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去找他。”四个轻衣袂飘飘的字就这样飘进了我的脑海里,却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上,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去见他,就算我都不明白他去了哪里。之后原本我以为还能在这里住一晚,所之前本来以为还能在这里住一晚,所以和代驾约好了明天过来接,现在也只能坐大巴回去,回去之前我看了眼手机,屏幕干干净净的,电话没有,短信也没有,我一时心里涌出一股酸涩,看样子陈苏杭真的和我生气了,不过,此刻我已经无暇顾及他了。。...

“回去找他。”四个轻飘飘的字就这样飘进了我的脑海里,却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上,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见他,哪怕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之前本来以为还能在这里住一晚,所以和代驾约好了明天过来接,现在也只能坐大巴回去,回去之前我看了眼手机,屏幕干干净净的,电话没有,短信也没有,我一时心里涌出一股酸涩,看样子陈苏杭真的和我生气了,不过,此刻我已经无暇顾及他了。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兆清屿秘书打过来的,兆清屿在锦绣国际酒店。

我望着“1808”号包厢,又再次确认了是短信上的地址,按了几次门铃都没有人开门,正当我试图拍门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

一股烟酒味直冲脑门,呛的我有些刺鼻,我一眼就看了手里拿着红酒瓶半瘫在沙发上的兆清屿,旁边还有三四个人,皆怀搂着美女,玩的不亦乐乎。好在他身边没有美女,这多少让我送了口气,顾不上别人的眼光,连忙跑到他跟前,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清屿!”

“你来干什么?”不同于以往的温柔,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清冷,眉头紧皱着,眼神阴冷。

“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过来找你。”我如是回答,眼神却尽量回避,刚刚他冰冷的眼神,我已经隐隐不安,更别提他们投射过来的那略带玩味的神情,着实让我吃不消。

“哟,兆总这是后院要失火的节奏呀?”其中一个男人将酒杯递给旁边的女人,朝着我笑了笑,又揶揄道:“你是苏冉冉吧?我们家清屿找你可费了半天劲,那人恋旧,要不是你跟他小情人长得像,名字……”

我还没有开口回答,兆清屿已经蓦的站了起来,他像护食似的将我搂在怀里:“今天先这样吧,我先走了。”兆清屿不由分说的就要带着我离开。

“别呀,苏小姐好不容易也过来了,不如再玩会。”刚才说话那人好像完全没有眼力见,直接伸手将我拽了过去,我站不稳,只好任由他将我拉到沙发上。

本就是滑到了沙发上,我看着兆清屿越来越紧皱的峰眉,我知道他误会了,正欲解释,就看到兆清屿已经坐回了原位,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按了下去。

“来来来,苏小姐喝一杯。”刚才那人直接从旁边美女手里拿了个酒杯,满满的倒了一杯酒递给我:“鄙人姓苏,单字藏,按理说咱俩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我看着他那相见恨晚的样子,胃里就恶心的不得了,我现在满心都想着刚刚兆清屿的动作,哪里还顾得上和他逢场做戏。

可是,我知道,这里面哪个人我都是不能得罪的,我微微笑了笑,将酒杯端了过来,把玩着杯托,浅笑嫣然:“苏总让小女子喝这杯酒小女子自然没问题,不过总要有个明目吧?”

“哟……小美人当真伶牙俐齿,鄙人最喜欢你这款了。”他话锋一转又继续说道:“不如,兆总借我几天?”

