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她也不是从几年前被人被包养了吗?”陈江浙说这了将我的手心给用创可贴粘好了。但是我没想起洪念念会被被包养,出国留学这些年我基本上和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当年大伯让我可以选择不过我没想到洪念念会被包养,出国这几年我几乎和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当初大伯让我选择我和妹妹只能一个人留下,他养不了两个孩子的时候,我只能把妹妹留下,将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去米国的机票。。...

“什么?她不是从几年前被人包养了吗?”陈苏杭说这已经将我的手心给用创可贴粘好了。

不过我没想到洪念念会被包养,出国这几年我几乎和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当初大伯让我选择我和妹妹只能一个人留下,他养不了两个孩子的时候,我只能把妹妹留下,将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去米国的机票。

那几年我不停的边兼职边上学,困了睡公园长椅,洗澡就借别人的卡,更别说昂贵的越洋电话,好不容易等第三年我能买起一个手机的时候,没想到第一个接到的却是念念出事的电话。

物是人非事事休,无可厚非,对于别人的选择外人本身就没有资格干预,况且我也不是什么清白的圣母白莲花,不过既然她看上了我的人,我也只能将她划分为我的对立面。

我的嘴角微微上翘,我并没有继续再和他继续洪念念的话题,倒是嘴上打趣起了他贴创可贴的手法一如既往的难看。

“兆清屿被洪念念骗走你真的没感觉?”陈苏杭眼神复杂的盯着我,好似要将我的心思都给盯出来一般,让我无处遁形,我只能将脸别过去,尽量远离他的视线。

“冉冉!”陈苏杭伸出双臂将我的双肩扭过来,我看着他紧抿着唇,我就知道他一定生气了,我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故作轻松道:“我真的没事,反正正主也是我。”

“你……”陈苏杭还想说什么,服务员已经过来敲门,宴会已经正式开始,让客人都下去。

他应了一声,又看了我一眼,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他带着满腹的心酸我又何尝不是,我是不能爱,而他却爱上了我这个不能爱的人。

下楼的时候,兆清屿和洪念念已经在宴会厅了。我下意识的不让自己去关注他们两个人的暧昧,却还是在经过的无意间看到了他领口那枚淡淡的不易察觉的粉色口红印。

他们刚才真的去开房了吗?这么快他们就上床了吗?这个念头毫无预兆般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一股冷意自脚底冲进我的四肢百骸,如果不是有陈苏杭扶着我,我怕我会直接跌在那里。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有些不甘心的扭过头去,最终快要对上他视线的时候他将头别了过去。

理智告诉我,我此刻千万不能轻举妄动,我知道平时我再嚣张跋扈张扬都可以,现在不行,站在他身边的是念念。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总有机会收拾她的,这种心理暗示让我心里好受了。

这样的宴会我几乎都没有参加过,陈苏杭又时不时的被别人叫走聊天,久而久之下来,即无聊又吃力。

尤其是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我身上扫来扫去,让我着实不自在,好不容易等到陈苏杭回来,却没想到他要离开一下:“我陪你一起去!我简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这里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让我实在没有安全感继续留下去。

“你去房间等我好吗?我一会儿就回来。”我从陈苏杭手里接过钥匙,看样子他一定是有特别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抛下我不管。

我望着他急忙离开的背影,心里隐隐不安,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刚刚是兆清屿现在又是陈苏杭。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位置上,刚刚坐下,宴厅大灯关闭,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悠扬的音乐声冉冉响起,舞台中央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对情侣,翩翩起舞。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舞蹈,正要起身上楼,就看到有几个男人往我这边走来,这几个人我不认识,不过他们眼神里的情欲我却看的明明白白。

下意识地起身离开,却好歹不歹的撞进了为首的那个人的怀里。一抬眸,就看到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半眯着。

幽邃的深眸里玩味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温柔。

我有些不相信的又看了一遍,确实是温柔。一时,我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到底想做什么,但还是迅速的回过神来,连忙将他轻轻的推开,开口:“抱歉,撞到你了。”

“打算离开?”他眼神无比温柔,俊美的脸上也挂着同样的微笑,我竟不觉得讨厌。但还是点了点头:“不太舒服,想回家。”

“不知道能不能先陪我跳一支舞,或者喝几杯酒?”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自顾自说着。

刚才还觉得他不错的,现在我只觉得他轻浮,正要拒绝,就看到不远处兆清屿紧握着洪念念的手,翩翩起舞。

我一时光顾着被愤怒冲昏头脑,像是赌气般,大方地将手递给他,笑颜轻柔:我荣幸至极。”

直到站在舞池中央我才想起来,我根本就不会跳舞。我有些为难的看了眼眼前的男人,悄声说道:“我不会跳舞,怎么办?”

“没关系,搂紧我就可以。”他边说着边将我整个人又往他怀里带了几分。

大庭广众和陌生的男人手牵手不说又搂搂抱抱,我自己怎么样都觉得别扭,总觉得没必要为了别人作贱自己,可一到现实我还是忍不住的想去气气兆清屿,哪怕我知道我根本就气不到他。

“你认识兆总?”被眼前的男人突如其来的靠近,我有些不适的想躲开,只是没想到他是为了跟我说话,暗怪自己多心。

听他这么一说,我扭过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对上兆清屿那双几乎崩射出冰刀来的眼眸,我从他的眼里分明看到了浓浓的占有欲。

难道,他对我还有感情?下一秒,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正当我准备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兆清屿的视线已经别了过去。

他的手亲昵的揽住洪念念的腰,看他亲昵的附在她的耳边,不知道说什么,只把洪念念逗得直笑。

我的心下一凉,紧紧的攀住男人的手臂,好似这样就能将我心里的愤怒给压制住。

我突变的脸色和愤怒的情绪尽落男人的眼底,我也不想掩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问题,何必多此一举。

舞曲……悠扬……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我躲

    我想要拒绝,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略带霸道和侵略的吻朝着我袭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承受。

  • 着牙说&是不想

    老公顿时没了气焰,可是,谁知道,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紧张的冒汗,心痛的都快窒息起来,我不知道我现在面对他们这对狗男女竟还能咬着牙说出这么多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 么还没&声音低

    “不是要报复吗?怎么还没开始”男人的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 &感情还

    “苏冉冉呀苏冉冉。”我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那边乱七八糟的感情还没处理完,这边还能动别的心思。

  • ,又不&海。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 其来的&下意识

    他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忍不住痛呼起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推开他。

  • 身边。&”他自

    “我帮你疗伤,作为条件你留在我身边。”他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有等我回答,他已经扬手将我的裙子脱了下去。

  • 的眼眸&底,像

    “又见面了。”兆清屿回过头来,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深邃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样,吸引着我想不断的靠近,再靠近。

  • 明目张&也是这

    “谈什么?谈你们开房做了什么,还是谈我开房打算做什么?”我看着老公旁边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三个月前她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家,抢了我的老公,不也是这个表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