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耀石般很明亮的瞳仁里闪动着深入探究的目光,我一怔,下意识地又低了眼眸,敢逼视他的视线。半响,他冷冽沙哑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语气有几分的疑惑:“你这是在醋意大发吗?”他这半响,他清冷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语气有几分的疑惑:“你这是在吃醋吗?”。...

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里闪烁着探究的目光,我一怔,下意识地低下了眼眸,不敢直视他的视线。

半响,他清冷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语气有几分的疑惑:“你这是在吃醋吗?”

他这番话,直白的让我的脸瞬间泛起了红晕,有些像是秘密被拆穿后的窘迫感,我抬头,又急又慌的否认着:“才没有,我又不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吃醋!”

他听到我这句话,脸色渐渐下沉,眸子里的冷冽越加骇人,冷声解释道:“安雅是我妈的干女儿。并不是你以为的情妇。”

他的回答将我心口所有的疑惑全部都解散,心情不禁由阴转晴起来。

我抬眸,看着他,抿了抿唇,刚想要说些什么,他却撩起上衣,背对着我命令道:“给我上药。”

我有些诧异,只是当目光触及到他腰间纱布透出的血迹时,我的心莫名揪痛了下。

他是救我受的伤,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他。

小心翼翼将他的纱布慢慢拆开,动作轻柔的将药水擦拭到他的腰上。但,尽管我的动作很轻。他还是痛的瑟缩了下。

我的眉头不禁皱起,满是疼惜的朝着他的腰间靠近,嘟起嘴,温柔的吹拂着他腰间的伤痕,试图降低他的疼痛。

“许温暖。”

突然,他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我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只听他继续道:“别走了,就留在我身边吧。”

拿着药水的指间蓦地缩紧,我低下眼睑,内心不断地翻涌着复杂的情愫。

气氛骤然间变得极其尴尬,空气都仿佛凝结了一般。

良久,陆明睿这才转过身来,他一把握住的我的手,手心的炙热通过我的手背传来暖流,混合着血液涌向我的心脏,我眨了眨眼睛,依旧没有说话。

他深邃的墨色眼眸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就连声音都不禁冷了几度,有些威胁的说道:“你升设计总监时那个合同其实有一个附加条例,如果三年内,你贸然离开我,便要赔偿我100万。”

“反正100万也不多,你既然有的是闲钱,我也不强留你。”

陆明睿的话,犹如当头一棒,将我的脑袋砸的有些晕晕乎乎,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合同里居然还会有这么一条,都怪自己当初没有仔细查看一番。

想来,我早已经就掉进了陆明睿这个老狐狸的陷阱了,现在想要脱身都是痴人说梦了。

见我一脸震惊的模样,陆明睿嘴角又勾勒起一抹浅笑,长臂一揽,便将我拥进了他的怀中,我的头被强迫倚到了他健硕的胸膛上,他一说话,胸腔便发出闷闷的回声。

“许温暖,看在我救过你这么多次的份上,别离开我了,好吗?”

有些哀求的语气在我的耳畔回响着,我微微一愣,蓦地抬头,看着他侧脸坚毅的线条上,流动的清冷神色。

抿了抿唇,我有几分期待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陆明睿,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这话刚一问完,陆明睿便浑身一僵,脸色都变得有几分森冷起来,他松开我,眼眸中寒光陡闪,薄唇轻启道:“我不会喜欢你的。”

如此决绝的回答,宛如利刃般插进了我的心口,痛的让我眼眶发酸,我赶紧低下眼帘,隐去自己眸中的泪水,有几分认命的点了点头,道:“嗯,那样最好了,省的日后说不清。”

眼下,我只有如此回答,才能挽回自己那最后的一抹自尊。

我故意装作没事人一般起身,看着他依旧苍白的俊脸,犹豫了半响,还是贱骨头的关心的嘱咐了一声:“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而陆明睿则是阴沉少顷的冷声“嗯”了一句,便转过身去,不再看我。

我见状,也不想打扰,而是快步的去了厕所,打开水龙头,任由冰冷的水淋到我的脸上,顷刻间,泪水夺眶而出,我抬头,看着镜子里倒映出自己狼狈的模样,不禁冷嘲起来。

是我先招惹了他,是我没出息的先将自己的心丢了,他不爱我,我不能怪他。

可越是这么想,眼眶便越发的泛红起来,我将水龙头开到最大的声音,掩盖住自己的哭声,不让陆明睿听到。

现在自己如此悲哀,都是我咎由自取,都是我活该。

我无声的在心里催眠着自己,但泪水终究还是从指缝中渗了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陆明睿之间的气氛依旧淡漠尴尬。

倒是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正襟危坐的将一块辣子鸡块夹到我的碗里,我受宠若惊的抬眸看着他,谁知他却依旧一脸面瘫的模样,仿佛刚刚是别人给我夹的菜似的。

他这别扭的性格,让我恼火,愤愤的将那块辣子鸡块又放回了碟子里,余光偷偷打量到他脸色铁青的模样,我不由的吞了下口水,压抑下了自己的恐惧。

尽量平稳的开口解释道:“我胃疼,不能吃辣。”

听到我这么说,陆明睿蓦地扭头打量着我,他这赤裸裸的视线,让我下意识地有些心虚,不敢与他四目相对,赶紧低下了头,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

几下,便将米饭全数都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迅速的起身,留下一句:“我吃好了。”便迅速跑回卧室里。

关上了门,我紧绷的神经这才有几分放松,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缓解自己紧张的心跳,谁知,这口气还没呼出来,卧室的门便被人一把推开,而陆明睿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缓缓地走了进来。

我一惊,瞳孔倏而睁大,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质问道:“你干什么?”

他盯着我,那双墨色的黑眸一扫,硬生生的将我吓得不敢有任何动作起来,甚至连呼吸都被震慑的骤然停止。

半响,他微微垂下眼睑,将身后的牛奶和胃药递到我的面前,幽幽的开口道:“吃了药,把这牛奶喝了,就睡觉吧。”

他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瞠目结舌,内心委屈复杂的情绪在我心口翻涌着,我看着他,极其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气地时&拍了拍

    就在我哭得快喘不过气地时候,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下意识的抬头,入目便是一张俊脸的太过于精致的脸。

  • 打在岸&波浪,

    水花翻滚着拍打在岸边,激起层层波浪,仿佛可以将人的烦恼全数冲洗干净一般。

  • 便有人&下一个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有人在我的背后狠狠的推搡了一下,突然的大力让我有些趔趄,脚下一个踉跄,尖叫一声,便跌进了河里。

  • 千万T&我灭口

    他提到这个,我的眼泪便越来越多,语带哭腔地向他叙述着我的悲惨:“我老公偷了我的公章挪动了一千万T.N公司的公款,刚刚是他推我下河的,他想杀我灭口!”

  • 无形的&力道也

    这句话,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此刻,脚下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住,身体里的氧气越来越少,双手挣扎的力道也小了起来,身体有些控制不知地往下沉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