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下一秒钟我却差点儿以及控制忍不住的吐了出。边拭擦着狼狈不堪的嘴巴,惊叫了一声:“这粥好不好吃。”听见我的话,陆明睿脸色一沉,眼眸也变的有些愠怒,皱着眉头,问了句:“哪一边擦拭着狼狈的嘴巴,惊呼了一声:“这粥好难吃。”。...

只是,下一秒我却差点控制不住的吐了出来。

一边擦拭着狼狈的嘴巴,惊呼了一声:“这粥好难吃。”

听到我的话,陆明睿脸色一沉,眼眸也变得有些不悦,皱着眉头,问了句:“哪里难吃?”

见他这阴沉地模样,我便觉得这粥有蹊跷,八成就是他自己做的。

不知为何,想到他一个堂堂大总裁,居然为了我下厨房,去操作自己不熟悉的饭菜,我心里莫名的划过一股暖流。

我扬起笑容,看着他哈哈大笑着:“嘿嘿,是不是被我骗到了?”说着,我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背,借着他的手又舀了一大口粥,送进嘴里。

忍着嘴里咸腥的味道,我欣喜的夸奖着:“真的很好喝呢。”

而我这个举动,却引的他狐疑瞥了我一眼,在我惊恐目光下,他直接舀了一勺,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俊美的五官揪在一起的模样,看上去居然有些格外的可爱,与他冷冽的模样形成一股反差萌。

不过,仅仅是一秒钟,他便将嘴里的粥吐了出来。

皱着眉头,有几分不悦的问道:“为什么要骗我?想取悦我?巴结我?”

我一怔,没有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居然被误解成如此不堪。

顿时脸色有几分冷意,我抿了抿唇瓣,想要开口解释,却被他有些烦躁的打断。

他起身,阴沉着一张脸,将一沓资料扔到我的面前,幽幽地开口说了一句:“我记得你是学设计的,明天把初稿设计出来,你照片的事情好谈。”

手心里的A4纸让我有些恍惚,下意识地抬头,回味着他刚刚那句话。

要帮他完成设计稿,才会帮我要回照片吗?

顿时,我便觉得手里的这沓资料沉甸甸起来,仿佛我的未来都压在了这个上面。

不敢有任何的懈怠,赶紧起身,抱着资料准备争分夺秒,谁知,可能是起来的动作太猛了,刚刚一落地,眼前便骤然变得一片黑。

突然的坠入黑暗,让我瞬间失去平衡,就以为自己快要狠狠摔倒的时候,手腕被人一把抓住,紧接着便被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抬眸,清澈的双眸对上陆明睿那双幽深的眸子,顿时紧张不行,张着嘴,下意识地想要让他松开我。

谁知,却由于太过于着急,牙齿竟然咬到舌头,钻心的痛瞬间蔓延全身,我痛的五官扭曲,极其狼狈地捂着自己的嘴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噗嗤”

突然一道憋笑的声音响起,我一愣,闻声看过去,只见陆明睿眼角的那抹笑意还未消散,见我看他,他居然没有往常那般冷漠。

掐了掐我的脸颊,有几分欣赏的说着:“很可爱。”

我有些错楞,他这是在夸我?

看我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他少有的勾起嘴角,露出笑容,亲昵摸了摸我的头。

只是,下一秒他那幽深漆黑地眸子便怔了下,随即他便一脸嫌弃的收回手,又极其迅速的在我身上蹭了蹭。

“许温暖,你今天没洗头?”

一句话,让我的脸窘迫的简直快要找个洞钻进去。这几天我一直纠结林嘉豪这件事,哪有空再打理头发。

况且,谁知道他今天会好好的摸的我头啊。

尴尬的让我只能“呵呵”的笑着,低着头将自己已经快红透的脸藏了下去,极其幽怨地说了句:“我现在就去洗!”

说罢,我都没敢抬头看陆明睿一眼,便急匆匆的去了浴室,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确认自己已经是香喷喷的,这才敢出来。

只是,等我出来的时候,陆明睿已经不在了,我走上前,拾起刚刚他给我的资料研究起来。

虽然大学时学习的是珠宝设计,可是这一行刚入职的工资可谓是杯水车薪,生活上的窘迫,让我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选择了工资稍高一些的财务。

重新拿起画笔,我居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努力的回忆起曾经执笔的自信,可是,笔尖划过纸张,却还是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我根本就没有灵感,完全不知道应该要画什么。

想了想,我又端起了资料,仔细的研读着。

顾客是个女人,实力很强大。

年纪轻轻便已经垄断了江城的互联网公司。

而她这次的要求是设计一款胸针,而且还要别具一格,意义颇深的。

我不禁犯了难,仔细的翻看着她的资料,在最后一页,我看到了她的照片。

虽不惊艳,但眉宇间却透露出一股难以形容的自信,五官拼凑在一起显得那样贤淑,大方。

只是,她的气质太过于熟悉,熟悉到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似的,皱着眉头,思忖了下,猛的想起,她不就是在陆明睿公司见到的女人吗?

原来,她不是他的新欢,而是他的顾客。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蓦地有几分顺畅,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席卷了我的全身。

就连看资料都变得带劲起来,仔细斟酌资料,我发现了灵感。

顾客名字叫做宋玉梅,是个30多岁的女强人,但曾经的身世却太过于平常,只是一个农村家庭。而她能有今天的事业,全都是靠着自己的韧劲闯出来的。

在她早年的时候,也同我一样,离过婚,听闻她很爱她的丈夫,可无奈丈夫却一心记挂着心中的白月光,将她与她3岁的女儿抛弃。

在几月前,她女儿因为一场车祸意外离世。为此宋玉梅还伤心至极晕倒,住院了好几天。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越发觉得这个宋玉梅与我有几分相似,只是,不同的是,她因为打击成了女强人,而我却成了情人。

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让我莫名的心酸。

忍着眼眶的酸楚,我执笔,在画本上开始勾勒雏形。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未等我回头,那人便率先按住了我的肩膀,随即又用手束起我的头发。

我一惊,回眸一看,顿时撞到了一双深邃如古潭似的眸子……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听了我&,语气

    谁知,陆明睿听了我的话,居然轻笑了声,语气淡漠地说了句。

  • 那天他&他今天

    那天他满脸血迹,根本没看清他的模样,只是依稀记得他叫陆明睿。如果,他今天不说,我恐怕根本认不出他来。

  • &的吗,

    他的话,让我一惊,下意识地问道:“真的吗,你可以帮我?”

  • 我就算&放过你

    我看着林嘉豪越发得意的模样,气恼仇恨涌上心头,拼进全身力气地喊了声:“林嘉豪,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 ,我后&的视线

    到了岸上,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种重生的感觉悠然升起,我后怕的吓得大哭起来,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 &好好地

    好好地被他胁迫,命悬一线不说,还背上了个婚内出轨的黑锅!

  • 水却将&。

    他的心是真狠,此刻我多想冲上去与他拼命,可是,湍急的河水却将我捆住,甚至连呼救的力气都在逐渐消散。

  • 是可以&?”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给我当情人。不知道这个交易如何?”

  • 消失地&紧接着

    就在意识快要消失地时候,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搂住了我的腰,紧接着,一个软糯的唇便贴到了我的唇上,氧气从他的口中一点一点地朝着我得嘴里过渡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