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如同九重天雷霆,一瞬间将金少龙劈的里焦外嫩。他愣在当即,一脸尬尴。金少龙妒火中烧,此刻恨严禁扒了萧尘的皮,抽了他的筋,以解心头之恨!这混账东西,这是断了他他愣在当场,满脸尴尬。。...

此话一出,犹如九天雷霆,瞬间将金少龙劈的里焦外嫩。

他愣在当场,满脸尴尬。

金少龙妒火中烧,此刻恨不得扒了萧尘的皮,抽了他的筋,以解心头之恨!

这混账东西,这是断了他和徐总认识的路!

“既然不认识,那就还请你出去!”徐总淡淡道。

话音虽平静,却有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我……”金少龙想说些什么,可当他看到徐总的目光之时,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灰溜溜的躲在角落里不敢开口。

“各位,今日一聚,以后可都是朋友了,我敬各位一杯!”徐总说着,一口将杯中酒喝完。

这句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倒没什么,可从徐总口中说出,那就大不一样。

能当徐总的朋友,再怎样都有些分量。

“哪里哪里,能和徐总一见,是我们的荣幸!”慕容雄哪里敢托大,连忙喝酒。

徐总笑了笑,只见他拍了拍手。

顿时,门口有三个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进。

“听闻慕容兄喜欢喝茶,我特意准备了些龙井,不知可否满意?”

红布拉开,一股清淡茶香飘荡而出。

这托盘上的龙井,起码有五斤之重,比之金少龙的那点鸡毛蒜皮贵重不知多少。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可是五斤龙井茶啊!

对于喜欢喝茶的人来说,堪称无价之宝!

瞥了眼角落里的金少龙,再看看他送的那点茶叶渣子,差距真不是一星半点。

“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慕容雄欣喜若狂的道。

“这第二件,乃是一块上等和田玉!”

徐总说着,服务员立马将托盘上的红布拉开。

只见托盘中有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玉佩,令张艳红等几个女人瞬间瞪直了眼。

“这和田玉有养神,静心之功效,给慕容夫人最好不过。”徐总笑道。

“多谢徐总,多谢徐总!”张艳红连连道谢。

她断然没有想到,徐总居然还会记着她。

“听闻慕容兄最近要开古玩公司,我特意找来一副王羲之的真迹,权当是祝贺了。”徐总笑道。

第三个托盘上虽说只有一张泛黄的书纸,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可是古代书法大家,号称书圣,王羲之的真迹!

毫不客气的说这样东西,比之龙井茶和和田玉加起来都还要贵重!

真正的当之无愧的瑰宝!

“这……这哪里能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哪里能承受得住。”慕容雄一副受宠若惊。

虽说他对古玩的确是爱不释手,可王羲之的真迹有价无市,他断然不敢收下。

慕容光舔了舔嘴唇,这东西太具诱惑,可他也知道,这不是寻常人能吃下去的。

“哈哈哈……”徐总笑着摆了摆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再加之今日双喜临门,哪里算得上贵重?”

“嗯?”

众人满脸不解,何来双喜临门之说?

“这第一喜,自然是慕容兄生日,值得庆祝,第二喜,是我偶然听说慕容兄下个星期就要开古玩公司,值得庆贺!”

“若慕容兄依旧觉得贵重,便将这字帖,算作是我入股的一份吧!”

“好好好,能和徐总合作,实属荣幸!”慕容雄这才将字帖收下。

事实上,也的确是因为他太喜欢这份礼物了。

再加上,若有徐总在背后支持,他的古玩公司可谓是前途无量!

试问,谁敢在背后针对徐总入股的公司?

