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陈夏夏和我完后就扭过身现行一步的离开了了,幸好她也没再次呆一直这样,要不然我意外发现我的脸红了的都能烧透了。我快速的将屋子里拾掇了下,望着被我蜷成一团的床单,突然发生我快速的将屋子里收拾了下,看着被我蜷成一团的床单,发生了刚才的那种事我肯定不能明晃晃的抱着这些放到楼下的洗衣机里,我只能随便的打开了一个空的柜子把它塞了进去。。...

“我饿了!”陈夏夏和我完后就扭过头现行一步的离开了,好在她没有继续呆下去,不然我发现我的脸红的都能烧透了。

我快速的将屋子里收拾了下,看着被我蜷成一团的床单,发生了刚才的那种事我肯定不能明晃晃的抱着这些放到楼下的洗衣机里,我只能随便的打开了一个空的柜子把它塞了进去。

我下楼的时候陈夏夏已经在抱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一袋零食在吃了,我看了她手里的零食,娇嗔道:“吃这个也不看看过期没有?想吃什么我去做。”

“都可以!”陈夏夏撇撇嘴,不情愿的把手里的零食放在了茶几上,百无聊赖的拿起了手机玩了起来:“冉冉,你想不想我哥哥回来一起吃饭?”

“你哥哥好像很忙吧?”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话说出了口,才发现话是不是说的有点重。我看了眼夏夏表情果然暗淡的几分,连忙接着话茬继续说道:“快给你哥哥打个电话,再忙也没有妹妹重要。”

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差二岁心性都不一样,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不知道是我的误判还是她太会演戏,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着实的在她这里栽了好几个跟头。

兆清屿还是没能回来,休息了那么多天,公司的事情一大堆,既然已经上班了,很多事情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他都发话了,夏夏虽然说不高兴,还是悻悻的接受了,小嘴嘟着还是忍不住抱怨:“冉冉你看,哥哥还是工作重要。”

我其实一直都想问下她打算在这里住多久,想想自己虽然是她哥哥的女朋友,貌似问这种话题好像也不是很合适,不过可以等兆清屿回来的时候大概的试探下,这样我好准备带她去哪里先玩玩。

我又提了一次带她出去玩,夏夏好像完全都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找了一个借口婉拒了我,我知道她应该是想让兆清屿陪她,虽然心里一再的告诫自己他们现在是兄妹,心里却难免还是有些酸涩。

下午的时候夏夏说约了同学要出去一趟,我不疑有他,虽然听说夏夏这几年一直生活在国外,也许以前有同学在这里也说不定呢。

夏夏出去没有多久白佩佩就过来了,夏夏走的时候可能忘记关门了,白佩佩推门而进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我看着眼前穿着洋裙,化着精致妆容的白佩佩,与之前一样,仍旧是那般傲然清高的模样。她一步一步往我跟前移动,面上带着咬牙切齿的阴狠。

只一眼,我便像一个炸毛的小兽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眸光灼灼的盯着她,心里也跟着警惕起来:“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讨回我所有的一切了。”她冷喝一声,犀利的眸子盯在的我的身上,我微微将身子移了过去,对于她我从跟多的想要报复已经变成了一种恐惧。

我知道我不能让她看不来,我尽量的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颤抖,让自己的大脑保持冷静:“我已经差点被你害的没命了,你走吧不然一会兆清屿回来了谁也帮不了你。”

我本想提兆清屿让她多少忌惮,却没想到反而让她更加的暴躁。她脸上已经因为怒气完全的扭曲了起来。

“兆清屿?”白佩佩挑眉,下一瞬飞快的朝着我扑了过来,用力地直直的卡住我的脖子“兆清屿回来又如何?如果不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我没有想到她的力气如此之大,她的脖子扼住我的喉咙,我完全喘不过气来,就在我以为我再一次的要死在她手里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趁着她犹豫的功夫,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推来,快速的朝着离客厅最近的房间跑去,快速的落锁声让我有些心安,突然的放松却也让我有些站不起来只能软软的的瘫坐在门后面。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陈夏夏竟会突然的回来,白佩佩可能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

“冉冉呢?”陈夏夏丝毫没有危机意识,她本来约好了同学要出去玩,没想到刚走到半路同学就打过来电话,放了她鸽子,又没有地方去,她只能原路返回。

“冉冉?叫的真够亲热的。”我在门后已经能想象到白佩佩眼眸中透出的那一抹不屑,我现在只希望白佩佩听到她的身份会识趣的离开。

陈夏夏就算再傻现在也能感觉到了白佩佩的不友善,她脸色一拉,也没有刚进门的友好,语气放冷:“我叫什么用不到你管,不过你在这里,不怕我告你私闯民宅。”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白佩佩根本都不相信眼前的这种傻白甜的女孩能掀起什么大浪,索性也不把她当回事,反倒是谁坐在了沙发上。

我呆在房间里内心忐忑不安,即不敢出去又生怕陈夏夏一个冲动说了什么惹到白佩佩的话,我一时犹豫不决,正当我决定豁出去的时候,一抬头,我已经看不到陈夏夏和白佩佩两个人了。

刚才也没有动静,我心里真怕出事,毫不犹豫的将门打开,我发现她们是真的不在了。我没有陈夏夏的电话,只好硬着头皮给兆清屿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给了兆清屿听。

我坐立难安的来回踱步,我头脑放映般的想了无数个可能性,越想我越不敢继续想下去,我满心都是恐惧,如果白佩佩把对念念的事情再重复的做一遍该怎么办?

“你在做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至我的头顶响起,我疑惑的抬头看去,就看到陈夏夏同样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你不是……那个女的呢……”我一时有些语无伦次,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我还没有想到到底哪里出问题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兆清屿因为我打电话告诉他夏夏可能被白佩佩抓走了。现在看到夏夏好好的站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刚才着急了,没有上楼去看。”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我看着&收了起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说,有&待他接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 她回家&”

    “这里是酒店。”我暗暗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心绪,不急不缓道:“我的羞耻心从你带她回家滚床单开始就没了。”

  • ”兆清&吸引着

    “又见面了。”兆清屿回过头来,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深邃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样,吸引着我想不断的靠近,再靠近。

  • 心里何&我实在

    老公顿时没了气焰,可是,谁知道,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紧张的冒汗,心痛的都快窒息起来,我不知道我现在面对他们这对狗男女竟还能咬着牙说出这么多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 却被一&侵略的

    我想要拒绝,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略带霸道和侵略的吻朝着我袭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承受。

  • 没处理&边还能

    “苏冉冉呀苏冉冉。”我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那边乱七八糟的感情还没处理完,这边还能动别的心思。

  • 了他让&,终于

    成全他还是毁了他让我犹豫了良久,终于我决定还是放过自己,我想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活到如今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 &了星城

    上周五我通过了星城集团的终试,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