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兆清屿走过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宽慰道。我勉勉强强的扯出了一个微笑,点了点点头。兆清屿但是也没说什么,我但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人的是心里也不是滋味。我望着兆兆清屿虽然没有说什么,我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心里不是滋味。我看着兆清屿明晃晃的越过我走到了夏夏的身边,伸出手宠溺的摸了摸夏夏的头,语气温柔:“你没事就好。”。...

“没事!”兆清屿走过去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我勉强的扯出了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兆清屿虽然没有说什么,我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心里不是滋味。我看着兆清屿明晃晃的越过我走到了夏夏的身边,伸出手宠溺的摸了摸夏夏的头,语气温柔:“你没事就好。”

“我当然没事了。不过哥哥你不是很忙吗?怎么回来了?”陈夏夏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和兆清屿。我抿抿唇,终究只是说了句我先回房间了。

没等兆清屿同意,我已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都是刚才兆清屿的那一抹宠溺的动作。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白佩佩当是真的把夏夏带走了,我想我跟兆清屿也就结束了吧?

看来这里真的不能再住了,白佩佩能找到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这种无力感一直充斥在我的四周,逃离总不是办法。

兆清屿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床上发呆,直到他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才发现他进来。轻轻的往外挪了挪,我空出一个位置让给他,眼眸暗了几分:“抱歉,今天的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不然我还是搬出去算了。”比起欲擒故纵我此刻更多的是真心想要搬出去,相比于我的安全,我更害怕夏夏出了什么事情,我便不能再跟兆清屿在一起。

“是我想的不周。”兆清屿没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轻柔的将我搂在了怀里,半晌才说道:“我另外一个地方还有别墅,你这几天先去哪里散散心吧。”

“那你呢?”这句话我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去,显而易见的答案,他留下来陪夏夏。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何必再故意的让他为难。

“知道了,那麻烦你帮我跟夏夏说一下。”我故作轻松道,心里却难过的厉害,我一再的告诫自己,我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这么多了,兆清屿还能在知道我这些事情的时候能不嫌弃我,不遗余力的帮助我,我还贪心什么。

我没想到的是,兆清屿将我要先搬出去的消息告诉了陈夏夏,陈夏夏一改往日的嬉笑玩闹模样,严肃的说了不同意我搬走,她已经感觉出来上次白佩佩是冲着我来的,理由也是故互相在一起有一个照应。

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站在旁边等待着他们讨论的结果,最终还是兆清屿拗不过夏夏,答应了陈夏夏我不搬走,不过一定要找几个保镖负责我们的安全。

我其实看的出来兆清屿并不想我离陈夏夏太近,我也接着想这次搬走了可以不用离得他们太近。我和兆清屿看着夏夏把我留下的兴奋表情,各怀心思。

一连几天的平安度过,我也知道了陈夏夏会在这里一直住到了兆父和兆母过来为止。白佩佩从上一次到现在也再也没有来过,期间陈苏杭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洪念念也趁着兆清屿不在家来了几次,无非是她怎么追求陈苏杭,陈苏杭不是冷冰冰的把她拒之门外,就是对她创造的一切条件不解风情。

我也知道了第一次在宴会上面的搂的念念的男人是她的小舅舅,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包养。

最让我奇怪的是洪念念对陈夏夏的态度,厌恶的不得了。我开始还当洪念念误会了,特意解释了陈夏夏是兆清屿的妹妹,洪念念反倒是不屑的看着我,还不停的告诫我要远离那种人。

陈夏夏也识趣,只要洪念念一来,她就会马上回房间。每次我都头大的告诉洪念念注意态度,久而久之的我也懒得再说了,就当两个人的气场不合算了。

直到有一次洪念念来找我玩,陈夏夏继续识趣的回房间的时候,我那时在厨房给洪念念切水果,扭过头正要问念念吃不吃芒果,无意中瞥见了洪念念盯着陈夏夏背影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念念和我说的,如果有些事明明知道了却没有办法告诉别人,可是心里又很想告诉别人该怎么办?

我记得我还打趣她可以走迂回路线,或者直接发个邮件。我那时候只以为洪念念是愁的想和陈苏杭表白没办法,今天我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洪念念这些话明明就是对我说的。

“夏夏刚走,白佩佩就进来了。”一想到这个,我的脚底就发凉,如果这个算是巧合的话,那么白佩佩不动声色的离开呢?回忆了下那天我在门里往门外看的情况。才发现除了他们的声音和两个人站的对立面,我什么都看不到。

“念念,去我房间好不好?我买了一件衣服你看看漂亮吗?”我把水果放下,拉着念念回了房间。

我把门关的死死的可,我还是不敢说一句话,这个房间会不会跟何慕家里一样,以为安全,其实无时无刻不已经被人监视了起来。

越想越心慌,洪念念也发现了我的不安,她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唇,终究什么话都没说。我看到了她的唇往上翘了翘,方向指着的是房间屋顶的某个角落。

我心里一下子就了然,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想到我刚才把她叫进房间的目的,我大声道:“你现在这里等我下,我给你去拿衣服。”

“真墨迹,快去快去。”好在前几天我和陈夏夏出去真的买了一件衣服,我把衣服递给洪念念,你看看好不好看?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看。”洪念念头都没抬的继续坐在床上玩手机,我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看着手机里洪念念刚才给我发的短信的答案,我刚才用我们小时候玩游戏编的语言问她陈夏夏是不是和白佩佩有关系。

手机上只有一个y,我就知道了,前段时间我总也想不通的事情,现在一下子都明白了,想到陈夏夏故作天真的模样,我就头皮一阵发麻。我身边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如狼似虎。但是更多的问题随之而来,他们怎么在一起的,怎么认识的?兆清屿知道不知道。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么?谈&着头的

    “谈什么?谈你们开房做了什么,还是谈我开房打算做什么?”我看着老公旁边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三个月前她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家,抢了我的老公,不也是这个表情?

  • 一步的&目的地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的女人&缓缓进

    “苏冉冉,何慕为别的女人守身如玉,你还矜持什么?”他如天籁般的声音缓缓进入我的耳朵。

  • 好。”&和他对

    “经理好。”我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只想快快的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 刚入职&已经被

    难道我刚入职就要辞职了吗?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 现在面&还能咬

    老公顿时没了气焰,可是,谁知道,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紧张的冒汗,心痛的都快窒息起来,我不知道我现在面对他们这对狗男女竟还能咬着牙说出这么多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 下,却&慕的兴

    我心里咯噔一下,却还是低下头避免对上他的视线而惹恼他,我光顾着享受报复何慕的兴奋,而忘记了随便和陌生人搭讪的危险。

  • 和其他&是和老

    是的,我也在和其他男人开房,还是和老公在同一个酒店。

  • 是漩涡&靠近。

    “又见面了。”兆清屿回过头来,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深邃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样,吸引着我想不断的靠近,再靠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