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吓得我差点儿晕过去的,双眸骇然的像是两个核桃。原来是,他说的办法竟然是这个?当着让我做他的女朋友,用此办法直接被打破谣言?我的目光触碰到他幽黑璀璨的眸子,想从原来,他说的办法居然是这个?。...

他的话,吓得我差点晕过去,双眸惊骇的像是两个核桃。

原来,他说的办法居然是这个?

当众让我做他的女朋友,用此办法直接打破谣言?

我的目光触及到他幽黑璀璨的眸子,想要从中探索几分其他的情绪,我突然有些好奇,他这句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而陆明睿似乎是见我没有回答,不禁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温暖,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他的这句话,让在场的同事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一个人敢多说话,屏息凝神的看着我们。

我的视线落在了他伸过来的手上,指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攥着礼盒,因为用力指间处已经有些泛白。

我见状,嘴角蓦地开始抽搐起来,在心里忍不住揣测着难道他这句话是真的?

在他的逼迫的视线下,我不得不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

虽然我不知道现在答应他以后会有什么后果,但不得不承认,目前这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我真的不想让人们议论我,我真的不想丢失自己的尊严。

听到我的回答,陆明睿挑了挑眉,墨徴性感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他微微低头,修长手指娴熟利落的拆开那个礼盒。

将一条由黄金制成的手链从盒子里拿出来,凑近两步,拉起我的手,小心翼翼又极其仔细地为我系到手上。

薄唇浅扬,声音低沉温润,语气带着几分的警告与认真:“带了我家的传家宝,以后可就不能再爱上别人了。”

他这句话里,似真似假,就连我都已经分不清。

大脑一片空白,木讷的点了点头。

他抓着我的手,顺势将我拉进怀里,如同平常一般,浅浅的在我额头上一吻。

整个公司安静的只能听到呼吸声,但是那些探索,羡慕,嫉妒的目光却全部都夹杂在了我的身上,一时间我感觉自己仿佛像是背了一座山一般的沉重。

韩浩拿着一沓文件匆匆赶来,看到眼前的状况,她有些愣怔了几秒钟,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微微上前凑近两步,道。

“陆总,宋总有事找你。”

陆明睿睨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随即又扭头看向的我,有些嘱咐的对我说道:“下班等我,咱们一起回家。”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待陆明睿离开后,宋暖便立刻抓着我的胳膊,满脸的不可置信问道:“温暖,你男朋友居然……居然是陆总?咱们的顶头上司,陆明睿?”

而周遭那些刚刚围观的同事也纷纷的朝我涌了过来,将我包围,每个人都七嘴八舌的问着。

一时间,林嘉豪传言我是陆明睿情人的事情不攻自破。

宋暖抓着我追问的最厉害,一个劲的让我将经过告诉她,虽然是很正常的反应,但不知为何,我从她眸子里隐约的感觉出了一丝不善的妒意。

等我想要再一次确认的时候,刚刚的那一抹情绪却蓦地消失不见,我嗤笑了下自己实在太过于多疑了。

“你们要造反吗?不上班都聚在那里干什么?不想干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突然一道严厉的女声从门口那里传来,这声音极其的清冷,又夹杂着怒意,仅仅是第一句,我便已经猜到了来人,一定是安雅。

陆明睿那个暧昧的女秘书。

周遭的人因为她的这声训斥纷纷都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忙着工作。

而安雅则还是一身黑色的职业装,踩着一双恨天高,朝我凑近,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而她那双杏眼此刻瞪得也如同铃铛。

她微微扬起下颚,依旧是警告的语气对我说道:“有这心思多放在设计稿上,少勾搭陆总。”

她对我敌意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自从第一次看到我,那双眸子便凛冽的可怕。仿佛分分钟都会飞出利刃,将我千刀万剐似的。

而她似乎就是为了警告我这句话,话音刚落,她便愤愤的转身离去。

我心里冷嘲一声,果然,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陆明睿这么公开的说我是他女朋友,虽然可以解我燃眉之急,但无形中也会给我设立更多的敌人。

因为陆明睿周边的桃花实在太多,而他本人也是活脱脱的一个高富帅,瞎了眼的看上一个离婚大龄妇女。

那些小姑娘还不整天想着,既然陆明睿能看上我这种货色,那么她们再努努力,会不会也有可能。所以,无形中他给我增多了许多针对我的人。

明面上便已经有了一个安雅,背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虎视眈眈的眼睛。

只要一想到这里,我便觉得压力巨大,仿佛如履薄冰一般。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可是我却过得战战兢兢。

因为财务总监已经澄清了我挪动公款的事情,并且还为我道歉,我因此升职到了设计部的设计总监。

这突然空降的职务,让周遭的人越发的对我羡慕,与嫉妒。

实在是害怕这些复杂的目光,我只能每天埋头在办公室里,一个劲的画稿子。

在我如此认真工作的态度上,下午两点,我终于将给宋玉梅的那套胸针设计好,带着设计图,便去了陆明睿的办公室。

敲了他半天的门,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我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在心里嘀咕了一声,难道是他不在?那只好一会再来了。

想到这,我便准备先回去等,谁知刚一转身,直接撞到的一个结实的胸膛,清冽的气息猛的钻进我的鼻腔。

我蓦地浑身一抖,倏地抬起头,看向陆明睿,不知为何一股紧张的情绪莫名涌上心头,那些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话此刻全都已经忘却。

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将话说完。

“我……我……那个,把……那个设计稿后期制作的地方,额……也都画好了,您……要不看下?”

自从他上次当众让我做他女朋友,为我解围,莫名的我便有些害怕见到他,似乎从那之后,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身份来面对他。

亦不知他那句话究竟是真还是假。

陆明睿看着我,那双桃花眼闪烁着一抹复杂的情绪。蓦地,他便突然附身,朝我凑近……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不敢相&八蛋?

    我睁大双眸,震惊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是那个**我的王八蛋?”

  • 打在岸&仿佛可

    水花翻滚着拍打在岸边,激起层层波浪,仿佛可以将人的烦恼全数冲洗干净一般。

  • 迹,根&他今天

    那天他满脸血迹,根本没看清他的模样,只是依稀记得他叫陆明睿。如果,他今天不说,我恐怕根本认不出他来。

  • 让我恼&可能的

    他这番倒打一耙的态度着实让我恼怒,我皱着眉头,尽可能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冷静地开口道:“林嘉豪,有时间见一见吗,我想和你谈一下离婚的事情。”

  • ,恐怕&公背黑

    “所以,你现在欠的那一千万,其实是我的钱。如果,我现在立刻追究责任,恐怕,你马上就会替你老公背黑锅,入狱。”

  • 我吞噬&岸边却

    河水淹没了我的呼吸,随时可以将我吞噬掉,我拼命地挣扎,水花被我拍的溅起,我朝着岸上喊着救命,但是岸边却传来林嘉豪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