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你是哥哥的小心肝,怎么会切记你。”兆清屿溺爱的摸了摸陈夏夏的头。我故意地别过脸去不去看他们这么暧昧不明的动作,深怕自己会真的落荒而逃。我从来不都也没看见兆清屿我从来都没有看到兆清屿和我在一起笑过,就算有也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解决问题就是冷战,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刻。。...

“怎么会,你是哥哥的小心肝,怎么会不要你。”兆清屿宠溺的摸了摸陈夏夏的头。我故意别过脸去不去看他们这么暧昧的动作,生怕自己会真的落荒而逃。

我从来都没有看到兆清屿和我在一起笑过,就算有也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解决问题就是冷战,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刻。

我自嘲的笑笑,以明眼不可见的速度让表情回复如常。我将水果放了下来,温和柔然的望着陈夏夏:“打算过来住几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姐姐,我哥哥答应陪我一起去了。”我看着陈夏夏亲呢的揽住兆清屿的臂膀,而兆清屿也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反倒是更往里紧了紧。

他的小动作并没有逃开我的眼睛,我心里不由得苦笑,此刻的气氛我站着这里就像是一个第三者一样。

“对了姐姐你是怎么和我哥哥在一起的,我哥哥可是实打实的钻石王老五,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我倒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有些无助的看了眼兆清屿,兆清屿却像是没有看到我一般,从茶几上拿起一块苹果递给陈夏夏:“先吃点东西,尝尝冉冉的手艺。”我不知道兆清屿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是根本都不想说。

陈夏夏倒是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个问题,她自然而然的用嘴接过兆清屿递给她的点心,大口的吃了起来:“冉冉姐,你做的点心真好吃。”

听到她的赞美,我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又想到刚才陈夏夏的问的话,联想到兆清屿的态度,想到如果是第二个答案的时候,我就有些坐立难安,表情也有些不自然,我低下头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心下有了主意。

“夏夏你要是想吃,我明天给你做。”我顿了顿,接着抱歉的笑笑:“夏夏,我明天上班先回房间休息了。”我发现我真的是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不然我也说不好自己等下会做出什么讨人厌的事情。

好在陈夏夏可能也是真的不想我在这里,我说完后她也很快的同意了我的请求,倒是兆清屿,望着我的眼神里尽是复杂。

我刻意躲过他的视线,讪讪的笑了笑,转身上了楼。我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着,脚如同踩在了云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我听到身后,传来的陈夏夏开心的笑声,下意识的僵了下,才又继续的往楼上走去。

我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发现有一双胳膊从我腰际穿过,炙热的胸膛紧贴着我的后背。

不用想,除了兆清屿也不可能有别人,我心里还为他没有告诉我陈夏夏过来的事情置气,也不理他,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

“生气了?我不知道夏夏会突然过来!”兆清屿的唇若有若无似的扫在我的后背,让我酥养难耐,我本来就怕痒,先下更忍不住了,索性转过去,面对着她。

“她都给你发了短信好几天了,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突然过来?”我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着。说完后我就惊觉自己说漏了嘴,砸咂舌,将眼睑垂了下去,急忙解释道:“你别多想,我不是故意看到的,那天你手机放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响。”

“我知道,宝宝不是有意的。”兆清屿抿抿唇,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我有些心猿意马,说的正事好好的,我竟然又想起了什么乱七八糟。

“宝宝,你脸好红,是不是想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了?”兆清屿装模作样的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不禁笑着揶揄道。

“你才想不正经的东西呢。”被他这么一说,我光顾着害羞,倒是忘记了生气这回事,不得不说,不管什么事情兆清屿都能轻易的让我放下防备的去相信。

“宝宝,夏夏过来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天短信也不是夏夏发的,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让你误会了。”

“什么?那条短信不是夏夏发的?”我不禁有些奇怪:“明明日期都一样怎么会不是夏夏呢?”

如果不是夏夏发的,那么我刚才的行为有没有伤到她?她对我那么热情,我却对那那么客气疏离。

“你不想知道谁吗?”兆清屿神秘兮兮的望着我,我一看他这个样子,本来还有些许的好奇心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你说夏夏会不会不开心。”比起那些完全不用当回事的短信,我更关心兆清屿怎么看待我刚才对夏夏的行为。我没说,除了夏夏,别的人都不会让我有危机感。

“哟,我家宝宝都会反思了,难得。”我拨开兆清屿在我身上上下其手的手,确定他这么没有生气或者不开心才放下心来。

兆清屿对我拨开他的手不满的皱了皱眉,又继续的开始了他的毛手毛脚的行为,我也懒得继续管他,只好提醒他夏夏就在隔壁。

“你会不会因为我对夏夏的态度不好找我秋后算账?”

“唔……轻点……别闹……”我实在没想到他精力那么充沛,天快亮的时候我才被他昏昏沉沉的的放开。

我们用最温情的姿势相拥而眠,我脑海里都是他昨天在我耳边说的那句他的世界里我最重要。

如果我最重要,那么夏夏呢?我至始至终都不敢去问他,只能将这个疑惑藏在心里,到底是最后我也还是忘记问她手机上的那个短信是谁的。虽然我不在意,并不代表我不好奇。

夏夏敲门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快中午了,兆清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上班了,我胡乱的套了一件衣服去给夏夏开门。

不出意外,望着满床的狼藉,我窘迫的恨不得下一秒就咬舌自尽,刚才光顾着怕夏夏等急了,倒忘了应该先收拾收拾。

“那个,夏夏怎么了?”我的视线尽量不去看床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我犹豫&正确的

    成全他还是毁了他让我犹豫了良久,终于我决定还是放过自己,我想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活到如今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 &严,让

    “过来,到我身边。”他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冷光,声音清冷而威严,让我不敢拒绝。

  • 老公看&鼻子冷

    老公看到我的表现,脸直接就沉了下去,鼻子冷哼一声:“你到底愿不愿意谈?”

  • 想好了&海。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 冉呀苏&边乱七

    “苏冉冉呀苏冉冉。”我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那边乱七八糟的感情还没处理完,这边还能动别的心思。

  • 咬重夜&哪里?

    我特意咬重夜晚两个字,不出意外,老公因为愤怒的脸都红了起来:“苏冉冉,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的羞耻心在哪里?”

  • 去前台&等待着

    老公携着旧爱去前台退房的时候,我正靠在新欢的身边等待着他开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