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没别的毛病,是永远是都不明白后悔当初两个字怎么写。”萧尘说着,毫不客套的指了指门外的方向。黄兴,是酒店里资历最老的员工,他就这么被人开了,王云的心里自然而然好黄兴,是酒店里资历最老的员工,他就这么被人开了,王云的心里自然不好受,可是,看老板这么决绝,他连个求情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我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永远都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萧尘说完,毫不客气的指了指门外的方向。

黄兴,是酒店里资历最老的员工,他就这么被人开了,王云的心里自然不好受,可是,看老板这么决绝,他连个求情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黄兴走了,就像刚才被他赶走的萧尘一样。

“萧尘,我喜欢你这样的老板。”

李欣不说话,萧尘都差点忘了她这个人,从刚才下了出租车,她就一直没说话。

嗯,正好黄兴的职位缺人顶替,李欣很合适。

“李欣,从现在开始,你顶替黄兴的职位。”

在场的十几名高级员工脸上满是不乐意,萧尘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你们以为我开除黄兴,就是为了安排我朋友进来是吗?”

没人敢答应,但他们的眼神已经告诉萧尘,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很好,都是这么想的。”

“那好,我告诉你们,我开除黄兴的理由是,他狗眼看人。自以为是这个酒店的经理,就把自己当成天上的皇帝一样。”

“高高在上,嚣张狂妄,服务行业最重要的是什么?把顾客当上帝。”

“你们的黄经理怎么做的?你们比我清楚吧?”

不得不说,萧尘这段话说的很合理。

的确是这样,就连王云也不得不承认,萧尘说的很有道理。

“我在刚才,在这酒店门口停了一下。”

“按照酒店的条款,他应该礼貌的请我离开,而他呢?却告诉我这里不是什么动物都可以待的。”

“我就好奇一件事,我萧尘,长的很像是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吗?”

没有人敢回答。

萧尘刚刚开了一个酒店经理,现在人人自危,谁敢实话实说。

“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平等对待。”

“所以……要是被我发现你们不好好的为顾客服务的话,我不介意把整个酒店都洗一次牌。”

王云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这老板,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萧老板,您说的太对了。”

“黄兴这个人,我早就想开了,只不过他手里握着我们这里百分之七十的客源,我……”

“我知道,长痛不如短痛,长久以往,我们的酒店损失的就不止他手里的百分之七十了。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各自去工作吧。”

听到老板放话,众人如释重负。连忙开始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对了,只有李欣没动,她还在等萧尘放话,“萧大老板,你确定要我顶上黄兴的职位?”

“对,不过记住了,虽然我和你交情很好,但你要是不好好工作的话,我照样会把你换下去。”

李欣笑着点了点头,“我争取努力不让这里倒闭。”

这话一出口,萧尘还真没法放心了……他的心里渐渐的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嗯嗯,黄兴的助理过来一下!”

那个助理本来已经开始工作,听到萧尘的话,吓得一个哆嗦。

他不知道萧尘要干嘛?只好发抖着走到萧尘的旁边。

“你去带着李经理熟悉工作。”

还好还好,这个助理连连点头,带着李欣熟悉工作去了。

“萧老板,那您要检查我们这里的账本吗?”

萧尘摇了摇头,“我平时很忙,没空管这些。”

“另外,不要让我的其他朋友知道我是这里的老板,一切交给你,出了大事给我打电话。”

甩手掌柜?王云最喜欢这种老板,因为这样的老板只要你能挣到钱,人家根本不会管你其他事情。

“对了,把普通菜的价格调整一下。刚才看到价格的时候,我被惊到了。”

“一盘西红柿炒鸡蛋888?咱们鸡蛋是金鸡生下来的?”

“我明白了,可是降了价格不会显得我们这里低端吗?”

“放下我们的架子,生意才能好起来,咱们这六星级酒店平时只有社会名流会来吧?”

不说别的,就是萧尘的老婆都觉得这里的菜价太贵,不常来吃。

不得不说,萧尘说的很对,近来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差。因此,黄兴几乎掌握了酒店所有的贵宾,很多贵宾点名要黄兴安排一切。

整个酒店几乎被黄兴垄断了,而这一切的起因就是因为黄兴不断地把菜品的价格往上涨,搞得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来了。

想到这里,王云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老板,一切听你的。”

萧尘满意的看了王云一眼,他喜欢听话的人。

“好了,我这里还有事,你们好好工作。”

什么事呢?刚才在出租车上,慕容婉的父亲突然给他来了个电话,说要约他好好谈谈关于慕容婉的事情。

萧尘不知道慕容雄是什么意思,但他的语气很正式,显然,他是准备好好谈的。

因此,萧尘答应了他。

慕容雄今天破天荒的对萧尘和颜悦色的。

最近这几天发生了很多和萧尘有关的事情。这其中有不少事情让他很震惊。

首先,萧尘奇迹般的被一个酒店的经理当做贵客来对待,这之后,他被那个酒店背后的大老板徐震南敬若上宾。

然后……现在,金家完蛋了。把这一切连起来,只要慕容雄智商正常,就能明白这其中有什么事。

于是,他打了一个电话给萧尘,他要约萧尘好好的谈谈关于不要和慕容婉离婚的事情。

然而很快,他就改变了这种想法,因为萧尘是和一个白发飘飘的女郎一起进酒店的。

那个女人很漂亮,而且她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萧尘的胸口。

萧尘到了酒店一楼,才和那个女人作别,看他们告别时的举止,像极了他和张艳红年轻的时候。

这一刻,慕容雄下定了决心,一会儿要谈的事情,该改改了,“慕容叔叔,我来了。”

“哦,坐吧,慕容婉想和你离婚,是吗?”

“我不知道,婉婉这两天没提这件事,不过,我猜离婚只是时间问题了。”

慕容雄勉强点了点头,“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书评(281)

我要评论
  • 啊,你&是一流

    “小萧啊,你说说你长得又帅,这按摩的手法又是一流,怎么就愿意当上门女婿呢。”

  • 了眼黑&人发现

    “我眼里没有其他女人!”萧尘瞪了眼黑衣女子,“好了,你赶紧隐匿起来,别让人发现了。”

  • 暗疾怕&末点燃

    “我要是不来,你的暗疾怕是又要加重了。”萧尘将粉末点燃。

  • 有着起&死枭雄

    这个称号在国际世界有着起死回生之美誉,只因无数待死枭雄都从他手中活了过来。

  • &人,加

    “整个江云市想要娶慕总的人,加起来怕是能组成一个加强连!”

  • 毕竟咱&市第一

    “说来也是,毕竟咱们慕总好歹也是江云市第一女神,又是慕容集团的掌舵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