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左手搂着我的腰左手握着我的手。“苏袅袅。”我言简意赅。“我叫白橙”我望着白橙那双很明亮的双眸暗暗流转中,这个名字放佛就在我的脑海里,我却怎么也“苏冉冉。”我言简意赅。。...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握着我的手。

“苏冉冉。”我言简意赅。

“我叫白橙”我看着白橙那双明亮的双眸暗自流转,这个名字仿佛就在我的脑海里,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白橙,白橙橙。”我心里咯噔一下,怪不得眼前的男人我总是觉得哪里见过,原来他是白佩佩的哥哥。

想到被他又楼又牵,我心里就恶心的不行,因为白佩佩,我自然而然的连同她身边的人一同讨厌。

从刚才的不讨厌不喜欢到到此刻的心生警惕,我实在没办法安慰自己他不知道白佩佩的事情,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他,不知道陈苏杭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出意外,舞曲结束宴会主人致辞这场宴会就算结束。

到时候出了宴会厅,势单力薄的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现下,除了求助兆清屿我好想别无他法。 “怎么,我的名字不好听?”他挑眉慵懒的开口,手却不自觉的将我搂的更紧。

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只能顺着他的话摇摇头,眼神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兆清屿的身影,我只能暗自祈祷,他能看的懂我的求救信号。

可,看到他的那一刹那间,我发现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正搂着洪念念静立在璀璨的灯光下,一对壁人正在忘情的深吻着。

如果刚刚我只是怀疑他们做了什么未成年禁止的行为,难道现在现实已经毫无悬念的证实了我的想法。

我只觉得心里的酸涩在不断的扩大,再扩大,甚至连白橙跟我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

心里的愤怒我也不想再压制,我用力的将白橙的手甩开,直接朝着兆清屿的方向走了过去。

洪念念直接被我从兆清屿的怀里扯了出来,接着我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扬起手朝着她脸上煽了过去:“你到底要不要脸?”

不可置否下一瞬我的手腕已经被兆清屿狠狠扼在了手里,一丝阴狠自他的眼底划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往这边看的人越来越多,我知道如果我不给他一个交代,他绝对能让我出不了这个大门。

我看着洪念念躲在他怀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冷哼一声,苦肉计我也会。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委屈的拽住兆清屿的袖口,眼神里满是被悲伧:“和我跳舞的那个人是白橙橙,你答应我的。”

我语气里透着绝望,眼神还时不时的不安的偷偷看着他,抿抿唇,继续说道:“我给你发了好几个求救眼神……你没看到……我只能……”

兆清屿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脸色却比刚才好了些。只是祸已经闯下了,总要有人收场。

现在自然是不可能我和洪念念同时跟兆清屿离开,不然明天的新闻就不像宴会这么好处理了。

我低下头瞪了一眼洪念念,我想如果她聪明的话,我给的暗示足够明显,显然她还算聪明。

没等兆清屿作出选择,洪念念已经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一脸善解人意的开口:“我没事,你们先走就可以。”

“念念?”我看着兆清屿不忍心的模样,有些生气,却还是先一步的伸手挽住兆清屿的臂弯,温柔道:“那念念我们先走了,刚才的事情实在抱歉了,我想你也不会怪我。”

“当然不会。”洪念念立刻摇摇头,我想哑巴吃黄莲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不然她的脸怎么会扭曲的这么厉害。

当事人既然都说了没关系,别人最多也只能当兆清屿处理不好男女关系,也不会再说什么。

“那念念,我先送苏小姐回家,明天想吃什么,发短信给我。”兆清屿边说着,还不忘宠溺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送苏小姐回家。”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变得如此陌生,也是他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自然要跟的无关紧要的人撇清关系。

我看着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宠溺的摸着她的头,我是不是应该有些庆幸,他没有把我的手给拨开。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直到兆清屿转身的时候,我才如梦方醒。

大摇大摆的挽着兆清屿的手臂,悠然自在的往宴会厅外走去,只有我知道,出了这个宴会厅,会有更猛烈的暴风雨等待着我。

一路上兆清屿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专注的盯着眼前的路况。只是,他开的速度太快,我知道,他是在克制自己的愤怒。

念念,他的珍宝,以他爱的程度,岂能容忍我刚才的那一巴掌。

“我们结束吧,你提要求。”我另外一只鞋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兆清屿已经将目的说了出来。

我拿着鞋的手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我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可以先住在这里吗?我没有地方去。”

可能兆清屿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吧,有些不确定的又说了一遍:“我说我们结束了,你随便提要求。”

“我知道。我今天先住在这里明天搬出去好吗?”我的眼泪已经快夺眶而出了,我不想让他看见,只能咬住牙故作轻松道。

又怕他不相信,我将另外一只鞋换了下来,放到了鞋架上随口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要白佩佩何慕下地狱就可以了。”

不知道他听到没有,我已经不继续再待下去了,飞一般的跑上楼,随便的进了一间卧室将门从里扣上。

“就这么结束了吗?是不是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我的眼泪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我听到兆清屿的敲门声,我听到他说讲牛奶帮我放到了门口。他的好就像毒品一般,只吸一口,便刻入骨髓,进入血液,欲罢不能。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觉得自己快哭死了,眼泪还是止不住,我才想起来,眼药水连同包包都落在了兆清屿的办公室。

我突然有些害怕,会不会就这样哭瞎了。我想出去告诉兆清屿我是念念,我想是不是应该去找医生看看。

就这么胡乱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这么睡着了。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你疗伤&”他自

    “我帮你疗伤,作为条件你留在我身边。”他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有等我回答,他已经扬手将我的裙子脱了下去。

  • 想说什&他惹毛

    我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跟前,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只能尽量克制态度而不将他惹毛了。

  • 因为愤&”

    我特意咬重夜晚两个字,不出意外,老公因为愤怒的脸都红了起来:“苏冉冉,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的羞耻心在哪里?”

  • 滴输入&了一个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着却不&知道什

    难道我刚入职就要辞职了吗?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 &那五百

    “你走吧!下次再见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兆清屿从兜里掏出钱包,将那五百块钱放了进去。

  • 我,仰&,将自

    对于已经一年多没有工作的我,仰望着几乎将要耸立云端的星城大厦,将自卑胆怯压制住,才抬起脚走了进去。

  • 他开房&。

    老公携着旧爱去前台退房的时候,我正靠在新欢的身边等待着他开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