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养成了每次做完后宁静的靠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地等着睡意来袭。“苏袅袅做人做事要不懂得知恩图报!”不明白过了多久,我都快睡着了了的时候,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脑子一下子清“苏冉冉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快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也习惯了每次做完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等着睡意来袭。

“苏冉冉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快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脑子一下子清明了起来,好半晌,我才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一句知道,借着月光我看到他的睫毛因为我这句话微微颤了颤。

“睡吧!”他探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轻声开口,听不出喜怒哀乐。

凝视着他已经紧闭的双眼,明明已经很困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不敢动,怕稍稍一动就会将他惊醒。

那句话到底暗示着什么,等我睡着了都没有想明白。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兆清屿已经不在了,我想到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也没有多想。

从柜子里拿了几件衣服装进了包里,又去银行取了一趟钱,我才去租车公司找了一个车去了我想要去的地方。

看着银行卡里越来越多的金额,不得不说,兆清屿真的算是一个完美的情人,长得好,性格好,重要的是在金钱上和感情上从来不曾苛待了我,当然这些是我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的前提。

我去的地方离市区大概两个小时,为了避人耳目我选择了租车和代驾,我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心里无限酸涩,好半天,我才努力的强迫自己扯出了一个微笑,按响了门铃。

昨天已经提前打了电话,所有没过多久里面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已经将我接了进去。

“陈医生,我今天可以进去了吗?”我微微一笑,试探性的朝着旁边的男人询问道。

我看到旁边的男人摇了摇头,我只能失望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被陈医生轻车熟路的带到一个普通的单人病房外,我透过监视器看到里面那个女人,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整个人蜷缩在床角,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喃喃自语。

屋里的人是我的妹妹,叫做苏念念,比我小一岁,本该是如花的年龄却只能在这里每天靠镇定剂度过下半生。

而这一切都是拜白佩佩所赐,当时我的妹妹和何慕同校又是同班何慕的女朋友在隔壁一个学校,何慕一心暗恋念念,自然也不会告诉他有女朋友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佩佩发现了念念的存在,她不想和何慕摊牌,只能将怨气撒在了念念的头上。

如果不是我提前从国外回来,如果不是无意中听别人当饭后谈资讨论这件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想不到,就差一点,她这辈子就见不到我的妹妹。

我想过报警,可是,面对那些有背景的人,报警有什么用,我唯有用自己的方式帮妹妹报仇。

“冉冉,你最近过的好不好?”我的思绪被一个温柔的男声打断,我没做声,微微抬了抬头,尽量不让已经无处可放的眼泪溢出来。

好半晌我才稳定住心神,转了过去,朝着那人扯出一抹连我自己都觉得难看的微笑,轻声道:“我挺好的,多谢陈医生关心。”

我口中的陈医生名字叫做陈苏杭,我们两家从小就是邻居,从小到大我和念念跟他三个人一直是最好的朋友,我出国前将念念托付给了他。

“冉冉,你非要和我这么疏离吗?”眼前的男人眼神黯淡下去,表情好似在生气,却又好似没有生气,我看着他突然有种不安的错觉。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这几个字我再清楚不过,可潜意识里却还是认为是他没有保护好念念。

他应该也是这么认为,不然这三年里面他也不会寸步不离的守在念念的身边。

一阵沉默之后,我将手里的衣服递给陈苏杭率先走了出去,他的办公室离病房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却像是走了几十分钟,如果不是艳阳高照,我真的怀疑自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不然为何会如此压抑的让人窒息。

待我进了办公室之后陈苏杭也走了进来,他的办公室很大,比兆清屿的办公室也不遑多让,想到兆清屿,想来他应该也已经下班了吧?不知不觉我的嘴角已经上扬。

“我找到他了。”我轻轻的开口。然后又是一阵沉默,我感觉到他明显的怔愣一下,似乎在确定我是真的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人,还是在骗他。

“是真的!”我适时的补了一句,其实我来这里一件事是为了看望苏念念,一件事为了当面告诉他我和他已经彻底的没有可能。

我已经做好了等待他暴风雨的准备,却没想到他在听我说完之后,连头都没有回的夺门而出。

“看来,应该找时间让念念换个地方。”等了半天都没有看到陈苏杭有回来的迹象,我只好给他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他我先走了。

从医院出来,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反思了下最近的所作所为不禁为自己的的胆子大咂舌。

此时,肚子里传来了一阵抗议的腹鸣,我这才想起来我一路风尘仆仆的光顾着过来,而忘记了吃饭

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走了进去,要了一份简单的套餐,刚吃了没几口,就听包里的手里蓦地响起来,我连忙放下筷子,拿出电话看了眼竟是兆清屿办公室地电话,不知道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连忙接了起来。

“苏小姐,您知道总裁去了哪里吗?”打电话的竟然不是兆清屿而是她的秘书,听着她秘书焦急的口气,我也跟着担心起来,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兆清屿去了哪里?只好如实回答道。

“那这样,我就不打扰苏小姐了。”对方见我也不知道,没等我继续问别的,就挂了电话。

看样子他的电话是打不通了,不然秘书也不会找到自己,虽然说我们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

书评(253)

我要评论
  • 好。”&这个尴

    “经理好。”我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只想快快的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 ”我忍&不住自

    “苏冉冉呀苏冉冉。”我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那边乱七八糟的感情还没处理完,这边还能动别的心思。

  • 样和我&歉,我

    当然,他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想到下午二点要办理入职手续,我将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现金拿了出来递给他:“抱歉,我先走了。”

  • 施舍和&。

    看着镜子里犹如黄脸婆的我,没有社交,没有工作,只有老公每个月一次金钱上的施舍和经常上门找茬的公婆。

  • 的女人&”他如

    “苏冉冉,何慕为别的女人守身如玉,你还矜持什么?”他如天籁般的声音缓缓进入我的耳朵。

  • 那个贱&找了一

    兆清屿,眼前的男人,是我在看到何慕和那个贱人进了酒店之后特意找了一个酒吧用五百块钱雇的一个人。

  • 女人一&,抢了

    “谈什么?谈你们开房做了什么,还是谈我开房打算做什么?”我看着老公旁边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生气,三个月前她明目张胆的住进我家,抢了我的老公,不也是这个表情?

  • 吻,让&推开他

    他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忍不住痛呼起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推开他。

  • 办?’&的看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是说,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兆清屿,等待他接下来的决定,我已经想好了不就是上一次床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 上周五&。

    上周五我通过了星城集团的终试,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