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冷哼一声,何慕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岂会只不喜欢一个人,表面上宁静的听着她的述说,也不搭腔。白佩佩也没管我理不搭理她,自顾自自的往下说着,她说了挺多的,不外乎是她对何白佩佩也没管我理不理她,自顾自的往下说着,她说了挺多的,无非就是她对何慕怎么好,何慕怎么忘恩负义得对待她,无非就是一个女人在抱怨自己的情人,让我奇怪的是她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到念念的事情,我不禁奇怪,要不然就是她说的何慕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念念。。...

我心里冷哼一声,何慕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岂会只喜欢一个人,表面上安静的听着她的叙说,也不搭话。

白佩佩也没管我理不理她,自顾自的往下说着,她说了挺多的,无非就是她对何慕怎么好,何慕怎么忘恩负义得对待她,无非就是一个女人在抱怨自己的情人,让我奇怪的是她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到念念的事情,我不禁奇怪,要不然就是她说的何慕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念念。

我不敢肯定,如果他真的喜欢念念怎么还会让白佩佩那么对念念,除非何慕不知道念念被白佩佩对付,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在念念受伤的时候从她身上找到的手机里,明明有一张两个人刚刚的自拍。

“何慕跟我说过,你是她的初恋,难道还有别人?我不动神色的问道,心里却盘算着如果何慕心里的这个人不是念念,我该怎么提醒念念的存在。

“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初恋。”白佩佩有些颓气的摇摇头,自艾自怨道:“我如果真的是他的初恋,他怎么还会和你结婚。”不过下一瞬,她想是想到什么一样,恨恨的瞪着我,一字一句道:“你知道为什么何慕会娶你吗?因为你长得像他的那个小情人。”

我心下一惊,和我长得像,除了念念我想不到别人。我隐隐约约的觉得事情再往我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我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她:“既然何慕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想着救他?”我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白佩佩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眼神放空的不知道望着哪里?如果不是我现在被五花大绑在她的面前,我根本觉得我们两个人是在聊家常。

她的表情变了又变,我想在就像是粘板上的鲶鱼,动弹不得,却急于求生。我小心翼翼的抬眸暗自打量着她,想到念念的事情我就头皮发麻,我害怕还没有等到兆清屿过来,我就被她找人糟蹋的不像样子。

“我答应你的要求。”不等白佩佩说什么,我先声夺人,比上我的安全,这个条件算什么。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这边迫切的想要求生,兆清屿那边已经急的快疯掉了。

再次见到兆清屿的时候,我如释重负的扑进他的怀里,白佩佩已经在警方来之前逃走了,我甚至在想,如果兆清屿再晚来几分钟我就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白佩佩的情绪变化的那么快,刚才还一副要救何慕于水火之中的她,听到我同意了这个想法,反倒是更加激动了起来。

我又被她扇了好几巴掌,一巴掌用力太大直接将我耳朵里面的定位器给带了出来,我看着那个小小的黑色的小纽扣般的东西,心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

她在算计我的同时,我又何尝不是再算计她,只是没想到三年前念念在她的面前输了,三年后我同样输给了她。

我的衣服被她一件一件的扒光,更让我觉得危险的是我腰际旁边的一朵漂亮小蝴蝶,这个蝴蝶念念也有一个。

因为紧张和恐惧,我的身体瑟瑟发抖,一丝不挂的身体沁出丝丝冷汗。我尽量不让自己那么窘迫,我不知道白佩佩接下来要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她接下来的所有作为。

白佩佩不知何时已经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细小的匕首,冰凉的匕首轻轻的在我的脸上来回游动,一个不慎,我可能就会直接被毁容。

心里咒骂了她八百遍,脸上我不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恭敬,生怕哪个表情会惹到她。

“你说,兆清屿如果知道了你成了丑八怪会不会不要你?”白佩佩嗬嗬笑着,他她的面部扭曲的已经看不出表情,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就算不是丑八怪兆清屿也不要我呀。”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语气变得平稳一些。

“苏冉冉,你装什么?兆清屿早就知道你是谁了,不仅他知道,我也知道。”白佩佩的一声冷喝,像盆凉水直接将我从头浇到尾。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白佩佩,现在我也管不了白佩佩的刀还放在我的脸上,我满心都是想知道兆清屿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白佩佩也没想到我是真的不知道,她索性也将刀扔在了一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想到了别的整我的方法,下意识噤了声。

“苏冉冉,你和你妹妹一样的不要脸。”白佩佩低下头俯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们真是太讨厌了,留在这个世界上更讨厌。”

她的话让我一怔,下一瞬,一把冰凉的匕首贯穿整个胸口,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然后整个世界都消失殆尽。

……………………

我看着病房里正在帮我削苹果的兆清屿,他的神情还是那么温柔,认真的样子说不出的诱人,我一想到白佩佩说的兆清屿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心下就紧张的不得了,我生怕,现在这片刻的柔情会因为这个话题而消失。

其实从白佩佩说兆清屿知道了这件事,我心里已经了然了,白佩佩能把洪念念送到兆清屿的身边。兆清屿也能调查洪念念的身份。

之前没有觉得兆清屿知道我的身份,总觉得相处起来还好,现在反倒是觉得尴尬的不行,可能兆清屿也注意到了我的表情。

“怎么了?”听着兆清屿温柔的声音,我本来就是一个藏不住事的人,现在他对我越发的好,我倒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佩佩怎么样了?”我连忙转移话题,兆清屿以为我是还介怀白佩佩对我做的事情,连忙开口说道:“他的事情我会处理,他不像是何慕,背后毕竟还有一个白氏,虽然有些费劲,不过你放心,我总会找机会办了他们。”

看着他的保证,我的心里一暖,我只是随便提了一句,他就考虑了这么多,我不是那种矫情的人,想了想,还是试探性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表现,

    老公看到我的表现,脸直接就沉了下去,鼻子冷哼一声:“你到底愿不愿意谈?”

  • 笑了笑&叫兆清

    轻车熟路的进了房间,男人当即送开了我的手,绅士的朝着我笑了笑,礼貌既疏离:“你好,我叫兆清屿。”

  • 当然,&歉,我

    当然,他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想到下午二点要办理入职手续,我将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现金拿了出来递给他:“抱歉,我先走了。”

  • 老公眼&且温柔

    我看着老公眼里我那一脸平静淡然的模样,忽然又那么一秒我都快不认识了自己,转过身望着已经办好了手续的男人,深情且温柔的开口询问道:“房间,开好了吗,我们走吧!”

  • 严,让&我不敢

    “过来,到我身边。”他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冷光,声音清冷而威严,让我不敢拒绝。

  • 好像完&全忘记

    “冉冉,我们谈谈!”老公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往前走了一步,扼住我的手腕,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 我通过&式的成

    上周五我通过了星城集团的终试,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了。

  • 才那乖&。

    我抬起头来,视线若有若无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笔挺的西装,冷峻傲然的站姿再加上一副禁欲的脸庞,我有一瞬恍惚,刚才那乖巧绅士的男人是别人。

  • 好。”&想快快

    “经理好。”我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只想快快的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