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尘与乔院长和李浩阳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这才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至于张艳红所说之事,他哪里会不明白?慕容婉不只是是他救回去的,但是他让鬼魅放到慕容家门口,顺道打电至于张艳红所说之事,他哪里会不知道?。...

萧尘与乔院长以及李浩阳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这才急急忙忙的离开。

至于张艳红所说之事,他哪里会不知道?

慕容婉不仅仅是他救回来的,还是他让鬼魅放在慕容家门口,顺便打电话让张艳红回去的。

并非是萧尘不愿送,只是杀李亚雄那一幕太过血腥,他并不想让慕容婉知道。

再加之他要潜伏起来,更不能让消息传出去,以免落在杀手组织耳中,打草惊蛇。

停下车,萧尘快步走向别墅。

“嗯?”萧尘目光看向一旁的别墅,眉头微蹙。

“这不是金少龙的车吗?”

他并未多想,走进大门。

果不其然,入眼的正是张艳红和金少龙。

此时两人相谈甚欢,有说有笑。

“金少啊,你放心,我今天肯定把这废物逐出家门,到时候能不能追到婉儿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张艳红笑眯眯的说着,浑然不在意一旁的慕容婉。

“好好好,那就多谢伯母……”金少龙话未说完,便听到门开的声音。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萧尘风尘仆仆而来。

“你怎么在这里?”萧尘冷声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张艳红看着萧尘,满脸怒火,“你不在家好好打扫卫生,整天跑到外面鬼混。”

“以至于婉儿被人带走,你都毫不知情。”

“萧尘,不是我说你,你实在太没用了!”

萧尘铁青着脸看着张艳红,他懒得和这泼妇理论,目光落在金少龙身上,带着寒意。

“萧尘啊,你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会在这里?”金少龙冷笑一声。

脸上得意之色更浓,“当然是我看到有人将婉儿绑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婉儿安全带回。”

“难不成还不能坐会儿?瞧瞧你,屁用没有。”

听到此话,萧尘险些气笑了。

他拍了拍手,“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了?”

“那是自然!”金少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一旁的慕容婉见状,不免觉得有些恶心。

“那你说说,你是在哪里救得我?”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明明是被李亚雄绑去了废弃工厂,而后被打晕。

至于为什么醒来就在家里,她也不知道。

“我,我……”金少龙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金少……金少当然是在你睡着的时候救了你了!”张艳红连忙开口。

“对对对。”金少龙也点了点头。

慕容婉冷冷的扫了眼两人,这两人的演技也太差了,撒谎也不想个好点的理由。

“婉儿,你管金少在哪里救的你干嘛,我们现在是要拷问萧尘,说不定就是他和别人里应外合,这才导致你被人带走。”张艳红喊道。

说着,她冷着脸看向萧尘,仿佛是在看待罪人般。

慕容婉没有说话,为什么会被李亚雄绑走,她心里清楚。

萧尘也不可能和李亚雄里应外合。

“是啊,婉儿,按照我看,萧尘一事无成也就罢了,他根本不爱你,只是为了慕容家的钱。”金少龙冷声说道。

“只有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你出事之后,也只有我陪在你身边。”

萧尘冷冷的看向金少龙,“我今天有事出去了。”

“一句有事,你就可以摆脱所有罪名?”张艳红双手叉腰,“萧尘,我实话告诉你,你今天必须要和婉儿离婚!”

“婉儿,你难不成真要和这种废物在一起一辈子?”金少龙也开口。

说着,他拿出一条项链,“我知道你今天受了惊吓,这是我特意送给你的,希望能带给你平安。”

萧尘没有理会张艳红,而是将目光落在慕容婉身上,深深地看着她。

慕容婉娇躯轻颤,她本以为萧尘有所改变,可事实上直到她出事之时,萧尘依旧在外面鬼混。

在她绝望之时,依旧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而到了此刻,萧尘也没有一个解释,只是说自己有事。

慕容婉今天本就受了惊吓,内心慌乱,本以为回来第一眼看到的会是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

哪里会想到,来的却是金少龙。

想到这里,慕容婉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不知为何,她的内心有些动摇了。

慕容婉的目光竟缓缓平静下来,有些事,有些人,的确是该放弃了。

看着慕容婉的目光,萧尘内心竟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慕容婉拿出一张银行卡,“你来慕容家不就是为了钱吗,这卡里是十万块,你拿着也够生活了。”

唰!

萧尘瞳孔骤缩,哪里不明白慕容婉什么意思。

这是想要赶他走!

张艳红和金少龙脸上笑容更甚,终于可以把这颗眼中钉给拔掉了!

萧尘的手指剧烈抖动了一下,他深吸口气,想要将事实说出,但却不能。

否则,一旦打草惊蛇,接下来将会更难面对杀手组织的袭击。

“今天爸的古玩公司出事了,我去帮忙,这才导致你被人抓走。”萧尘沉吟一声,“若你真想好了,我也没话说。”

“只是……慕容老爷子让我保护你,我会办好。”

说着,他拿出一个红木盒子,轻轻打开放在慕容婉面前。

里面,赫然是一条闪烁着璀璨光芒的项链。

这正是李浩阳送给他的。

“结婚这么久也没送过你东西,这算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哈哈哈……”金少龙猖獗大笑出声,“萧尘,你还真会撒谎啊,凭你的能力,能帮到伯父什么忙?”

“现在随便拿出一条地摊货,就想让婉儿回心转意?”

“嘿,还不知道他从哪里捡来的。”张艳红冷笑道。

慕容婉冷冷的瞪了眼金少龙,吓得他立马闭上了嘴。

目光看向项链,瞳孔微缩,心中掀起滔天波澜。

“这……这是爱恋之心!”

慕容婉也是一个女人,自然也会珠宝有所关心。

而爱恋之心这条项链,乃是李浩阳一年前便号称要打造出来的一条项链,关于真爱的项链,其意义和价值难以想象。

由浩阳珠宝亲自制定的爱恋之心,受到了无数人的关注,直到半个月前才发布出来成果照片。

而此刻,这条项链就摆在自己面前!

可以说,金少龙送的礼物,如同泥土里的臭虫,肮脏而又垃圾,根本没办法和萧尘的比较。

可怜这不识货的白痴,还说萧尘送的是地摊货。

“萧尘!”慕容婉突然喊住转身的萧尘。

与此同时,慕容雄的车,也停在了别墅门口。

书评(183)

我要评论
  • 蛋,你&萧尘。

    “小坏蛋,你放心,要是有陌生人靠近慕总,姐姐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李娇娇白了眼萧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