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古医世家神农后人的姜昭月有意间再次穿越成未婚妇,娶当朝最威风凛凛的大将军。谁知,不当心遭遇一家子极品。斗智斗勇恶婆婆,小姑子,脚蹬白莲花小妾,打的色胆包天的小叔子不能够姜昭月被这一巴掌打的头昏脑涨。。

老夫人正要皱眉巡视,却看到脸颊红肿,嘴角流血的姜昭月摇摇晃晃站直了身体,冷冷清清的说出一句话。

活动了一下手腕,眼底没有一点畏惧,她警惕的听着四周的动静,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

将军府内,炎炎烈日之下,狠厉的声音却让人浑身冰寒,两个高大的粗使嬷嬷抓着一个柔弱女子的衣襟,抡起巴掌重重的打了下去。

也亏得原来的姜昭月能忍的了。

老夫人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场面弄的一愣,被旁边的周婉晴扶着走下台阶,她气的面颊发红,脸上的苍老的痕迹更加明显:“其余的拿棍子来,竟然还敢还手,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毕竟姜昭月是将军之女,这本身的力气就不小,她们看了眼自己的细胳膊细腿,顿时不敢靠近。

“狠狠的给我打!”

老夫人死死的盯着姜昭月的脸,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这贱蹄子在说什么?”

站在老妇人右手方,一个面色苍白,身材消瘦长着一双小眼睛的男人捂着受了伤的手臂走到她前方不远处狠声道:“嫂子,现在给你个机会,跪下来求我,我待会儿可能网开一面,不将你做的丑事说出去。”

站在老妇人右手方,一个面色苍白,身材消瘦长着一双小眼睛的男人捂着受了伤的手臂走到她前方不远处狠声道:“嫂子,现在给你个机会,跪下来求我,我待会儿可能网开一面,不将你做的丑事说出去。”

“你!”他倒是没想到,一向只会被气的咬牙跳脚的姜昭月会顶撞他,楚成陵眼底顿时划过恶意:“小贱人,别给你脸不要脸,少爷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还敢伤我,我看看待会儿兄长回来怎么处置你!”

老夫人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场面弄的一愣,被旁边的周婉晴扶着走下台阶,她气的面颊发红,脸上的苍老的痕迹更加明显:“其余的拿棍子来,竟然还敢还手,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昨晚将军府二公子楚成陵大半夜的跑到她房间,想要对她欲行不轨,原本的姜昭月一时情急之下拿着剪子扎了他一下,而今日一早,她就被人压过来跪了一上午。

四周安静了一瞬。

一个着粉色长裙的年轻女子扶着那老妇人的手臂:“娘,您别生气,将军这两个月从未去过姐姐房里,姐姐也是深闺空虚,耐不住寂寞。”

谁……敢打她?

薄唇没有丝毫血色,即便脸上还带着红肿的巴掌印,她此时的表情也冷的瘆人。

姜昭月没理会她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她现在就去找楚宸霄,这种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她不要也罢。

姜昭月眯起眼。

府中四周的丫鬟好似才反应过来,吃亏的两个嬷嬷扑上去抓住姜昭月的胳膊,狠狠的用力一拧。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知道怎&膊一个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姜昭月的手臂顺势一个旋转,做出一个正常人无法做到的闪避动作,那婆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胳膊一个过肩摔。

  • 捂着受&,不将

    站在老妇人右手方,一个面色苍白,身材消瘦长着一双小眼睛的男人捂着受了伤的手臂走到她前方不远处狠声道:“嫂子,现在给你个机会,跪下来求我,我待会儿可能网开一面,不将你做的丑事说出去。”

  • &自己女

    姜昭月没理会她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她现在就去找楚宸霄,这种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她不要也罢。

  • ,逐渐&头上盘

    身前的衣服被人抓起来,她头脑嗡嗡作响,眼前的景色晃动着,逐渐照清了抓着她那人的脸,是穿着青色布裙头上盘着发,一脸横肉的老婆子。

  • 子扎了&了一上

    昨晚将军府二公子楚成陵大半夜的跑到她房间,想要对她欲行不轨,原本的姜昭月一时情急之下拿着剪子扎了他一下,而今日一早,她就被人压过来跪了一上午。

  • 声,肥&月用左

    噗通一声,肥胖的身躯砸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埃,姜昭月用左手一拖右手的关节,将刚刚卸下来的胳膊接上。

  • 天将军&笑话。

    然而,大婚当日,老夫人却将自己的养女周婉晴抬为妾室,当天将军连她这个正妃的门都没进过,让她成了全京城的笑话。

  • 惧,她&警惕的

    活动了一下手腕,眼底没有一点畏惧,她警惕的听着四周的动静,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