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是陆明睿,我刚才平稳下去的心一瞬间又狂跳出来,一脸很紧张的望着他,声音都变的支支吾吾:“你……要干什么?”而他却而已讳莫如深的望着我,嘴角紧抿着,看不出他的神情立刻装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扭过头,对他下着逐客令:“我现在有灵感了,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见是陆明睿,我刚刚才平稳下来的心瞬间又狂跳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声音都变得支支吾吾:“你……要干什么?”

而他却只是讳莫如深的望着我,嘴角紧抿着,看不出他的神情,在他炙热的目光注视下,我倏地有些慌乱。

立刻装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扭过头,对他下着逐客令:“我现在有灵感了,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话虽然这么说,但拿着笔的手却还是控制不住的轻颤着,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抓着我的头发,小心翼翼的用毛巾擦拭着,声音磁性优雅地回答道:“你画你的,我擦我的。”

他这突然的动作让我指间不由地一紧,笔尖瞬间在画纸上留下了一条多余的抛弧线。

他在为我擦头发?为一个情人擦头发?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莫名的有些心慌,我立刻起身,夺过他手里的毛巾,有些尴尬的咧着嘴,绽放着笑容道:“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说罢,我便胡乱的在自己的头发上又蹭了蹭。

谁知,他却突然抬起胳膊,一把握住了我的手,隔着我的手用毛巾给我擦拭着头发。

胸腔里的心脏,按捺不住“砰砰”直跳着,仿佛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偷偷的打量着他,却发现他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那双烁亮如辰的眸子里正倒映着我的模样,不知为何,大脑这一刻突然变得空白,一股说不出的悸动漫漫浮现。

手背被他炙热滚烫的大手握着,我看着他好像似擦拭着某种珍宝一样的望着我,心口骤然一紧。

我慌张的一把挣开他的手,后退的几步,语调有些急忙的说了句:“够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态度有些强硬对他说道:“陆总,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深知自己的地位,所以,请你也与我保持距离,好吗?”

他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爱上他,我已经受过了一次伤,我不想再受第二次了。

一次的婚姻,便已经让我彻底对爱情失望,我实在没有勇气再打开心扉,去接纳别人。

陆明睿听到我这么说,眼眸顿时阴沉了下来,面色也比刚刚冷的好几度,他眉梢一挑,又几分不悦的轻声“哦?”了一句。

紧接着,薄唇轻启道:“那究竟,你是金主,还是我是金主呢?”

我一怔,看着他,还未说些什么,便见他那双冷漠如冰的眸子里翻涌着怒火,冷声道:“情人有资格管金主的事情吗?”

一句话,将我打入地狱。

是啊,我还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我卑微的身份,居然还敢命令他?真是可笑。

我捏了捏两旁衣摆,抿着唇角,满是歉意又卑微的说了声:“对不起,是我得寸进尺了。”

陆明睿听到我这么说,双眸微蹙,冷哼一声,便直径离开。

直到他走,我浑身的紧绷感才稍稍的放松了一些,有些瘫软的坐在凳子上,低头看着手中的毛巾,仿佛上面还沾染着他的温度。

越发的想不通,他让我做情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但我深知,他对我的好是涂满的砒霜的毒药,我只要沦陷一分,便会必死无疑。

有钱人的世界,我进不去,我现在只想要摆脱好林嘉豪的事情。

看着手里那条突兀的抛弧线,我暗嘲一句,将稿纸团在一起,扔到地上,重新开始勾勒,

不知是不是刚刚太过于刺激的场面,让我茅塞顿开,拿着画笔的手犹如神助,仅仅一晚上,便将胸针的雏形勾勒了出来。

我知宋玉梅的身世,便用梅花来比喻她的坚毅与傲骨,梅花的花瓣选用的是打磨好的羊脂玉,而花蕊中心却是淡白的珍珠,在珍珠边上则是围绕了整圈的钻石。

共6朵梅花,示意未来她的事业六六大顺。

而后我又按照美感视觉划分成6朵不同大小的梅花,又不同位置的摆放好再由铂金制造成的干支串连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我在胸针最中央的那颗珍珠背后,设计了暗槽,那颗珍珠是可以转动的。

正面是好看的珍珠本色,转动半圈后,那颗珍珠的背后却是使用了微雕技术,将宋玉梅女儿的照片雕了进去。

胸针戴的位置本就是心脏,再加上花蕊采用的是珍珠,谐音寓意珍重。

如此一来,女儿便与母亲贴到了心口最近的位置,由此可以寄托思念与珍重之情。

看着这胸针,我不禁便想起了我那还未出世的孩子,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居然就那么无端的在林嘉豪的手里断送。

而如今,他却还是不想放过我,想到他,我便气的牙痒痒,愤愤地冲下楼,找到陆明睿,想要立刻让他帮我惩治林嘉豪。

他说过的,只要我设计出了稿子,他就会帮我的。

只是,下了楼,我便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那里,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处理着工作。

我的脚步不禁放缓,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面前,将稿件递给他,谨慎地开口:“我画好了,您看下还满意吗?”

而他却纹丝不动,只是自顾自的处理着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理我。

刚开始,我还以为他真的是很忙,所以才无暇顾及我。但后来,我看着他关了邮箱,打开视频软件,津津有味的看起了电影。

我才知道,这丫还生着我气呢。

一时间,我有些手足无措,就那么拿着稿纸站在那,看着他。

突然,手机铃声再次想起,我翻开一看,居然又是我的裸照,林嘉豪在给我下最后的通牒,如果陆明睿不停止进攻他公司股票的话,他会立刻将照片挂到网上。

我如今,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顾不得前方是狼,还是虎了,直接一个猛扑,便将陆明睿扑下。

我思来想去,便只觉得眼下只剩色诱可用,不管成功不成功,也要试一试。

嘴唇笨拙的在他的脸上胡乱的亲吻着,双手颤抖着摸索着他的衣物……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你要&?”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给我当情人。不知道这个交易如何?”

  • 信地问&个**

    我睁大双眸,震惊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是那个**我的王八蛋?”

  • 陆明睿&,语气

    谁知,陆明睿听了我的话,居然轻笑了声,语气淡漠地说了句。

  • ,恐怕&,你马

    “所以,你现在欠的那一千万,其实是我的钱。如果,我现在立刻追究责任,恐怕,你马上就会替你老公背黑锅,入狱。”

  • :“那&见。”

    林嘉豪沉思了半响,最终丢下一句:“那就在护城河边的凉亭见。”

  • 制不住&,翻了

    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掏出手机,翻了半天才找到林嘉豪的号码。

  • 我的面&“我想

    听到我的话,他微微扬起下颚,幽幽地将一张名片递到我的面前,淡淡地解释着:“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你们公司在昨天,就已经被N.E收购了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