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白先生会让白佩佩给我诚恳道歉,而已我没想起兆清屿刚说着这句话,白佩佩了主动回来跟我诚恳道歉了。“真的对不起……”她的声音极轻,豪无诚意。我非常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却但是说了“对不起……”她的声音极轻,毫无诚意。我不满的皱了皱眉,却还是说了没关系。她知道这句对不起多么没有诚意,我也知道我这句没关系多么敷衍了事。。...

我想到白先生会让白佩佩给我道歉,只是我没想到兆清屿刚说完这句话,白佩佩已经主动过来跟我道歉了。

“对不起……”她的声音极轻,毫无诚意。我不满的皱了皱眉,却还是说了没关系。她知道这句对不起多么没有诚意,我也知道我这句没关系多么敷衍了事。

两个都恨了彼此那么久的人,岂能因为这简单的六个字就言归于好,不过我却不想再为难她,不是我突然仁慈了,而是我知道兆清屿和白先生还有生意要做,不能太过分了。

这顿饭自然是吃不下去了,等我说了那句没关系之后,兆清屿已经先行一步带我离开。

不得不说兆清屿是一个称职的情人,对我好到事无巨细,如果我不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离异女人,我还真的以为他是不是图我什么。

从餐厅出来,兆清屿又带我去了另外一家餐厅,不同于刚才的日式风格现在是实实在在的中式餐厅,已经过了中午,偌大的餐厅里只有零星几人,还是分布在各个角落周边,说不出的寂廖。

我安静的靠在背椅上,手里扒着饭,眼眸微抬,视线偷偷的扫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对于兆清屿长得好看一事我一向赞同,只是我没想到他不仅长得好看连吃饭都这么优雅,如果说我吃饭的时候故意装成大家闺秀的样子,那么他就是真的大家闺秀了。

“我有那么好看吗?你连饭都不吃了?”也不知道我打量的太过火了,还是他猜到了我想什么。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这么一吓,我的手一松,筷子直接掉了下去。

“怎么那么不小心。”在我正为被抓包而窘迫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将一双新的筷子给我递了过来。不过,好在他并没有继续纠缠上一个问题。

看饭吃的差不多了,我才想到自己要和兆清屿说的事情,我吞吞吐吐的开口:“我想明天请二天假。”我已经找好了借口,如果他不同意我就说我老家有事需要回去一趟。

却没想到,他只是点了点头,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我:“我们不过是一份在一起的协议而已,你不用觉得卖给我,你应该有自己的空间。”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在这里,我可以帮你另找一个房子。”

“不不不,我没有离开你的打算,我觉得现在挺好。”我刚才听到他说不是卖给他,而且还给我另外找房子,我突然有些惊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哪天会离开他。

“别着急,我就问你下。”兆清屿可能也没有想到我能这么激动,他深邃的眼眸透出一股不可名状的复杂,我看不透,也不想猜。

我压制做心里的闷闷不乐,我不想两顿饭都吃的不愉快,我嘴角微微上扬,悄悄的朝着他的额头轻啄了一下,我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知道,却没有注意到我身后一闪而过的人影。

吃过饭兆清屿回公司,我自己打车回了别墅,没想到却看到了门外站着的白佩佩,我知道刚才的事情她跟我一样不会轻易放弃,不过我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过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进来说吧?”我拿钥匙将门打开,侧身将她让了进来,相比一个疯子般的复仇者来说,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温柔优雅的人,毕竟将一个人一刀一刀的凌迟而死,可比直接置于死地来说有趣的多。

白佩佩可能没有料到我会这么温柔,眼神中满是狐疑的打量着我,我也不吭声,任由她的视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终究还是颓败的别过脸去,走了进去。

家里的阿姨和管家都各司其职,我想兆清屿应该也跟他们打了招呼,我以这个家的女主人的身份留下,虽然心存感激,我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吩咐阿姨给白小姐沏了一杯雪莲茶,我优雅的靠在沙发上,等待着白佩佩开口,她可能没有想到我会知道她的喜好,望着她诧异的眼神。我将落下来的一缕头发往耳后捋了捋,淡淡一笑:“白小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实在想不出来苏小姐和我为何意见那么大?难道就是因为一个何慕?若是这样我也还给了你一个孩子,我们不可以就这样算了吗?”

我注意到白佩佩的双手不知几何时已经不安的搅在了一起,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怕被我拒绝的不安,眼中却透出些许期望。

既然有希望,我怎么会让她失望呢?我微微一笑,将白佩佩其中一只手握在了手心里,目光人真且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和你想的一样,只要你不怪我把你的孩子弄没了就好。”我边说着边叹了一口气,语气说不出的愧疚。

其实我知道,她也知道,我们都不会轻易的原谅对方。现在她为了父亲的生意,我为了让她放松警惕。

“当然不会了,我也不会再和何慕在一起了,你放心吧!”她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表了忠心。

“其实没必要,我现在真的觉得你们挺合适的,我也会支持你们的,毕竟该过去的还是过去的好。”我觉得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就是看她自己的反应能力了。

我低头看了眼时间,从她进来到现在,连带着中间几次沉默,没想到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白佩佩看到我看表,也知道她呆的够久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我告别,我看着她的手从我的手里抽走,微笑着目送她出了门。

门后,我的笑容愈发冰冷,这么多年的筹备,我怎么可能让自己功亏一篑。

我扭过头,重新坐在沙发上,再过三四个小时兆清屿就该回来了,我想着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只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静待着时间流逝。

感觉身体被一个温暖的东西覆盖上,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对上兆清屿那张帅气英俊的脸:“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的问话里带着我都不曾察觉到的惊喜。

“刚回来,怎么不回卧室睡。”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仅有的&:“抱

    当然,他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想到下午二点要办理入职手续,我将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现金拿了出来递给他:“抱歉,我先走了。”

  • 一步,&里满是

    “冉冉,我们谈谈!”老公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往前走了一步,扼住我的手腕,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 男人开&是和老

    是的,我也在和其他男人开房,还是和老公在同一个酒店。

  • 了良久&正确的

    成全他还是毁了他让我犹豫了良久,终于我决定还是放过自己,我想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活到如今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 八糟的&没处理

    “苏冉冉呀苏冉冉。”我忍不住自嘲的笑笑,那边乱七八糟的感情还没处理完,这边还能动别的心思。

  • ,到我&身边。

    “过来,到我身边。”他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冷光,声音清冷而威严,让我不敢拒绝。

  • 不会脏&到我。

    我将他的手用力的拨开,不动神色的往后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好似这样他就不会脏到我。

  • 只大手&,略带

    我想要拒绝,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略带霸道和侵略的吻朝着我袭来,我躲闪不及,只能承受。

  • &已经扬

    “我帮你疗伤,作为条件你留在我身边。”他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有等我回答,他已经扬手将我的裙子脱了下去。

  • &,眼前

    兆清屿,眼前的男人,是我在看到何慕和那个贱人进了酒店之后特意找了一个酒吧用五百块钱雇的一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