虽然讨厌他的玩笑话,我的眼神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兆清屿,期待中透着担心。

良久,没有等待到他的回答,已经被妈妈带了一堆小姐进来打断,我这才知道刚才的那个红色的按钮的用途。

不知道他找这么多的女人做什么,那我又算什么,我的心里拧成一团,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场合,从苏藏身边站了起来,跑到兆清屿身边坐下,双手环住他的臂弯,娇嗔:“你看看我,我哪里不好,和你找的人名字像,长得像,我也不介意你把我当作她的替身呀。

“嘶……”说完了我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看着在场的他们一脸震惊的表情,我恨不得直接咬舌自尽。但是话都说出来了,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要不然你跟我回家,要不然你以后也别找我了。

“你以为你是谁?”兆清屿明明都快醉的不醒人事了,眼睛竟然清明的如此好看,连发脾气都是这么好看,趁着我怔愣,兆清屿将我的手他的胳膊上扯开。

胳膊突然的落空,让我有些不适,反正都这样了,我又厚着脸皮将手再次环住他的臂弯。抬起头冷冷的看了眼面前这些对我充满敌意的女人,淡淡的开口:“散了吧,没看兆先生有人陪了吗?”

“凭什么?”为首的女人对我的话嗤之以鼻,看我的眼神除了不满更像是如果可以恨不得杀了我的那种。

“一个男人而已?虽然这个男人是值得爱的,但是上升到用杀人的眼神。我突然想到了白佩佩,也不是被何慕总那副皮囊迷的神魂颠倒。

兆清屿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会不会有一天我和念念一同下场,我的手脚一瞬间冰凉刺骨,在没有来得及开始之前我就要将所有的邪念扼杀在摇篮里。

我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视线若有若无的扫视在那个女人身上,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凭什么,就凭我是替身,你连替身的资格都没有!”

比起刚才只想速战速决,我现在更期待兆清屿听到我这样说会如何表示?

我微微抬眸暗瞥了眼兆清屿,他的眼睛微闭着,长长的睫毛微翘,神情淡定,我看不出他的表情,一时分不清楚该如何判断。

“你……”那个女人还想反驳,已经被旁边的女人拉住,他们的负责人也只能站在原地感觉着这诡异的气氛。

我嘴上虽然逞了英雄,但是我知道没有兆清屿的命令他们在场的人都不敢离开。

我眼角环顾了下四周,兆清屿不说话,而其他人也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各自玩着各自的游戏。

我不禁苦笑,也是,我不过是一个替身,他们怎么会为我得罪了堂堂的兆总。

就在我以为兆清屿会不会喝的已经不省人事了,我正打算豁出去继续死缠烂打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快速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不等众人说什么,拉着我的手直接跨步向门外走去:“我先走了,失陪了!”

“这就走?那苏小姐?”苏藏好像完全不介意刚才的事情,又继续上一个问题开始试探。

我正要拒绝,兆清屿已经先我一步的开口,声音不轻不重,正好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听清楚:“想要念念,拿你的云巅来换。”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我将乱&打开滴

    我看着他先行一步的背影,我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了起来,拿起手机打开滴滴输入了一个目的地。

  • 决定,&海。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 脸直接&谈?”

    老公看到我的表现,脸直接就沉了下去,鼻子冷哼一声:“你到底愿不愿意谈?”

  • &扼住我

    “冉冉,我们谈谈!”老公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往前走了一步,扼住我的手腕,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 &气焰,

    老公顿时没了气焰,可是,谁知道,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紧张的冒汗,心痛的都快窒息起来,我不知道我现在面对他们这对狗男女竟还能咬着牙说出这么多话,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 耸立云&,将自

    对于已经一年多没有工作的我,仰望着几乎将要耸立云端的星城大厦,将自卑胆怯压制住,才抬起脚走了进去。

  • 面了。&将手里

    “又见面了。”兆清屿回过头来,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深邃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样,吸引着我想不断的靠近,再靠近。

  • 有若无&的打量

    我抬起头来,视线若有若无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笔挺的西装,冷峻傲然的站姿再加上一副禁欲的脸庞,我有一瞬恍惚,刚才那乖巧绅士的男人是别人。

  • ,眼前&,是我

    兆清屿,眼前的男人,是我在看到何慕和那个贱人进了酒店之后特意找了一个酒吧用五百块钱雇的一个人。

  • 什么?&旁边的

    “谈什么?谈你们开房做了什么,还是谈我开房打算做什么?”我看着老公旁边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三个月前她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家,抢了我的老公,不也是这个表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