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哎哟一声,完了完了,昨天怕是要殒命黄泉了。就在这时,我被人一把把握住手腕,还没反应时回来,便了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的怀抱。清洌的清香冲斥到我的鼻腔,我睁开眼睛眼睛,就在此时,我被人一把抓住手腕,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心里哎呦一声,完了完了,今天怕是要命丧黄泉了。

就在此时,我被人一把抓住手腕,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清冽的清香充斥到我的鼻腔,我睁开眼睛,看到陆明睿正紧紧的将我护在怀中。

又是“刺啦”一声,车身渐渐地停了下来,而陆明睿也在此时松开了我。

他冷冽着一张脸,目光阴沉地瞪着韩浩:“你是不是嫌你工资太多?”

韩浩已经被吓得脸色煞白,冷汗密布了整个额头,赶紧赔罪道:“对不起,陆总。”

见他这个样子,我不禁想到他是听到了陆明睿的那句,“以后,你都要坐在我旁边。”后才有的这场意外。

像极的我因为吃惊,将刹车当油门踩的作风。

难道,刚刚韩浩吃惊的是陆明睿的那句话?

我扭头看着陆明睿,此时,他阴冷着脸,扭头看着车外,不知为何,我大脑居然反复出现的全都是他刚刚在危机时刻护住我的模样。

脸颊有些控制不住的泛红,胸腔里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狂跳。

“你再这么看我,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突然,一道清冽的男声骤然响起,我吓了一跳,心虚的瞥了一眼陆明睿,发现他正盯着窗户上折射出的倒映。

我满脸通红,犹如花痴似的看着他的模样,被清晰的倒映在窗户上。

顿时窘迫的不能自容,赶紧低下了头。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车终于停了下来,我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冲了出去,跑到门口,看着大门紧闭,这才发现,我根本不知道大门的密码。

有些求救似的看着身后,只见陆明睿步调从容的缓缓走来,娴熟的在密码锁上按下了密码,前脚刚迈进去,语调便有些打趣地说了声。

“那么心急的回家,是准备怎么伺候我?”

一句话,让我的脸简直是红上加红,我低着头,恶狠狠地在心里嘀咕着,这人简直是祸害,而且还是祸害一方的大祸害!

“0719”

倏地,陆明睿念了这么一大串数字,还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即看到大门,这才想起来他说的是密码。

莫名的在心里重复的一遍这个数字,不由的觉得有些熟悉。

这不正是我的生日日期?

我惊呼一声:“陆明睿,咱俩居然是一天生日啊?”

陆明睿听到我这话,身子一僵,随后又动作优雅的将自己的墨镜摘掉,蓦地睨了我一眼,微微点头,轻声“嗯”了一句。

正当我感慨这狗血的缘分之际,陆明睿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双臂敞开,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示意我给他更衣。

这一刻,刚刚的那些悸动全数磨灭,我此刻必须直视自己的身份。

突然间的大起大落,让我的鼻腔微微发酸,我手指颤抖的解着他的衣服,他清冽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的贯穿着我的味觉。

突然,他一把抓住的我的手,他手心滚烫的包裹着我的手,我一怔,猛的抬头,却看到他的脸急剧放大。紧接着,嘴巴便被一个柔软的唇覆盖。

他这个突然的动作,让我瞳孔骤然一缩,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举动,他便已经拦腰将我抱了起来。

我错愕,浑身坚硬的像是一块木头似的被他扔到床上,他压在我的身上,一边轻啄着我的唇瓣,大手一边在我身上游走着。

此刻,我极其的认命,再心里一个劲的告诫自己,不能反抗,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

我忍着浑身传来的异样,像是一条死鱼似的接受着他的进攻。

他的动作霸道又迅速,我痛的想要大叫,但又想保护自己那仅存的尊严,哪怕咬破嘴唇,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床单被我抓成一团,我在心里默念着乘法口诀,来转移着注意力。

终于,在我临近崩溃的边缘之际,他放过了我。

事后,他去洗澡,而我则是拿过床头的那盒避孕药直接干吞了下去。

看着玻璃门透过来的精致身影,我的眼眶突然有些泛酸。

我不知道这样出卖肉体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这种令我厌恶的身份还要加在我身上多久。我似乎越来越在意这件事。

看见他出来,我不着痕迹的扬起头,将快要溢出来的泪水逼回去,故作轻松地开口问道他。

“陆明睿,咱们俩的合作要多久才能结束?”

陆明睿听到我这话,擦着头发的动作一顿,水珠顺着他亚麻色的发梢缓缓的流到他的锁骨,又流向他精致的肌肉上,这仅仅看上去,便是一道很诱人的风景。

可是,我却无心欣赏,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他的回答上。

不由地都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看着他的脸逐渐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沉。

半响后,才将视线落在我的身上,与我四目相对,他的眼眸中掩盖不住一股怒气,像是极力压制着什么一般,他冷冽地开口说了句。

“这么快,就想过河拆桥?”

我知道,他以为我是利用他帮我报完仇,就翻脸不认人。

可我,真的很想要得到一个日期,哪怕只是一个日期,这样,我便可以有了希望盼着那一天。

倏而,脸前闪过一道,一只粗砾的大手瞬间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呼吸瞬间被遏制,脸因为缺氧被长得通红。

下意识地伸手抓着他的手,想让他松开,可是他的两只手却像是两块铜铁一般姥姥的扣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神情肃杀,瞪着我的眼眸,都仿佛快要喷出火了一般,声音凛冽地问道:“所以,你是在利用我?”

我被他这幅模样吓到了,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里,突然有些无助又害怕的流下眼泪。

泪水顺着我的脸颊,落在他的手背上,他仿佛像是被开水溅到似的,钢铁般的手掌瑟缩了下。

松开手,皱着眉头,对我说道:“许温暖,是你开始的这场游戏,你想那么轻易的结束,你觉得可能吗?”

第1章

2021-04-08

第1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2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4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5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6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7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第8章

2021-04-08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样,气

    我看着林嘉豪越发得意的模样,气恼仇恨涌上心头,拼进全身力气地喊了声:“林嘉豪,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 嘴中嘟&:“谢

    我目光闪烁了几下,便赶紧低下了头,从嘴中嘟囔了声:“谢谢你救了我。”

  • &话?”

    正当这时,电话里面传来了林嘉豪的声音:“**,你居然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 搡了一&踉跄,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便有人在我的背后狠狠的推搡了一下,突然的大力让我有些趔趄,脚下一个踉跄,尖叫一声,便跌进了河里。

  • 曾经对&我横眉

    握着手机的手指不由的缩紧,那个曾经对我横眉竖眼只会让我喝偏方的婆婆居然对小三这般的温柔?

  • 悬一线&内出轨

    好好地被他胁迫,命悬一线不说,还背上了个婚内出轨的黑锅!

  • 他的心&,此刻

    他的心是真狠,此刻我多想冲上去与他拼命,可是,湍急的河水却将我捆住,甚至连呼救的力气都在逐渐消散。

  • 识快要&的腰,

    就在意识快要消失地时候,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搂住了我的腰,紧接着,一个软糯的唇便贴到了我的唇上,氧气从他的口中一点一点地朝着我得嘴里过渡着。

  • 来越少&力道也

    这句话,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此刻,脚下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住,身体里的氧气越来越少,双手挣扎的力道也小了起来,身体有些控制不知地往下沉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