“既然如此,那各位继续喝酒,我还有点事情要忙,便不陪各位了。”徐总喝下最后一杯酒,这才离开。

直至徐总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后,他们依旧没回过神来。

“爸,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和婉儿先回去了。”萧尘笑了笑道。

今日他安排乔总的事情已经全部妥当,也该离开了。

“好,萧尘啊,今天可多亏了你!”慕容雄若有所思的道。

要不是萧尘救了经理,徐总也不可能亲自来感谢,更不可能和他合作。

这一切,可都因萧尘。

“萧尘,以后可要多来二舅家做客啊。”慕容光喊道,

“最近你三舅妈学了两个拿手菜,什么时候我们两喝几口?”慕容青开口道。

萧尘和徐总关系匪浅,他们自然要巴结一番。

“都是一家人,有空我肯定去。”萧尘笑着,起身便离开了。

慕容婉跟在秦淮身后,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直至回到家时,萧尘这才忍不住问道,“婉儿,你这是彻底爱上我了?”

“你……”慕容婉一听,俏脸通红,煞是可爱,“你混蛋!谁会爱上你?”

“那你一直看着我干嘛?”萧尘笑眯眯的问道。

“谁……谁看你了!”慕容婉立马撇过头,嘟嚷着嘴。

她纵横职场多年,第六感告诉她,萧尘和徐总的关系绝对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嘿!还不承认?”萧尘心中好笑。

他却是有些享受慕容婉这幅小女人模样。

慕容婉微眯着美眸,没有理会萧尘,宛若睡美人般,脑海中思索着今日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说,萧尘今天的表现,的确是让她意外。

若非是他,慕容雄也不可能认识徐总。

萧尘见状,蹑手蹑脚的打来一盆热水。

他实在是不忍心惊动这个从早忙晚的女人,她这两年来,背负的太多了。

“放心吧,以后有我在,你可以好好休息,过着和其他女人一样的生活,我会照顾你的。”萧尘心中暗道。

他将水盆轻放在地上,伸出大掌为慕容婉脱鞋。

“你……你干嘛?”慕容婉瞬间惊醒。

“我看你累了,给你洗洗脚,你好好放松一下。”萧尘笑道。

慕容婉微征,却也没有挣扎,任由萧尘帮她脱鞋。

不得不说,慕容婉的身材极好,一双精致的玉足白里透红,白嫩的能掐出水来,柔滑温软。

萧尘小心翼翼的握住玉足,轻放在温度适宜的温水之中。

他手指轻点,轻轻按摩着玉足的每一个穴位,令慕容婉浑身舒畅,忍不住呻吟出声。

萧尘对力度的把控刚刚到位,慕容婉只感觉一股暖流涌过全身,令她一直以来的酸痛感不断消散。

不过几分钟下来,慕容婉便感觉一阵睡衣袭来。

刚打算睡上一觉,轻柔的手机铃声响起。

慕容婉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拿起手机,“你好?”

萧尘却是有些不爽,自己老婆好不容易要睡了,这天杀的电话!

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电话那头,一道猥琐的声音传来,“慕总,深夜来访打扰你了!”

“李总?”慕容婉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抹身影,“请问有什么事吗?”

“长话短说,贵公司想与我的合作,利益方面,我觉得有些欠妥,本公司至少要占据七成利益!”李总冷漠的声音传出。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嫁入慕&,连慕

    不错,在萧尘嫁入慕容家三个月来,连慕容婉的手都没摸过也就罢了。

  • 偶然得&盯上了

    而萧尘之所以会让她帮忙看着慕容婉,正是因为三个月前,他偶然得知消息,慕容婉被人盯上了!

  • 慕容集&的也只

    慕容集团占地极广,戒备森严,能以保安身份随意出入办公楼的也只有萧尘一人。

  • &有敲门

    然而萧尘根本懒得理会,径直来到十九层,也没有敲门,推门而入。

  • &一点,

    在他们看来,萧尘就是白了一点,屁用没有,根本配不上他们的女神!

  • 都是笑&,哪怕

    她不止一次想要和萧尘离婚,可萧尘从来都是笑脸相迎,哪怕是受尽排挤,白眼,依旧没有半点火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