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清屿去去上班了,阿姨做完饭就回家去了,偌大的别墅只余下我一个人。白佩佩的事情迄今直至直至了过去的一个多月了,多少但是让我有些心有余悸。再打开冰箱从冷藏里掏出了一瓶酸奶,打开冰箱从冷藏里拿出了一瓶酸奶,半靠在沙发上看新一期的周刊,病房里的表白使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突飞猛进,而念念也已经被兆清屿托人送到了更加权威的精神疾病中心,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兆清屿去上班了,阿姨做完饭就回去了,偌大的别墅只剩下我一个人。白佩佩的事情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多少还是让我有些心有余悸。

打开冰箱从冷藏里拿出了一瓶酸奶,半靠在沙发上看新一期的周刊,病房里的表白使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突飞猛进,而念念也已经被兆清屿托人送到了更加权威的精神疾病中心,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门铃被按响,我有些惊讶,兆清屿有别墅的钥匙,而且这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下班,难道是白佩佩?我这么想着,身子坐的更不敢动了,手心里也紧张的冒出些许密汗。

门铃好似似乎都没有停止的意思,我掏出手机正想给兆清屿打电话,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我连忙抬起头,一看到是兆清屿我慌乱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直接飞奔过去扑倒了他的怀里。

我紧张的神态自然而然的落入了兆清屿的眼底,我索性也毫不隐瞒,双手环着他更紧,连于是都不自觉的带着轻微的颤抖:“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她。”

兆清屿当然是知道我说的他是谁,兆清屿俯下身唇轻碰着我的额头,唇瓣上的温度穿过额头一点一点的渗进我的肌肤里,血液里,连同我整个心都变得温暖起来。

“对不起。”他温柔的跟我开口道歉,我知道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怪他,我抬起唇,同样轻轻的触碰了下他的唇,示意他我真的没事。

那天我的情绪一点不漏的落入了他的眼里,从那天以后他便让我同他一起去工作,在白佩佩还没有收到应有的惩罚的同时。

能陪在他身边工作,让我枯燥乏味的生活倒觉得不那么枯燥了,我们两个俨然是新婚夫妻一般,出出进进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

这天兆清屿破天荒的没有同我一起吃饭,早一个小时前他已经离开了办公室,我隐约的想起来前几天在他手机里无意中发现的一条暧昧短信。

我故意忽视掉那条短信带给我的冲击,我宁愿相信他只是出去见了一个客户,然后中午的时候会陪我一起过来吃饭。

然而,我等到了晚上除了他一句简单的寥寥一句让我先吃饭便没了音讯。我想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底在哪里?可是一想到那个名字,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我从来都知道在兆清屿心里我很重要,但是我也知道在兆清屿的心里有一个人更重要,这个是他的妹妹,陈夏夏一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被他父母收养的妹妹。

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他的妹妹在他五岁的时候被收养回家,也是因为对妹妹的偏爱才导致他选择了去乡下生活。

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发生了什么,我依稀记得我问他选择自己和我的时候他选择了那个让他讨厌的陈夏夏。

是的兆清屿最爱的人不是我,而且那个就算他想爱也不能爱的那个人,多年后我才知道我错了,而且错的很是离谱,我怎么能把兆清屿对于陈夏夏满怀的愧疚之心想想成另外一种感情。

门被钥匙打开,兆清屿的身后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他将少女往前一带,自带笑意的望着我:“冉冉,我给你介绍下,我的妹妹陈夏夏。”

陈夏夏穿着一袭嫩粉色的洋裙,搭配同色系包包,脖子上的梵克雅宝项链高贵奢华,衬托的她宛若下凡到人间的天使,美的让人望尘莫及。

我轻轻的伸出手,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快要让我嫉妒发疯的女人,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夏夏你好,我是……”

“你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对不对?你好漂亮呀!”没等我介绍陈夏夏已经欢天喜地的握住了我的手,眉眼里全是开心。

这种为亲人发自内心的开心让我有些惊愕,我突然想到了那条暧昧的短信,一时有些看不出来她到底真心多还是演戏的成分更多一些。

我缩回了自己的手,面带微笑的注视着陈夏夏,眼角却不由自主的扫视着陈夏夏身后的兆清屿。

这个男人看想陈夏夏的眼眸里全是宠溺,我心里有些不快,表面却不动神色的又伸出手将陈夏夏亲呢的拉到了身边,一副长嫂如母的模样:“刚下飞机吧?吃过饭了吗?累不累?”

“不累,我哥哥带我吃了。”陈夏夏摇摇头,一脸开心的望着兆清屿,一副求夸奖的样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爱笑的女孩,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天真单纯,一时间我觉得我不禁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恶心。我怎么能这么小人之心呢。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她可能突然想起来刚才打断了我说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我笑了笑,我被她这么一笑,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说道:“苏冉冉。”

“冉冉?是冉冉升起的冉冉吗?”陈夏夏好像一点都不累,一个问题的接着一个,可能经过刚才的自我安慰,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怎么排斥她了,她的一些问题,我也多少都援助回答。

又聊了几句,我才想起来,厨房我还烤的饼干,兆清屿有胃痛的毛病,有时候半夜睡的睡的就会饿醒,久而久之的我也习惯了给他做一些养胃的猴头菇点心。

“那你先跟你哥哥聊会天我去厨房看看饼干烤好了没有。”我如是说着,不等她拒绝我已经快步的走进了厨房。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像是太阳温暖又耀眼,周身都充满着光芒,让人只要一站在身边就会自行惭愧。

陈夏夏是前者,而我却是后者。多年来的自我保护让我并不会一直把脆弱和不安放在台面上给别人去看,兆清屿已经例外了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

把水果端出来的时候,兆清屿和陈夏夏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兆清屿原本沉稳冰冷的脸多出了些阳光的味道。

“哥你是不是有了媳妇就不要我了?以前一个月你飞过去看我一次,现在好家伙三个月我都没有见你了。”陈夏夏装做委屈的撅起嘴,逗得兆清屿哈哈大笑。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下去这&个话题

    老公顿时没了气焰,可是,谁知道,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紧张的冒汗,心痛的都快窒息起来,我不知道我现在面对他们这对狗男女竟还能咬着牙说出这么多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 “我的&开始就

    “这里是酒店。”我暗暗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心绪,不急不缓道:“我的羞耻心从你带她回家滚床单开始就没了。”

  • &吗?怎

    “不是要报复吗?怎么还没开始”男人的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 报复何&随便和

    我心里咯噔一下,却还是低下头避免对上他的视线而惹恼他,我光顾着享受报复何慕的兴奋,而忘记了随便和陌生人搭讪的危险。

  • 婆的我&。

    看着镜子里犹如黄脸婆的我,没有社交,没有工作,只有老公每个月一次金钱上的施舍和经常上门找茬的公婆。

  • 身边。&去。

    “我帮你疗伤,作为条件你留在我身边。”他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有等我回答,他已经扬手将我的裙子脱了下去。

  • 么时候&他抱了

    难道我刚入职就要辞职了吗?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 身处何&前走了

    “冉冉,我们谈谈!”老公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往前走了一步,扼住我的手腕,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 &山下火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