租人干活。”

刘大壮愤愤不平,看不惯王天过得比自己好,尤其是从小他就各方面比王天优秀。

“他家也没什么值钱的宝贝,该不会做了什么犯法的事吧。”

一老汉眉宇间产生一丝凝重,对于王天为什么突然发财,他更关心王天有没有犯法。

“不管什么原因,这钱肯定来路不对,我今天晚上要调查他,涛子,跟我一起。”

刘大壮看着一名身材与他截然相反的年轻人。

“去就去,要是真做了违法的事情,就报警抓他,靠山村可不能让这种人污染了。”王涛也不知营养不良还是怎么回事,浑身瘦的皮包骨。

嘴上说着正义凌然的话,实则却是想让王天身败名裂。

刘大壮点了点头,小声嘀咕一句,“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好,村里的寡妇都向他靠拢。”

嫉妒使人眼红,刘大壮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

与此同时,南山的播种工作已经结束,四十公斤的种子全部播完,才用了七十亩的地。

王天赞叹一声,七十亩的生菜,在带动村子经济的长河中,显得多么卑微。

“无良奸商,让我买了几公斤的废种!”

王天也累了,半瓶光合药剂倒进地里,便直接打道回府,金团的消耗让他瘦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小天,看嫂子给你带什么来了。”

院中传来乔莹的声音,王天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

“这是,鸡汤?”

王天眼前一亮,看着香味扑鼻的鸡汤,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口水直流。

乔莹娇笑一声,“看把你馋的,全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谢谢嫂子。”王天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抓起一根鸡爪子就往嘴里赛去,酥软的鸡肉让王天忍不住赞叹出声。

“太好吃了。”

“你想吃,以后嫂子多给你做,家里养的鸡正好没地方处理。”乔莹笑眯眯的看着王天,眼里充满了溺爱。

王天一边埋头苦吃,一边疯狂点头,不得不说,乔莹做的鸡汤,味道一绝,不到一会的功夫王天就已经吃了一半。

累了一天的王天在吃饱喝足之后,精神开始逐渐萎靡,同时他也感觉到,身体里的金团好似在吸收鸡肉的能量一般。

“嫂子,谢谢你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又累又饿。”王天看着一桌子的鸡骨头,才发现乔莹一块都没动,红着脸挠了挠头。

“你这两天压力也大,嫂子也不饿。”乔莹笑了笑,表示不在乎,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向王天靠去。

四目交错,王天几乎可以听到乔莹的呼吸声。

房间一时间安静下来,一种暧昧的感觉在两人之间升起。

“嫂子……”

王天的脸红的通透,在这样下去,嘴巴都要碰到一起了。

“你嫌弃嫂子吗?”乔莹清澈的眼眸,眼巴巴的看着王天。

“嫌弃?怎么会呢。”王天咧嘴一笑,顺势闪到一边,他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乔莹面色绯红,看着面前的王天,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忽然开口道。

“小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由自主的被你吸引,我知道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配不上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离开你,今晚,能不能让我留下来。”

二十岁,并且阅过岛国动作大片的王天,一下就明白了乔莹的意思,这让他有些傻眼。

乔莹不到三十,身材在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好,那张俏脸更是水灵,即便是王天,平时也对乔莹抱着某种幻想,但是现在万万想不到乔莹竟然说出这种话。

“嫂子,这……这真的不行,兵哥那个时候对我最好了,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最终道德战胜了心中的欲望,王天奋力推开了乔莹。

乔莹的老公王兵,当时对王天可谓十分好,如今王兵去世,王天怎么都不会做这种对不起王兵的事情。

“你还是嫌弃嫂子。”乔莹听到王天的话,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泪花。

“怎么会……”王天看到乔莹马上要哭,顿时就着急了,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没事,我都懂,嫂子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你嫌弃也是正常,我这就走。”说着乔莹收拾东西就要离去。

一旁的王天顿时急了,一把将乔莹给拉住。

“嫂子,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吧,我每次想起兵哥满脸是血让我照顾你的场景,就让我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对不起。”

闻言,乔莹身体一颤,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东西转身离去。

看着乔莹的背影,王天无奈叹了口气,扑在床上,一阵倦意袭来,瞬间王天沉沉睡去。

刚出门,乔莹便看到大门外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谁在那?”乔莹喊了一声,那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出现在乔莹的视线中。

“乔莹,你怎么在王天家里?”

这几个人正是以刘大壮为首的村民,这次来本想看看王天有没有做犯法的事,没想到乔莹也在。

“看她脸红的样子,绝对是在偷男人!”

王涛一眼就发现了乔莹的怪异。

刘大壮一听,怒火蹭的一下涌了上来,指着乔莹喝道:“乔莹,你给脸不要脸是不?我老大赵库抬眼看上你,你竟然跟这个瘪三混到一起?”

“你等着,这件事我一定要让赵库知道,不但让赵库知道,还要让整个村子的人知道,你这个骚/货,你就给我等着吧!”

刘大壮咄咄逼人,说的乔莹攥紧拳头。

“赵库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你们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另外,今天我只是来给王天送鸡汤而已,你要是胡说八道,王天一定不会放过你!”

赵库和刘大壮以及王涛是村子里的无赖,都是乔莹最讨厌的人。

“笑死个人。”刘大壮顿时笑了起来,“他王天算个什么东西?我就在这里,他要是有本事的话,就给我滚出来?”

“就是,还有你跟王天没什么事,你干嘛这么紧张?”王涛也在一旁附和。

俩人一唱一和,让跟着刘大壮壮胆的几个男人也觉得里面有猫腻。

“你……”乔莹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两个人分明是强词夺理。

“你什么你,等着吧,明天整个村子的人都会知道你的德行,除非你现在就跟我老大好上,说不定我还能考虑一下不将这个事情说出去。”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直接被&撞在那

    王天好奇间,直接被激流冲了过去,刚好撞在那抹金色光团上。

  • &走了,

    这时的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被河水冲走了,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衣。

  • &淹没后

    至于他被激流淹没后为啥没被冲走,照秦香芸所说,是他自己游到岸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