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中,我会觉得自己被一个人抱了出来,他一劲儿的唤着我的名字,犹如幽暗里投进的几嘉庆,引导着我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去。那嘉庆越发亮,越发较为明显,犹如炽热的太阳那道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明显,如同炙热的太阳一般喷洒在我的身上,我沉重的眼皮慢慢睁开。。...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自己被一个人抱了起来,他一个劲的唤着我的名字,如同黑暗里投进的一道光,指引着我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去。

那道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明显,如同炙热的太阳一般喷洒在我的身上,我沉重的眼皮慢慢睁开。

看到了陆明睿那俊美的脸上鲜少出现的慌乱与害怕,他脸色苍白,薄唇里吐出的全都是我的名字。

而我也终于看清了那道光背后的人,就是陆明睿。

此时他脸上满是血迹的模样,让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晰,我看着他,想要告诉他,我醒了。

但浑身却像是散了架一般,说不出话,而他也像是疯了一般,双眸猩红的抱着我朝着医院狂奔着。

我见到他冲进医院,朝着医生护士大吼着:“快来人,快救救她。”

护士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推来病床,让我躺了下去,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陆明睿。

他俊美的脸上毫无血色,大手用力的撑着墙壁,嘴里一个劲的呢喃着:“快救救她,她不能死,不能死……”

声音越来越小,而他的眼皮也逐渐合上,那个健壮的身体一点一点的顺着墙壁瘫倒在地上。

我这才发现,他不光只是脸上满是血痕,就连身上那件白色的衬衣都已经被鲜血染红,如同一朵妖艳的玫瑰,那么的刺眼。

这鲜红的血液,如同利刃,将我的瞳孔骤然刺痛,刚刚刹那间的记忆涌上心头。

在我快要被那辆面包车撞上的时候,是一个熟悉又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在濒临死亡之际,是陆明睿将我拽到了马路牙边,而面包车撞的那个人并不是我,而是他。

我只是刚好撞到了路边的大树上,并不是汽车。

所以,陆明睿身上的那些血并不是我的,而是他的。

是他为了救我流的。

泪水瞬间弥漫了眼眶,鼻腔酸楚的厉害,我朝着医生大喊着:“我没事,受伤的人是他,快救他!”

医院的护士医生纷纷赶来,将陆明睿送进了抢救室。

我背靠着墙壁,任由泪水从我的脸上肆意流下,脑海中一直重复着刚刚的一幕,犹如电影一般,在我心头盘旋着。

我忘不掉生死一线间,是陆明睿舍命救了我。我也忘不掉,陆明睿是如何忍着剧痛,抱着我来医院。我更忘不掉,他进医院第一句话说的是先救我。

他一次一次不顾生命的救我,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放在了第一位。

这样的深情唤醒了我内心最深处不敢面对的事实。

我是爱他的啊,我是爱陆明睿的啊。

我甚至都不知自己从何时丢了自己的心,也不知从何时爱上了陆明睿。

直至,现在发现的时候,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已经情深根种,不能回头。

我为自己这后知后觉的感情感到懊悔,眼眶的泪水如同开闸的江水一般不断地涌着,心口痛的让我全身的每个细胞蜷缩着。

而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地心里虔诚的和老天爷祈祷着,盼望陆明睿没有事,哪怕让我折寿也可以。

突然,耳旁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道凛冽的巴掌,狠狠地朝着我的脸上扇来。

巨大的冲力让我不禁歪了头,口腔里瞬间弥漫起鲜血的气味,我侧头看向安雅,心里有几分的沉重。

而安雅此刻的脸色也很难看,她双眸朝着我喷薄着怒火,声音阴狠地警告着我,“陆总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我看着她,眼眸中满是坚定的回答着:“我也不会饶了我自己的。”

我甚至已经想好,陆明睿死,那我也会跟着一起去死。

我到现在才发现,我居然爱他这么深,这么重,这种情感甚至远远超越了我和林嘉豪的曾经。

之前我是一个胆小鬼,害怕沉沦在陆明睿对我的好中,所以我下意识地选择逃避。可我还是身不由己的慢慢坠入他的温暖。

他对我的好,就像是漫天细雨一点一点的浸透在的我的身体里,混合着血液融入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心脏的每一处地方。无法分割。

我不想再逃避了,人生匆匆,我不想错过这一段爱情,也不想错过陆明睿。

安雅听到我的话,神情冷漠地斜睨了我一眼,随即,便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手术室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但我却觉得像是度日如年,此刻,我只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不安的在外面踱步着。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我着急的冲上去,却被安雅用力的往后推搡了一下。

我被挤在她的身后,看到陆明睿被缓缓的推出来,因为伤势太重,此刻他依旧昏迷不醒。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么多触目惊心的血迹,但却留下了多处严重的擦伤,仅仅看上去便觉得骇心动目。

医生站在一旁有几分庆幸的说道:“病人的肋骨扎穿了胃,差一点生命垂危,好在病人的意志力坚定,手术也很成功。”

这番话如同利刃一般狠狠的扎进了我的心口处,让我痛地鲜血淋漓。

肋骨扎穿了胃,他却还抱着我跑了这么远,进了医院居然还要求先救我……

刚刚才干涩了一些的眼眶瞬间又湿润了起来,我看着双眸紧闭的陆明睿,这一刻突然有些不敢靠近。

内疚的心情如同梦魔一般充斥着我的全身,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安雅的后面,不敢凑近,直至目送他去了ICU。

安雅在门口,杏眼冷冽的瞥了我一眼,下着逐客令,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赶紧走吧。”

我听到她说这话,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一个劲的哀求着:“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我想亲眼看着他醒来,我想亲口告诉他,我这迟来的心意。

安雅见状,目光不悦的对一旁的护士使了个眼色,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几个护士架着胳膊,连推带搡的赶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安雅为陆明睿安排了许多的保镖,目的就是不让我去看望陆明睿。

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我一直都没有离开医院,每一天都在等候着时机。

终于,我趁着保镖换班的时间,悄悄换了件护士的工作服,偷偷溜了进去。

带着满心欢喜的心情来到陆明睿的病房,心里一直重复着我的精心准备的告白。

只是,我还没推门进去,便看到门缝中,一个甜美可爱的女生,正和陆明睿在深情的接着吻。

而女孩的衣服已经半退到了腰间,雪白的肌肤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钱,出&?这一

    难道,我真的要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一刻,我有些犹豫。

  • 样,气&的!”

    我看着林嘉豪越发得意的模样,气恼仇恨涌上心头,拼进全身力气地喊了声:“林嘉豪,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 谈一下&离婚的

    他这番倒打一耙的态度着实让我恼怒,我皱着眉头,尽可能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冷静地开口道:“林嘉豪,有时间见一见吗,我想和你谈一下离婚的事情。”

  • 居然还&我打电

    正当这时,电话里面传来了林嘉豪的声音:“**,你居然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 老公偷&我灭口

    他提到这个,我的眼泪便越来越多,语带哭腔地向他叙述着我的悲惨:“我老公偷了我的公章挪动了一千万T.N公司的公款,刚刚是他推我下河的,他想杀我灭口!”

  • &有些趔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有人在我的背后狠狠的推搡了一下,突然的大力让我有些趔趄,脚下一个踉跄,尖叫一声,便跌进了河里。

  • 样的女&过孩子

    他堂堂N.E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会要她这么一个生过孩子的弃妇做情人?

  • &,声音

    陆明睿见我爆粗口,轻蹙了下眉头,声音有些冷冽地说道:“我救了你,你却还骂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