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旋倚后,我宁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呆呆地他望着顶上的水晶大灯。“我没跟她做……”兆清屿淡淡的张口,黯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妩媚和柔和温暖。这算不算他给的解释?我没想起他会“我没跟她做……”兆清屿淡淡的开口,暗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和柔和。。...

几次旋倚之后,我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呆呆地望着顶上的水晶大灯。

“我没跟她做……”兆清屿淡淡的开口,暗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和柔和。

这算不算他给的解释?我没想到他会跟我解释这件事,“可是那天我明明在你的……”

我下意识的接过他的话茬,不过,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他跟我解释已经很不正常了,我却还蹬鼻子上脸。

“那是误会。”他转过身直接将我搂在怀里。我抬眸,看着他脸上那一抹复杂又矛盾的表情,我心里有些发疼,从分开到再次回到她的身边,我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要有别的不该有的情绪,可是,到底还是忍不住,哪怕他轻微的一个皱眉,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在意。

我突然不想再考虑什么事情了,除现在的我除了能用身体一遍一遍的慰藉他,别无他法。

我主动的伸出纤臂勾住他的脖子,动情地将唇吻了上去,火舌相缠,最后只能在他的怀里化作一滩清水。

等彼此都心满意足的放开对方的时候,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陈苏杭那边却没有什么动静,按理说应该已经去了我家,就算敲门没有人接,他也会给我打电话,也不能像这样完全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兆清屿,他好看的桃花目半眯着,脸上看不出表情,我推了推他的胳膊,如实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得到兆清屿的回应,我握着手机去了卫生间,陈苏杭那边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我心下一紧,正打算和兆清屿说的时候,陈苏杭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念念被人带走了,我怀疑是兆清屿找的人。”陈苏杭语气说不出的焦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我不禁天旋地转,我看着床上随意半仰着看文件的兆清屿,有些不相信,急急的辩解。

话到嘴边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我一直来以为我运筹帷幄,却没想到还是掉进了他的陷进里面。

他故意说找念念也不过是确定念念在不在这里,然后又在我犹豫的时候将我约了出来。

一想到被他算计,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了上来,陈苏杭那边又说了什么我也听不进去,我现在只想去问清楚,他怎么能那么安然的去玩弄别人的真心。

就算玩弄又有什么关系,我心里冷笑一分,只不过又被最爱的人给了一刀而已,习惯了就好。现在重要的是念念,我将手机收了起来,比起大闹一场,我还是希望可以和平解决。尽量的让表情自然,只是希望在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他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能不让他看出破绽。

我亲昵的揽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笑意盈盈道:“亲爱的人家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吧?”

“好!”没有丝毫的犹豫,手里的文件放了下来,同样的环住我的腰:“要不要再做一次,我们再去吃饭?”

他是怎么能对着不停算计的人还能表现的这样坦然?只有一个可能,他对这个人毫无感情。

“不要了,人家腰好酸。”我娇嗔道。伸出手推了推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兆清屿我初夜给了你了。”

我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自言自语,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我已经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

将淋浴的开关拧到最大,我突然觉得我的身体不是一般的肮脏,这个男人终究是有毒,我一开始就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句话起到了作用,还是兆清屿觉得良心上过不去,接下来整个吃饭的过程中,他都尽量依着我的口味和喜好而来。

期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两个人坐在一面,我无意中瞥见了洪念念的名字,我低着头吃着盘子里的食物。

看他没有要接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是不是念念的事情洪念念也不知道,只不过是因为昨天那句姐夫的敏感度,我的心里如是想。却对上眼前的人,我不由得更加警惕起来。

本来吃饭就是个借口,又加上我的心思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就连什么时候盘子里的东西吃完了我都不知道。

我发现我真的忍不了了,念念的身体和情绪根本就哪个都不能让我再等下去,我发现我根本就等不下去了。

我想和兆清屿索性将话挑明了,我们无权无势不过是鱼死网破,我正要开口,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里接吧,当我不存在。”没等兆清屿离开,我已经先一步的将他的手臂挽住,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电话我总觉得应该对我很重要。

我以为兆清屿会甩开我的手臂去接,没想到他真的就在我旁边接了起来,短短的几句话,我发现他的神色变了又变。

“是不是我妹妹出事了?”他的手刚按了挂断键,我就急急的问了起来。

“没错,抱歉,我不知道你妹妹……”

“我妹妹到底怎么了?兆清屿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跟你拼命。”我声嘶力竭:“我妹妹到底在哪里?”

我随着兆清屿上了车,一路上闯了无数的红灯,我终于看到了念念,念念光着脚丫,蜷缩在角落里,额头已经撞的不像样子。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她身边,紧紧的抱住她:“姐姐错了,姐姐不该把你留下。”我满心都是自责和心疼,我到底再做什么呀?如果不是我贪恋一个男人就念念也不会这样。

“那个……我不知道。”兆清屿试图解释,我根本都不想听他现在说了什么,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愤怒:“你走吧!我们结束了。”

我此刻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我就这样抱着念念不知道抱了多久,直到我发现我的腿跪的根本都站不起来了,念念才眨了下眼睛,看着眼前一直没走的兆清屿。

我知道念念一定害怕他了,他就像一个会夺人心的洪水猛兽一样夺心不算还要喝血吃肉。

“你走吧,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紧紧的用力握住念念的手,有气无力的说着。

“冉冉,对不起……”我从来没想到像兆清屿这么高傲的人竟会和别人说对不起,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真的不重要了。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我看着&。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手想要&。

    他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忍不住痛呼起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推开他。

  • 到下午&仅有的

    当然,他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想到下午二点要办理入职手续,我将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现金拿了出来递给他:“抱歉,我先走了。”

  • 侵略的&,我躲

    我想要拒绝,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略带霸道和侵略的吻朝着我袭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承受。

  • 着旧爱&我正靠

    老公携着旧爱去前台退房的时候,我正靠在新欢的身边等待着他开房。

  • 了星城&一员了

    上周五我通过了星城集团的终试,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了。

  • &了自己

    “冉冉,我们谈谈!”老公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往前走了一步,扼住我的手腕,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 了一口&定了下

    “这里是酒店。”我暗暗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心绪,不急不缓道:“我的羞耻心从你带她回家滚床单开始就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