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难得美人笑  千金难得美人一笑  难得博美人一笑  难得美人笑  形容美人一笑难得  美人难得一笑  美人难得见白头  美人难得的诗句  


 

 为得美人读圣书,为得美人厮杀疆场,为得美人专权庙堂。  风花雪月,倜傥天下,点拨江山,美人相伴左右。  唉!不都为了美人吗!   美人很难得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很美,很有诗意。。

  一道阳光从破开的屋顶漏进来,斜斜的正好照在杨详刚刚睁开的眼睛。刺眼的阳光幻的他满眼金星,隐隐约约中感到好像哪里不对劲。

  这个杨详虽然不算一个什么人物,但是毕竟是叶家的亲戚,这里是叶府,本少爷作为主人还没说一句话,你倒是先发飙了,你喧宾夺主干什么,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李逸飞!住手!”叶季宣伸手挡住李逸飞的拳头。

  无奈的躺在床上,让时间来抚平一切,不知过了多久,杨详心情慢慢的平静,梳理了意识,他再次仰天长叹,上天不公啊!

  接着接二连三的尖叫,完全可以组一支世界级的高音合唱队,只不过身在这高音中间可不太好受。杨详的耳朵实在受不了了,他大喝一声:“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但是,当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四四方方的水泥盒子里,没有了都市的水泥丛林,没有了那总是灰蒙蒙的天,出门看见的是这些东西,恐怕就不会有这种诗意的心情。

  突然脑海之中闪现出这个女孩半裸的娇躯,那犹抱琵半遮面的瞬,如同藕般嫩白的躯体虽然只在杨详脑中匆匆一闪,但杨详依旧忍不住心头一荡。

  一念及此,心中一阵慌乱,突然脑子里一阵巨痛,一股意识猛的涌入,这是从未有过意识,熟悉而诡异。像是自己的经历,又像是在看另一个人的人生,脑子里的两个意识似两个自己,你看我,我看你,看着看着慢慢的融合在一起了······

  杨祥看着叫自己为相公的王信义,从嘴里艰难的吐出:“王总护,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叶季宣虽阻住李逸飞,但一瞧杨详看着自己帮了他的忙,居然也是一付很太平淡的样了,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以前小看此人了。嘴角微微一扬,淡淡的说道:“杨弟,一场大病之后还要多休息,外面不宜久呆,还请回屋吧。”

  ······

  心情无比的沮丧,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美好的词语,就这个混蛋给玷污了,这个世界真的是不一样了。

  看完了美女,杨详才扭过头对着锦服少年慢慢的说道:“哪只狗在乱叫。”那双眸子幽幽闪着冷光,十来年的江湖不是白混的,四年的军校也不是白练的,居然带着不怒而威之态。这让在场的人都瞪圆眼睛的望着他,他们也不是不识杨详,只是印象之中他一向软弱,平常就是面对下人说不敢大声说话,什么时候面对众多公子小姐都如此大胆了?!

  叶依听到杨详这样无理的话,让她一个女孩子如何反驳,面色瞬间变得通红不已。

  杨详的话,或只让叶依气红了脸,但想当护花使者的李逸飞怒急了,声色俱厉的瞪圆眼睛,喝怒道:“狗东西,找死。”

  一切正常了,众人远远的散去,只有一些丫头小屁孩路过杨详的小屋前时,带着好奇又有些恐惧的偷偷瞄了几眼,然后又急冲冲大喊叫的跑去。

  在屋子里窝了三天,实在是闷坏了,今日趁着艳阳高照,出屋晒晒太阳对身子也是好的。

  杨详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迷糊的眼睛,又是吹又是打,时不时还来上一段全副古典式伴奏的嚎丧。这是谁家死了人,哭天喊地的,虽然咱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是你们哭的那么写意,听来实在难分得清是哭还是笑,还这么大吵大嚷的,就太不道德了。

  这个大汉是这叶府里的护院总管王信义,而叫杨详“相公”,只因人家是读书人,敬称而已。可是听到杨详耳里那一个惊雷啊,“相公”两个字也能乱叫的吗!

书评(90)

我要评论
  • &  虽

      虽然哲学上有句话——‘存在即是合理’,虽然杨详也认为这样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面对现在这样的真实存在,这样狗血的事,还发生在自己身上,杨详只有在心中大声呐喊“为什么是我”,这不合理啊。

  • 好受。&他大喝

      接着接二连三的尖叫,完全可以组一支世界级的高音合唱队,只不过身在这高音中间可不太好受。杨详的耳朵实在受不了了,他大喝一声:“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 &的散去

      一切正常了,众人远远的散去,只有一些丫头小屁孩路过杨详的小屋前时,带着好奇又有些恐惧的偷偷瞄了几眼,然后又急冲冲大喊叫的跑去。

  •   心&情无比

      心情无比的沮丧,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美好的词语,就这个混蛋给玷污了,这个世界真的是不一样了。

  • ”还在&震惊中

      “妈的,晦气。”还在恍惚加震惊中的他还未回过神来,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谁弄的,怎么搞的跟灵堂一样,不带怎么整人的。

  • 寿衣却&穿起来

      人活着,寿衣却穿起来,这对谁的心里都不好受,杨详感到如芒在背,这事必须马上处理,迫在眉睫……

  • ,他怎&自己相

      “相公?”看着眼前这个青面蛮须战战兢兢的大汉,杨详心里一阵恶寒,他怎么能叫自己相公呢!

  • 义,从&,你看

      杨祥看着叫自己为相公的王信义,从嘴里艰难的吐出:“王总护,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 话一出&非常的

      此话一出,效果非常的好,强大的气场马上就震慑了全场,众人睁圆了两眼,惊恐的看着,双腿打颤。死人不可怕,可是死人开口说话那就太恐怖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