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暗想他会忽然的再打开门出,现在的这种情况也闪躲还来,我只得朝着他讪讪地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这句话说出我自己都会觉得憋脚的不行啊,偌大的一层了好像对于我的到来他完全不意外,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我犹豫了下,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尽量语气平淡的解释道:“我本来想把别墅的钥匙还给你,秘书说你在这里,所以!”。...

我没有想道他会突然的打开门出来,现在这种情况也躲闪不及,我只好朝着他讪讪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蹩脚的不行,偌大的一层已经完全被他包了下来。

好像对于我的到来他完全不意外,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我犹豫了下,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尽量语气平淡的解释道:“我本来想把别墅的钥匙还给你,秘书说你在这里,所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兆清屿打断,他冷冷的开口拒绝道,我不知道哪里惹了他,刚才还好好的表情,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开始大发雷霆了呢?下一瞬我看到他因为难受被折磨的苍白无力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发酸,连忙走到他跟前扶住他,嘴里不免担心道:“清屿你到底怎么了?”

他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将我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转身往病房走去。我知道他现在不想说话,我也没有继续再问下,任由他牵着我进了病房。

病房很大,里面的设计也不像是医院,反倒是像一个高档的酒店,我扶着兆清屿躺了下去,一时间病房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的病房里被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我看到响了良久他都没有接听的意思,我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只好拿起电话,看了眼屏幕是洪念念,把手机递给他:“洪念念的电话。”

看他的意思是想要我帮他接,下意识的想要拒绝,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听到洪念念找的就是我,我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一想到地址就是她发给我的便心下了然了。

无足轻重的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电话,她无非是想看看我到底来没有,只是我和她说话的语气太过于轻快,一时忘了我拿的兆清屿的手机而他就在身边。

早在上次画作的时候洪念念和我已经将误会都解开了,她和我生气不过是因为陈苏杭,虽然我们几个人几乎从小一起长大,我从来都不觉得洪念念会喜欢上陈苏杭,就像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爱兆清屿这么多年。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兆清屿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我急急的将手机塞进了他的手里,故作不开心道:“以后不要让我再接电话了。”

“你还想和我在一起吗?”我没料到兆清屿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眸暗淡下去,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没事我给你时间。”他将我的手又往紧握了握,他的力气有些大,我的小手被他握的生疼,心里却满足的不得了。

我到底还是没有给他回答,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如果在念念和他之间选择一个我宁愿选择念念,我的未来都是地狱,我怎么忍心他陪着我以一起踏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何时病房里传来了兆清屿浅浅的呼吸声,我把薄被给他往上掖了掖最终还是踏出了这个地方。

我和何慕将要复婚的消息惊动了所有的人,尤其是陈苏杭,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郑重的点点头:“我想了下还是回头草好吃。”

“为了复仇,你真的可以这么牺牲自己吗?你不是很爱兆清屿吗?现在怎么想通了?”陈苏杭愤怒的望着我,拳头已经有些泛红,我心里闪过一丝不忍,还是咬着牙装作漠然:“我和兆清屿结束了。”我平静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心里酸涩的涟漪早已一圈一圈漾了开来。

陈苏杭的每句话都逼的无处遁形,我逃一般的飞出了他的别墅,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何慕正懒懒拿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看我走了过去,他起身将车门打卡,我轻车熟路的坐了进去,乖巧的凝视着何慕,温柔的询问道:“我们要去哪里呀?”

“等下你就知道了,给你一个惊喜。”何慕神秘的说道,我却隐隐的有些不安,如果不是我一时大意让他抓住了我的把柄,我怎么都不会同意和他再次的复合,这个我恨不得让他下地狱的人,我怎么会从蹈覆辙。

我知道何慕无耻,从来不知道何慕会如此的无耻,如果不是兆清屿及时的出现,我可能再次在何慕家里失身。

兆清屿的到来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让我重新看到光明。我望着脸色阴沉的兆清屿,手不自觉的摸上他的脸,身体的燥热让我口干舌燥,我的小手胡乱的攀着他的胸口,小嘴一张一翕,急急的寻找这让我解渴的源泉。

在贴上他唇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清明了起来,接着又混沌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我的身体想被车子碾压了无数次,骨头都跟着酸痛不堪。

我醒来的时候兆清屿已经不在了,身边的位置还有余温,我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兆清屿有何慕房子的监控视频,我突然有些害怕见到兆清屿。

大概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我刚嘀咕完兆清屿的名字,他就推门走了进来,手里不知道端着一碗什么,我连忙坐了起来:“你好点了没有?怎么不在医院了?医生同意你出院了吗?”我把心里说想的一连串的问了出来,等全部说完的时候我才惊觉自己可能说的有点多。

“你关心我?”兆清屿将粥递给我,语气笃定的说到。

“我只是怕昨天的事情会让你的身体吃不消。”我尽量平静的解释道,只是兆清屿完全不给我面子,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你是指在何慕家,还是在床上?”

我被他说的有些窘迫,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理他。他到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和我纠缠,从衣柜里拿出了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我帮你洗。”我看着他还有些苍白的脸色我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看着他没有反对我快速的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衣套上。

书评(325)

我要评论
  • &我看着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字,不&“苏冉

    我特意咬重夜晚两个字,不出意外,老公因为愤怒的脸都红了起来:“苏冉冉,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的羞耻心在哪里?”

  • &耸立云

    对于已经一年多没有工作的我,仰望着几乎将要耸立云端的星城大厦,将自卑胆怯压制住,才抬起脚走了进去。

  • &“经理

    “经理好。”我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只想快快的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 着旧爱&时候,

    老公携着旧爱去前台退房的时候,我正靠在新欢的身边等待着他开房。

  • 作,只&一次金

    看着镜子里犹如黄脸婆的我,没有社交,没有工作,只有老公每个月一次金钱上的施舍和经常上门找茬的公婆。

  • ,到我&拒绝。

    “过来,到我身边。”他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冷光,声音清冷而威严,让我不敢拒绝。

  • 算回房&暖一点

    男人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就算回房间的途中,他也十分配合的牵着我的手,他的大掌温热的温度缓缓的传到我冰冷的手心,可笑的是我觉得心好像也温暖一点了。

  • 吻朝着&,只能

    我想要拒绝,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略带霸道和侵略的吻朝着我袭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承受。

  • 要报复&么还没

    “不是要报复吗?怎么还没开始”男人的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