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过了多久,外面的门被钟声,我企图着地去打开门,却意外发现眼睛怎么也睁不开。门外的人像是没什么足够的耐心,敲了几次门也没听见直接回复就已不再敲了,我觉得到身边的手机响了一下,门外的人好像没什么耐心,敲了几次门没有听到回复就不再敲了,我感觉到身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想应该是刚才兆清屿敲门我没给他开门,他发给了我一个短信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门被敲响,我试图下地去开门,却发现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门外的人好像没什么耐心,敲了几次门没有听到回复就不再敲了,我感觉到身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想应该是刚才兆清屿敲门我没给他开门,他发给了我一个短信吧。

我摸摸索索的想将手机拿过来,却不遂人愿直接把手机碰了下去,我只好沿着床边蹲了下去,一点点的摸索着。

手机是触屏的,除了中间那个按钮我什么也不了。好在这种事情之前已经发生了一次,我倒不是很心慌,只是想到兆清屿会不会误会我赖着不想离开?

我继续靠着墙摸索着往前走,尝试的将门打开,沿着扶梯往下走,刚走到一半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想这个声音除了洪念念我想不到有第二个人了。

我这个样子万般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尤其是洪念念,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打算转身离开。

“苏小姐,一起下楼吃饭吧?”洪念念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心里有些不悦,脸上展颜轻笑:“不了,念念你和兆总用餐吧,我先上楼了。”

“怎么这么快就走?”我看不到她的眼神表情,却从她那咄咄逼人的语气中察觉了她的不安分。

我最讨厌这种占有了别人的东西还理直气壮的不要脸。为了避免兆清屿开口留人,我先声夺人:“抱歉,洪小姐,我觉得我还是离开的要好,不然打扰你的心安理得。”

我说的委婉,洪念念应该也听的清楚了。下一刻,我就听到她和兆清屿抱怨什么时候才能搬过来,好想和他在一起。

我不由得一阵反胃,一个恶作剧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我连忙用手捂住嘴,装作呕吐状。如果说之前我还想离开成全他们,现在我反而觉得这种两女共侍一夫也不错。想来也不用我侍夫,我没事干不时的给她来点小恶趣增加点阻碍也是好的。

一这么想我恶心的更厉害了,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不经意的探上小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洪小姐你们先暧昧,我先休息了。”

说完,我也懒得再跟她废话,蹬蹬蹬的跑上楼,把门从里面关上。心里默念着十,九,八,七……念到一的时候,敲门声实时的响起。

我知道洪念念可不会轻易的罢休,她不敢惹我,只能让兆清屿过来。我将门打开,眼神对上他的视线,反正我也看不到,气势总不能输。

“我会给你安排住处。”兆清屿似乎想跟我速战速决。不过,这次我真的不能依他,搏一搏也是好的。

我摇摇头,温柔却坚定的说道:“不行,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

“我说了我会尽快帮你。”我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佯怒:“念念已经误会了你刚才的动作了。”

果然如我所想,我知道我不能口气变软,不然兆清屿一定会觉得我难缠,如果再转过来对付我,我形单影只岂会是对手。

沉默了半晌,我还是摇了摇头:“我们现在除了白佩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兆先生没什么事情我就休息了。”

我一副恕不远送的表情,转身离开。我正想着他要是将我拽住,我又该怎么办?

好在,除了一个用力关门的声音,别无其他动作。我掏了掏被门有些震到的耳朵,心下松了一口气。

不出我所料,我不离开。兆清屿带着洪念念一同离开了,现在除了我的眼睛的事情我无暇顾及。

难得兆清屿走的时候没有将阿姨遣散,我拜托阿姨帮我给陈苏杭打了一个电话。

陈苏杭过来的时候看到我这个样子,只能无奈的叹了叹气。将带过来的眼药水帮我涂好,又帮我拿出来了要换的衣服。

我从他手里把衣服接过来去卫生间换好,也不知道刚才兆清屿看到我衣服一身褶皱的样子,心里在想什么。

“给我把衣服装好了,以后可以拿过去卖二手。”我把衣服丢给陈苏杭,嘱咐道。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卖钱?”想来陈苏杭对我这样已经习以为常了,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陪我出去走走吧。”虽然没什么事,我还是觉得别扭,毕竟这也不是我的家,我现在让一个男人过来已经有些过分了,如果让兆清屿知道再小题大做更得不偿失。

“怎么不走了。”刚走了几步我就知道发现陈苏杭的脚步停住了,连身子都不易察觉的僵硬起来。

我有些莫名,正要拉着他继续往前走,我就听到一声冷喝:“苏冉冉,你知不知羞耻。”

“清屿,你怎么回来了?”我以为兆清屿已经和洪念念离开了,却没有想到他会回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却知道他生气了。下意识想探手拉住他跟他解释。

手好不容易抓住了他的手腕,却一下子被他摔了出去。我虽然穿着平底鞋,却因为眼睛看不见,一下子没站稳,差点从楼梯上栽下去。

下一瞬却被一个强健有力的臂膀从后腰揽住,我闻着那股属于兆清屿属于的味道,鼻尖一酸,眼泪几乎要忍不住了,这个男人总能轻易的拨动我的心弦。

“苏冉冉,现在立牌坊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特意咬重牌坊着三个字,我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回击他,只能怔仲的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猜中了是不是?”兆清屿嗤笑一声,又自顾自说道:“看样子这是又攀上了新的金主?既然这样你自动离开吧。”

我脸色忽然一白,我早该知道他原先对我好不过是仗着他心里的那个人。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兆清屿会对我如此绝情,我的计划里本来就不会出现第三个人。

无非是先假装替身最后给他惊喜,现在事情却朝着我不能控制的另外一个方向出发。

我可以低估任何一个人的实力,我却没办法低估念念这个字在他心里的地位。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到他的&制态度

    我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跟前,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只能尽量克制态度而不将他惹毛了。

  • ,到我&身边。

    “过来,到我身边。”他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冷光,声音清冷而威严,让我不敢拒绝。

  • 我通过&可以正

    上周五我通过了星城集团的终试,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了。

  • &就要辞

    难道我刚入职就要辞职了吗?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 &什么。

    “苏冉冉是吧?”我被他弄的心慌意乱,完全没有听清楚他刚才说了什么。

  • “谈什&?

    “谈什么?谈你们开房做了什么,还是谈我开房打算做什么?”我看着老公旁边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三个月前她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家,抢了我的老公,不也是这个表情?

  • 将手里&的眼眸

    “又见面了。”兆清屿回过头来,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深邃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样,吸引着我想不断的靠近,再靠近。

  • 她回家&滚床单

    “这里是酒店。”我暗暗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心绪,不急不缓道:“我的羞耻心从你带她回家滚床单开始就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