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瞳孔倏地睁大,立马争扎,岂料我的反抗更为让他恼怒出来,深幽的眼眸满是凌冽的望着我,怒火在他的俊脸上不断地翻涌着。我听天由命的由他夺回,他这一次的动作极为粗野,带着惩罚我认命的由他夺取,他这次的动作极其粗鲁,带着惩罚性的加大力气。。...

我瞳孔蓦地睁大,立刻挣扎,谁料我的反抗更加让他恼火起来,幽深的眼眸满是凛冽的看着我,怒火在他的俊脸上不断翻涌着。

我认命的由他夺取,他这次的动作极其粗鲁,带着惩罚性的加大力气。

有好几次我甚至差点痛的晕了过去。

身上的疼痛混合着心里的疼痛,让我的泪水止不住,缓缓地从眼角落下,浸湿了枕头。

不知过了多久,陆明睿终于放过了我,因为这放纵的发泄,他的理智恢复了几分。

当他余光触及到我眼角的泪痕时,身子一僵,倏地抬起手将我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因为刚刚的欢爱,他的声音有几分的粗重,但语气却夹杂了几分哀求。

“别离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他的话,让我一怔,眼眶瞬间又湿润了起来。

如果换在从前,我恐怕真的会留在他的身旁,因为我不爱他,根本就不在乎他有多少情妇。

可现在,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我明白了自己有多爱他。

我的爱是自私的,我是不想将他与别的女人分享的。

他在我身边又呢喃了几声我的名字,便从我身上翻下去,躺在我身旁,沉沉的睡了过去。

似乎是担心我趁他睡着逃跑,他有力的长臂一直紧紧环着我的腰,我的手指触碰着他腰间缠裹的厚厚纱布。

心疼,内疚的复杂情绪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我抬眸,看着他卷翘的睫毛在白皙的面颊上投下一层浓密的阴影,微微有些发愣。

如果,我的身份可以如他一般,如果,我不是他的情妇,那样他是不是就可以完全属于我了?

我低下眼眸,将眼底漫起的泪水逼回去,我小心翼翼的动了下,试图从他的钳制住挣开。

不知是我动作太大,还是陆明睿根本就没有睡着。顷刻间,他便睁开了眼眸,如漆的眸子阴沉的扫了我一眼。

他看了我半响,幽幽的叹了口气。有几分孩子气的质问道。

“你为什么不来医院看我?”

我一愣,看着他瞳孔里倒映着我的影子,我的鼻腔酸酸的。此刻,我多么想要将一切告诉他。

告诉他,我在医院里等了他足足一个星期,告诉他,安雅不让我去看他。

但这些话,却只能淹没回喉咙里。

我只是一个情妇而已,他凭什么信我的话?况且,安雅是他安排在身旁的秘书,对他来说肯定是比我重要的吧。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那就不要给他留下坏印象了。

苦涩的感觉在我周身游走着,我望着他,抿了抿唇瓣,犹豫了半响,还是重复了之前的那句话。

“陆明睿,合约应该作废了,你应该放我走了。”

他听到我的话,神情骤然变得怒不可遏起来,仿佛如嗜血般可怕,如鹰一般锐利的眸子充斥着猩红,仿佛下一秒就会将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他坐起身目光阴冷的瞪着我,愤愤的开口道。

“好,算我瞎了眼,养了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你不是要走吗!那就赶紧走!”

他声音里的怒火,似乎要将我焚烧殆尽一般。

我低下眼眸,掩去眸中的泪花,不让他看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我蓦地攥紧了手心,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下自己的心情,缓缓道了一声。

“谢谢你。”

话音刚落,我便利落的穿好衣服,拉起行李箱,快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指间刚刚碰到门把,他清冷低沉的声音倏地传来。

“站住。”

这突然的命令,让我的动作不由的一顿,犹豫了几秒,先他一步开口道。

“你放心,我会记得吃避孕药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凳子被踹翻发出的声响,紧接着是他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滚。”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花,夺门而出。

一路上,我脑海中不断翻涌的全部都是陆明睿的影子,他的容貌,他的声音,甚至连他的气息,都那么深深的刻在了我心中,无法磨灭,无法忘记。

我迷茫的看着窗外,无声的流着眼泪。

下了公交车,准备去提前找好的出租屋,可是,还未进小区大门口,房东便给我打来了电话。

她极其愧疚的对我说,因为小区突然被收购,要建成商业景区,所以不能租给我了。

我一愣,心里虽然有些遗憾着急,但却只能作罢。一个人拖着行李,坐到公园的长椅上,给中介继续打电话,让他们帮我继续寻找房子。

可是,谁知,中介居然告诉我,他们的公司也被收购了,已经不在进行房屋交易了。

我继而又连续找了四五家中介,得到的回复要不就是已被收购,要不就是因为私事暂停营业。

总之,就是不帮我继续找出租屋。

如果一次是偶然,那么这么多次一定是有人捣鬼,而我猜,这个幕后黑手肯定是陆明睿。

没有想到,他为了阻止我搬出去,居然想出了如此财大气粗的办法。

不过,他这番举动,却让我有几分的懊恼,一时气不过,脑门一热,气冲冲的又回了陆家。

我倒是想要问问他,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

站在大门前,我飘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任何的回应,眉头不禁微微蹙起,看着一旁的密码锁,试图性的将自己的生日输入了进去。

谁知,大门居然被打开,我一愣,有些诧异,不知何时陆明睿已经将门锁的密码换了回来。

我刚一进屋,一股浓重的酒气瞬间蹿进我的鼻腔,我一惊,快步跑到卧室。

只见,陆明睿正颓废的瘫坐在地毯上,他脚下到处都是空酒瓶,不知刚刚他将自己怎么了。

鲜血居然都透过了厚厚的纱布,将他小麦色的肌肤染红一片,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这个样子,让我顿时忘了自己的气愤,着急的扑过去,一把抓住陆明睿的胳膊,满脸担心的喊着他的名字。

“陆明睿,陆明睿。”

他听到声音,缓缓地睁开眼睛,醉眼迷离的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唇,还未发出声音,骤然间,他像是失去了直觉一般,径直朝着一旁倒去……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要什么&她这么

    他堂堂N.E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会要她这么一个生过孩子的弃妇做情人?

  • 显得邪&魅,蛊

    此刻,水滴顺着他黝黑的头发落到他额头上的白色绷带上面,倒是更显得邪魅,蛊惑起来。

  • 闪过,&声,便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有人在我的背后狠狠的推搡了一下,突然的大力让我有些趔趄,脚下一个踉跄,尖叫一声,便跌进了河里。

  • 倒打一&耙的态

    他这番倒打一耙的态度着实让我恼怒,我皱着眉头,尽可能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冷静地开口道:“林嘉豪,有时间见一见吗,我想和你谈一下离婚的事情。”

  • &笑了声

    谁知,陆明睿听了我的话,居然轻笑了声,语气淡漠地说了句。

  • 了我的&.N公

    他提到这个,我的眼泪便越来越多,语带哭腔地向他叙述着我的悲惨:“我老公偷了我的公章挪动了一千万T.N公司的公款,刚刚是他推我下河的,他想杀我灭口!”

  • 新呼吸&到新鲜

    到了岸上,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种重生的感觉悠然升起,我后怕的吓得大哭起来,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 因为他&禁想起

    因为他的出现,我不禁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恼怒的情绪顿时涌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